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應天西北的高樓?

    包拯和公孫策對視一眼。

    襄陽王就這麼大大咧咧地把黃金百萬藏在了城里?

    公孫策道︰“應天西北的高樓多了去了, 究竟是哪一座,黃金又在樓中的什麼位置,裴大人也該把話說得再明白些。”

    裴元道︰“那樓就在城內,離西北城門不遠。你站在城門附近眺望,最高的那一座樓就是了。至于黃金究竟在樓內的什麼地方……”

    他嘆了一口氣︰“本官也不清楚, 襄陽王從不讓別人踏入那座樓, 只有他自己和最受他信任的轉運使霍大人才能入內。樓外又有王府侍衛日夜把守, 我也不知道樓里到底是什麼模樣,只知道襄陽王為保萬全, 一定會把黃金藏在沖霄樓里。”

    “沖霄樓?”公孫策挑眉︰“這樓的名字倒有幾分氣魄。”

    裴元道︰“自然有氣魄。這樓,本是建來供奉天書的。結果幾年前先帝崩了, 也沒人再提天書這回事情,沖霄樓就成了襄陽王藏匿黃金的地方。”

    當初宋真宗為了標榜趙家王朝的神聖(性xing),聲稱自己得到了一部天書,圍繞著這部天書進行了一系列大張旗鼓的封建迷信活動, 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泰山封禪。封禪之後, 真宗仍不滿足,又命人在汴梁、應天、洛陽等地興建高樓, 輪流供奉天書, 將這份神諭傳播至全國各地。

    結果樓還沒建成, 他就駕崩了。真宗駕崩以後,劉娥當機立斷, 把天書和他一塊埋了, 總算結束了這場長達數年、席卷大江南北、朝野上下的政治鬧劇。

    天書都埋了, 供奉天書的高樓自然沒必要繼續建造。

    應天府的沖霄樓,從此成了爛尾樓。

    襄陽王趙爵接手了這棟爛尾樓,大刀闊斧地改建,就成了如今這個樣子。

    “據說襄陽王延請了天下所有精通奇門遁甲的高人,在沖霄樓里設下了九九八十一道機關,每道機關都驚險無比,足以取人(性xing)命。且有三萬六千種變化,生生不息,不可捉(摸Mo)。沖霄樓建成之後,襄陽王又將這些高人全部坑(殺sha)在了樓內,現在普天之下,只有他一個人知道怎麼安然無恙地進出沖霄樓。就連霍大人,襄陽王也只告訴了他一時一刻的入樓方式,其余的時間,就連天王老子都進不得那棟樓。”

    公孫策點頭︰“襄陽王果然謹慎,一點把柄都不給人留。”

    想要抓住襄陽王的命脈,就只有找到這一百萬兩黃金。

    這些黃金,就是襄陽王多年來貪墨公款、侵吞賑災錢糧、欲圖不軌的罪證。

    可這些黃金現在在沖霄樓里,看樣子,這沖霄樓還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

    裴元道︰“你們想找黃金,你們就去。反正我只是個小卒子,我知道的都告訴你們了。”

    他泄氣地坐在椅子上。

    任誰飛黃騰達的美夢破碎之後,都會有這樣的反應的。

    公孫策拍拍他的肩膀︰“裴大人,不要灰心。你這也算是棄暗投明,到時候在官家面前,也有話好說。至多是貶到雷州當個司戶參軍,還是個官身。瞧我,想當司戶參軍都當不上呢。”

    裴元苦笑道︰“承公孫先生吉言。”

    公孫策看了看天(色)︰“哎呀,天(色)已晚,該吃晚飯了。”

    包拯起身道︰“回驛站吧。”

    公孫策笑眯眯地道︰“不忙。還請裴大人招待我們一晚。”

    雖然裴元已經對他們透(露)了襄陽王的秘密,但難保不會倒戈一擊,把他們再賣給襄陽王。

    在展昭帶著新的聖旨回來之前,還是穩住裴元,不給他反水的機會為好。

    裴元忙道︰“應該的,應該的。”

    他站起身︰“我去叫他們給二位準備晚飯,收拾客房。”

    包拯也想通了其中的關節,點了點頭︰“有勞裴大人了。”

    “不麻煩,不麻煩。”

    裴元是應天知府,他的官邸就在應天府的後衙。

    用罷晚飯,包拯與公孫策在裴元府里的客房住下了。

    裴元親自引著他倆到了客房,兩個手持燈籠的婢女為他們照亮前方的路徑。

    公孫策笑道︰“裴大人當真豪闊,瞧這好蠟燭,照得府上亮如白晝。”

    裴元道︰“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

    公孫策道︰“既然不值錢,那學生就不客氣了。請裴大人給學生屋里多備幾支蠟燭,學生今晚要秉燭讀書。”

    裴元笑道︰“讀夜書勞心費力,且還傷眼,就是用功,也不必在這一時片刻。”

    公孫策搖頭︰“裴大人功名在身,高官厚祿,自然看不上這一時半會兒。學生年將成立,卻連個舉人都考不上,心里實在著急。不趁著裴大人府上燈火通明,多讀上幾卷書,真是過意不去。”

    言下之意是,我今天一晚都不(睡Shui)覺,你要是想趁我們(睡Shui)著了做點什麼事情,可注定做不成。

    裴元道︰“公孫先生如斯刻苦,來日必當金榜題名,高居一甲。”

    “一甲可不敢想,二甲末尾我就滿足。”

    公孫策笑道︰“就算考了殿試最後一名,也不要緊,像裴大人一般,做一地知府,也是朝廷命官了。”

    客房到了。早已有婢女將客房打掃(干gan)淨,提燈婢女將手中的燈籠暫放在一處,伸手從窗下取出火柴和新蠟,擦燃火柴,點亮蠟燭,安放在屋內正中的桌上。

    此地是一處套房,當間一方廳堂,兩邊是兩間臥室。

    裴元道︰“兩位請自便,可要留些人下來服侍?”

    公孫策搖頭︰“多謝裴大人美意,還是不必了。蠟燭都在窗下,我已看見了。”

    裴元于是離去,包拯坐在桌旁,公孫策坐在下首,揉了揉太陽穴。

    “今天多虧了先生。”

    包拯道。

    若非公孫策算出了襄陽王歷年貪墨黃金的確切數字,裴元不會這麼輕易地倒向他們。

    公孫策道︰“大人言重了。若沒有大人,學生就算是再會算賬,又有什麼用呢?”

    包拯道︰“不知明日,先生將要如何打算?”

    公孫策沉吟道︰“不知展義士何時能回來?”

    包拯道︰“以展義士的腳程,從應天到汴梁,求來聖旨,再回到應天,若是星夜兼程,最快也要明天中午能到。”

    應天府距離汴梁有三百里遠,來回就是六百里。展昭是昨天夜里走的,騎著一匹快馬,此時應該早就到了汴梁,求來了聖旨,正在趕回應天的路上。

    公孫策點頭︰“那正好。明天我們先在裴元府上用了早飯,磨蹭到中午,等展護衛帶著聖旨回來,就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先叫襄陽王听旨,不得妨礙公務,再將應天府歷年虧空一事公之于眾,叫他打開沖霄樓,那百萬兩黃金就是罪證。到時候證據確鑿,就可將他押解回京,听候官家發落了。”

    包拯點頭︰“如此最好。”

    “但假如那襄陽王負隅頑抗,不肯打開沖霄樓,這可如何是好呢?”

    公孫策笑了︰“大人,你可知,沖霄樓為什麼不叫沖霄塔?”

    包拯道︰“為何?”

    公孫策道︰“天(色)已晚,大人請歇息吧。學生為大人守夜。明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大人可要養精蓄銳,方能打贏這一仗啊。”

    他拿起桌上擺放著的燭台︰“大人請回房吧。”

    燭火搖曳,照映他的眉眼。忽然間,包拯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本官放心了。”

    他站起身︰“有勞公孫先生為本官守夜了。”

    公孫策道︰“這是學生職責所在。”

    包拯回了房,公孫策將燭台放回原處,走到窗邊,推開窗戶,遙望夜空。

    今夜天空朗徹,月明星稀。公孫策眯起眼楮仔細辨認,才尋找到天邊的北極星。

    “真是不能再讀夜書了啊……眼楮花了,就看不清星宿了。”

    晏殊不滿意之前的晏公筆談樂律篇,想趁著冬天四處采風,修成一篇樂律補。其實他也不是很滿意之後的象數篇,晏殊催稿催得太急了,有很多星辰軌跡他還沒來得及測算。

    “希望這次回京之後能多得一些空閑,讓我把星數算完。”

    公孫策喃喃地道︰“人事在變,星數也在變。如今的星象已經和一千年前不同了,若我不快些將它算出來,假如它再有變化,我又如何能夠知道呢?”

    他凝視著星空,一夜未眠。

    雞鳴之後,包拯起床(更geng)衣,和公孫策一起去飯廳見了裴元。

    公孫策一夜沒(睡Shui),裴元看起來也像是一夜沒(睡Shui),垂頭喪氣,十分萎靡。

    見到包拯和公孫策後,他略略一點頭︰“兩位,請用早飯吧。”

    公孫策寬慰道︰“裴大人,不必如此驚慌。你要這樣想,現在整個應天府都是襄陽王黨羽,只有你不是,將來官家清算襄陽王一黨,發現整個應天只有裴大人你一個人棄暗投明,一定會對你網開一面。就算暫時貶到雷州,也還是有機會重得聖寵的嘛。”

    裴元嘆氣道︰“但願如此罷。”

    話音剛落,隱隱听得街上一片嘈雜之聲。

    裴元皺眉︰“這是怎麼回事?因何在府衙外喧嘩?”

    對一個家僕道︰“你去外面看看是怎麼回事。”

    家僕領命而去,不一會兒,匆匆地回來︰“大人,轉運使霍大人在府外求見包大人。”

    “什麼?”裴元一驚︰“他來做什麼……他怎麼知道包大人在我府內?”

    又想到,包拯昨日在府衙查賬,再沒出去過,想也知道,包拯在他家里。

    可是霍芳為什麼要見包大人?

    霍芳可是襄陽王的心腹,和他這種邊緣人物不一樣。就在昨天,霍芳還跟襄陽王一起在王府飲宴。

    難道說,襄陽王要對包拯下手了?

    他面(色)慘白︰“包大人,你看……”

    他剛剛對包拯透(露)了襄陽王的秘密,若此時襄陽王抓住了包拯,包拯將他供了出來……

    包拯道︰“不急。”

    “就說本府尚未起身。”

    此時天(色)尚早,還能如此搪塞過去。

    就算霍芳要硬闖,應天府的衙役也能抵擋一陣。只要拖到了中午,展昭帶著聖旨回來……

    那家僕猛地搖頭︰“霍、霍大人說,一定要見包大人。若包大人不見他,他就硬闖進來。”

    包拯皺眉︰“那就叫他硬闖!本官不見他,就是不見!”

    霍芳是襄陽王的爪牙,見他一定不懷好意。

    “可是,他帶著兵呀!”

    那家僕快要哭了︰“好多的兵,把整個府衙都圍住了。霍大人說,無論如何,今日他一定要見到包大人。”

    包拯也是一驚,難道這些都是襄陽王豢養的私兵?隨即想到霍芳身為轉運使,原本就統帥著一些兵馬。可霍芳是襄陽王的心腹,這些兵馬與襄陽王的私兵又有什麼區別?

    公孫策對那家僕道︰“你先別急,好好回憶回憶,外邊究竟有多少人?”

    家僕急得說不出話,伸手比劃︰“那麼多!那麼多!”

    公孫策微笑︰“別急。你出了府門,門外一定站著霍大人了。那些士兵是將霍大人圍了起來嗎?”

    家僕搖頭︰“不是。他們站在霍大人身後。手里還拿著火把。”

    火把?

    公孫策道︰“你看那些士兵,是站成了幾排?”

    家僕道︰“只有一排,但每個人手里都有火把。還拉著好大的一輛車,車里堆著的全是柴草。”

    裴元驚疑不定︰“這個霍芳,他要做什麼?大白天的,拿什麼火把?難道他要將我們活活燒死在府里?”

    公孫策問︰“那火把是點燃的還是沒點燃的?”

    家僕道︰“是沒點燃的。”

    公孫策笑了︰“裴大人,莫慌。霍大人若是想燒死咱們,何不將火把點燃,顯得更駭人些呢?”

    裴元滿頭大汗︰“可霍芳此人行事詭譎……”

    公孫策道︰“依學生看,府外的士兵並不是很多,充其量也只有三五百人。一定是這個僕人沒見過世面,才將場景說得這麼可怖。這樣吧,裴大人,既然霍大人想要見包大人,就讓他仿關雲長單刀赴會故事,不帶隨從,自己走進府衙來,如何?府衙內有衙役,霍芳又是個讀書人,也不必擔心他對包大人與裴大人有何不利。”

    裴元咬牙︰“如此也好。你,”他指著剛回來的家僕︰“你去外面,告訴霍芳,想見包大人,就自己一個人入府,不許帶任何人進來,否則就將他轟出去!”

    家僕苦著臉,磨磨蹭蹭地出去了。

    不多時,帶回來一個儒生打扮的青年人,手里拿著一個匣子。

    此人看上去三十余歲,一身的書卷氣,好似個飽讀詩書的大儒。

    見了包拯,他長拜不起︰“罪臣霍芳,見過欽差包御史。”

    包拯面(色)沉靜︰“霍大人請起。”

    裴元幾乎從凳子上竄了起來︰“你,你怎麼……”

    霍芳轉頭看他,長嘆一聲,淚水漣漣︰“裴大人,你我二人盼包大人來,盼得好苦啊!”

    走上前去,將匣子放在桌上,就要與裴元抱頭痛哭。

    裴元不敢掙扎,被抱了個正著。霍芳抱著他,哭天搶地︰“那襄陽王覬覦大寶,將整個應天府掌握在手心里。咱們兩個不得不屈于他的淫威,為他做事,但心里,可一直盼著官家能派欽差過來,將此人拿獲,還應天府一個朗朗乾坤啊!”

    公孫策道︰“霍大人,好感天動地的一片忠君愛國之心。”

    霍芳揩了一把眼淚︰“這位就是公孫先生吧?本官已經听說了,先生從應天府歷年的賬冊中查到了襄陽王貪贓枉法的罪證。先生真是有大功與社稷啊!”

    公孫策道︰“謝大人夸獎。”

    他昨天晚上才查完了應天府的賬,接著就在裴元府中歇下了,哪也沒去,霍芳是怎麼知道的?

    他看向裴元,裴元正在霍芳身後瘋狂搖頭。

    不是裴元透(露)的,只能是霍芳的眼線已經遍布了應天府衙。

    “哦,對了。”

    霍芳將放在桌上的那個匣子拿起︰“這是本官送給包大人的見面禮。”

    包拯沉聲道︰“本官不收禮。”

    霍芳搖頭︰“這個禮,包大人一定要收下。”

    他打開了匣子,一股血腥味瞬間從匣子里沖出來,彌漫在整個房間。

    那匣子里,放著一個雙目怒睜的人頭。

    霍芳道︰“這是前天在城門外,盜竊包大人聖旨的江洋大盜鄧車的人頭。”

    他將匣子向前一遞︰“本官以此,作為送給包大人的見面禮。”

    包拯道︰“既然盜賊已經伏誅,那本官的聖旨呢?”

    霍芳搖頭︰“不巧,那聖旨已被此賊獻給襄陽王了。”

    包拯冷笑一聲︰“果然如此。”

    霍芳將匣子合上,放在一邊︰“想必包大人,能看到下官的誠心。”

    公孫策道︰“大人的誠心,有目共睹,不過……”

    他沉吟道︰“如今我們光有賬目,也難以定襄陽王的罪。”

    公孫策嘆息一聲︰“襄陽王是天皇貴冑,想要叫他認下這樁罪行,可是難上加難啊!”

    霍芳忙道︰“這卻不難。”

    公孫策問︰“如何不難呢?”

    霍芳道︰“本官知道,襄陽王把歷年貪墨所得的黃金藏在了何處。”

    包拯道︰“是沖霄樓麼?”

    霍芳笑了︰“果然,裴知府已經告訴你們了。”

    他拍了拍裴元的肩膀︰“知我者,裴知府也!裴兄,咱們兩個,可真是心有靈犀啊。”

    裴元笑了笑,滿頭冷汗。

    包拯道︰“想必霍大人也知道,沖霄樓里機關密布,除了襄陽王本人,無人得進。難道霍大人有辦法進入沖霄樓,取出黃金,定襄陽王的罪嗎?”

    霍芳搖頭︰“本官不知道該怎麼進入沖霄樓,但本官知道,該怎麼取得襄陽王的罪證。”

    包拯問︰“霍大人待如何?”

    霍芳笑道︰“包大人應該知道,沖霄樓是當年先帝為供奉天書所建的一座高樓。佛家藏經之處謂塔,道家藏經之處謂樓。塔是磚石搭起來的,而樓,是木材搭起來的。”

    “本官記得,當年負責修建沖霄樓的官員,是原先的丁謂,丁大人。丁大人那時從水上運來了關中的巨木作為棟梁,才將沖霄樓的骨架修建了起來。”

    然後丁謂就被貶官了,宋真宗病了,沖霄樓的工期無限延後。宋真宗駕崩之後,(干gan)脆爛尾了。

    “只要是木,就怕火攻。而真金,不怕火煉。”

    霍芳道︰“只要一把火將沖霄樓燒毀,其中的種種機關都化為灰飛煙滅。大火熄滅之後,其中留下的黃金,就是襄陽王意圖謀反的罪證。”

    包拯緩緩道︰“霍大人好計策。”

    霍芳點頭︰“過獎。”

    包拯看著他,道︰“其實昨夜,公孫先生就已經向本府提議過,沖霄樓若實在進不得,不如一把火燒了。反正黃金不會被火燒沒,襄陽王的罪證一定會暴(露)在天下人的眼前。”

    霍芳欣然點頭︰“英雄所見略同。”

    包拯道︰“昨夜的本府,听了公孫先生所言之後,其實很是贊同這個計策。”

    霍芳道︰“因為這是一條妙計,所以包大人才會贊同。”

    包拯厲聲道︰“錯了!因為這是公孫先生所獻的計策,所以本官才會贊同。公孫先生清清白白,與你應天府、襄陽王並無任何瓜葛,所以他獻的計策,本府並不會有任何懷疑。可是你不同!霍芳,你本是襄陽王的黨羽,听裴知府所言,你還頗受襄陽王的信重,甚至可以偶爾出入沖霄樓。沖霄樓里有襄陽王的罪證,焉知沒有你的罪證?襄陽王的罪證是黃金,你的罪證是什麼?”

    他步步緊逼︰“公孫先生所言燒毀沖霄樓的計策,是用在襄陽王負隅頑抗、不遵聖旨時的最後一步棋。如今聖旨就在路上,正午之前即可到達應天府。你作為襄陽王的心腹,若是當真想要棄暗投明,何不留在王府內,規勸襄陽王,等聖旨一到,就出府請罪?即使襄陽王到底不听你的規勸,你也可將他捆縛起來,交由本官處置。到時候本官有聖旨在手,還擒住了襄陽王,還怕不能叫他說出進出沖霄樓的方法嗎?”

    “就算以上種種都無濟于事,你也應該先嘗試一番。可你竟然直接(殺sha)了盜竊聖旨的賊人,慫恿本官火燒沖霄樓。霍芳!沖霄樓里,到底有你多少見不得人的罪證?”




如果喜歡《 大宋仁宗皇帝本紀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