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71章 游戲四(15)

第71章 游戲四(15)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拿到了一只卷尾猴遞過來的救護箱之後,拉姆很快地將它打開了, “哇, 這里有好多不一樣的東西。”

    這麼說著,他便開始對里面的急救器械研究了起來。

    在試驗了一下一只裝有氣囊的短針的作用後, 拉姆將它打在了受傷選手的身上,這只短針很快就動了起來,自動將這位選手(胸xiong)口上的傷口縫合了起來,並在之後用一種透明的膠布將它包裹住, 看上去好了不少。

    “看來還挺有用的, ”拉姆見狀,再檢查了一番後, 開口對其他人說道, “他應該能撐過這半個月了。”

    “那就好。”奧斯卡見狀也松了口氣, 在半天前, 被猩猩管事用印章威脅後,唐璜就帶著黃熙昭和瓊,還有綁架過去的一只猩猩,三人一猩出了場館,去尋找關閉場館的防護系統的開關了,留下來的選手們就暫時由奧斯卡他管理。

    “這都半天過去了...”有人感慨道,“不知道唐璜他們怎麼樣了...”

    “估計還要一陣子吧, 畢竟那猩猩不是說那個地方離它們場館還有一段距離嗎。”吃起了猴子們送來的水果, 有選手接話道。

    如今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唐璜他們一行人, 也正好趕到動物園的這一個角落,這里就是整個動物園的總控室。

    它是一個地下的房間,所以從地上來看,只會是一個安在地面上的門板形狀,而由于動物園被荒廢,使得這里遍地雜草叢生的緣故,唐璜他們雖然來到了總控室的附近,但是還得在地面上搜索一番。

    這時瓊的能力就再一次凸顯出來了,以她得到的听力(強qiang)化,只要距離夠進,她就能直接听出地底聲音的不同。

    “在這里,”瓊使用了能力之後,很快就听到了附近地底的一處空曠,將它指了出來。

    在瓊指出的地方(摸Mo)了一便,唐璜也找到了地上的一個奇怪的拉環,她用力一拉,一個方形的大門就出現在了三人的面前。

    而帶著拉環的只是這個總控室的第一扇大門而已,一拉就開,而在它後面的那扇門,卻看上去要高級得多。

    盡管已經被廢棄了這麼多年,這扇門還是在閃著奇特的金屬光芒,看上去很新的樣子,而在拉環被拉起之後,它門上的安保系統也啟動了,一行紅字被投影在了金屬大門上︰

    “請出示員工證明。”

    雖然他們已經在這個動物園里待上了半個月,幾乎將所有地方都了個遍,但是選手們並沒有在整個動物園的任何地方找到員工的痕跡,就連每個場館都有一間的員工室里,也是空空蕩蕩,連個備用的員工服都沒有。

    他們三人出示不出任何所謂的員工證明,于是只能讓黃熙昭上場了,他走到這扇電子門前,開始細細地研究起了此門的入口。

    很快就讓他找到了突破口,在發現了這扇門左上角的一條細縫後,他用了下巧勁,一劃一提,就將大門上的金屬蓋翻開,(露)出了里面的線路。

    研究了一會里面的線路與零件,黃熙昭指著這扇大門其中的一個核心零件,這個零件上有一個小屏幕,上面正在飛快顯示著一堆代碼樣式的圖案。

    “看到這里了嗎?”他指著這個小屏幕,對唐璜說道,“這里它用了代碼加密,我對這方面只能說是略懂,我破譯不開。”

    “我能做到的,只有(強qiang)行將它斷電,將整個大門破壞,但這樣肯定會觸發這里的斷電保護器,到時候整個動物園都會收到警告,所有場館里的保護系統就會自動提升到最高警戒模式,這樣我們就得不償失了。”

    听完這一段話,唐璜也靠了過去,兩人湊在一起,看著這扇大門上的小小屏幕,女生沉思了一會,就(露)出了一個勢在必得的微笑,開口說道︰“這個我有辦法。”

    她開始不動聲(色)地將一只手(插cha)在了衣服口袋里,開始調了幾下口袋中的信號接收裝置。

    沒一會,從她耳廓中的隱藏耳機中,就傳來了鄭鹿鳴的聲音︰“遇見困難就想到你的老搭檔了?你還真當我是二十四小時前守在直播間的嗎?”

    嘴上這麼說,不過在烏星上的鄭鹿鳴,他還就真的是全天守在直播間之中,過著和選手們一樣的作息,生怕自己漏掉一點情況。

    這也就是他能夠很快發現唐璜的暗示,在他打開接收器後,能夠直接秒回的原因。

    看到了唐璜他們遇見了難題,鄭鹿鳴撇撇嘴,對著話筒說道︰“我能看見那門上的代碼,唐璜你可以不用湊那麼近的,你都快挨到黃熙昭的臉上去了。”

    唐璜听到這倒沒有什麼反應,還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動都沒動。

    鄭鹿鳴也沒再說什麼,只是開始飛快地在自己的電腦上記著這大門上的代碼,開始破譯了起來。

    而在現場的唐璜,則是裝作無事(發fa)生的樣子,眼楮盯著門上的屏幕,像是在沉思。

    沒過多久,唐璜的耳中就再次傳來了男生的聲音,他的語氣中帶了些得意︰“我知道怎麼打開這門了,哼哼,不是我和你吹牛,但是真的,遇到這種事情,還是像我這樣的專業人士,才能給你答疑解惑...”

    要是在之前,唐璜听到鄭鹿鳴在那邊話嘮個沒停,肯定會直接打斷他,不過現在她的一舉一動都在被直播中,除了必需的交流,她沒必要冒著被發現的風險,一直和鄭鹿鳴打暗號,因此她也就只能听著對方繼續說下去,臉(色)不變。

    就是黃熙昭似乎感覺,雖然自己面前的女生還是面無表情,但是周圍的氣壓變得有些低。

    “好了好了,不說這些了,”鄭鹿鳴終于要說正事了,“你去輸入一串字符,我說你打——”

    按照鄭鹿鳴的指揮,唐璜動起手來,終于在輸入了一串復雜的指令之後,三人听見了一聲清脆的“ 噠”聲,這是大門的警戒解除,將來人認作是工作人員的,開啟了大門的聲音。

    他們終于能進去了。

    原本想直接關掉接收器,斷開和鄭鹿鳴的聯系時,他突然開口︰“先別掛斷啊,說不定你們進去之後,還有更多的東西需要解碼呢,你放心,我這邊實驗室的屏蔽器還能工作上好一會,黑球不會發現我這里的動作的。”

    听對方這麼說完,唐璜覺得他說的也有一定道理,于是就開著信號接收器,和另外兩人走進了這間動物園的總控制室,當然,後面還跟著用鐵鏈拴著的‘人質’棕猩猩。

    本以為這間建在地底的控制室,會是有著通向地下的樓梯,但他們三人一進入,踩在腳下的並不是樓梯,而是一種軟面的平台,感覺還不錯,並在他們站定之後,這階平台就動了,他緩緩地下降,帶著三人來到了控制室的大廳內。

    等到他們到達,原本漆黑一片的大廳,就突然亮起了燈,佔據了一整個牆面的大屏幕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只不過這面屏幕上只顯示著︰‘約塔星動物園’幾個大字,其他就只剩下了純(色)的背景板。

    而且和之前坐落在各個場館內的小型控制室不一樣,這個房間里沒有任何(操cao)作手冊一樣的東西,整個大廳中只有這一塊大屏幕,和幾個座椅而已。

    而在這個屏幕之下,連點控制用的按鈕都沒有。

    “這麼簡潔的控制面板嗎?”這是鄭鹿鳴在對唐璜說話,“我猜它是聲控的。”

    唐璜也想到這一茬了,于是她看著眼前的屏幕,試探(性xing)地開口︰“啟動。”

    沒想到她這麼一試,這個巨大的屏幕果然有了變化,它開始顯示出更多的字來︰“歡迎進入本園的控制室,我是你們的電腦助理小西,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看來這還是一個半人工智能。

    “調出靈長目場館的情況。”

    听到唐璜的要求,這面屏幕上的畫面再一次動了,原本空白的牆面一下子出現了許多密密麻麻的字樣與圖畫,上面寫出了不少東西,比如靈長目館外圍的保護罩狀態,保護罩開啟情況,入館人數,所有猿猴身上的追蹤芯片情況,等等。

    唐璜很快在這一堆眼花繚亂的信息中,找到了她想要的,就是這個場館防止猿猴出逃的外圍保護系統,這個系統狀態良好,處于完全開啟的狀態。

    看到這,三人對視了一眼,“所以說,現在我們就把它關掉就好?”瓊這麼問道。

    “不著急,好不容易進來了,我們可以多看一看,對這個動物園再多了解一點也是可以的。”黃熙昭這麼說道。

    “我也有這個意思。”這是鄭鹿鳴在唐璜耳邊說的話,“多在這里面呆一會吧,最好能將這個控制屏幕拆開看看,要是能將這動物園的服務器里的所有數據,都能拷貝一份給我就更好了,哎,要是我在現場——”

    估算了一下時間,在看了眼面前的這面,囊括了整個動物園大半的數據的超級電腦,唐璜作出了決定,指了指一直被拴著的猩猩︰“在這里多待一天吧,反正我們手上有它呢,選手們在場館那也不會有事。”

    她這麼說完,黃熙昭就迫不及待地上前查看起了這面屏幕,試圖找出它的運作原理,與拆開它後面的一切硬件。

    而唐璜則是在鄭鹿鳴的指揮下,以管理員的身份進入了電腦的內部,查看起了這電腦系統源代碼。

    這台超級電腦運用的一切科技都很發達,而他們只有一天的時間,還不能將它破壞,因此他們也就只是稍微了解到了這東西的一點皮毛。

    不過沒(關guan)系,雖然還沒研究透,但是鄭鹿鳴是將這電腦的源代碼完完全全地抄下來了,它各種硬件的內部結構,也全都在直播間里截圖了下來,他在桉葉帝國,有一整個小組,可以和他一起繼續研究這台星際電腦的神奇之處。

    而唐璜他們得繼續做任務了,等到一天之後,唐璜便通知這電腦里的人工智能小西,在一個小時之後關閉靈長目館的保護系統,並且停止記錄館內猿猴的追蹤芯片的任何數據。

    這麼囑咐完後,三人就走出了總控制室的大門,回到了靈長目館內。

    待在館內的選手們果然過得還不錯,之前那位負傷的選手也得到了充分的治療,在猿猴們小心翼翼地朝著場館的大門邁出了腳,發現它們的進出不在收到阻攔之後,棕毛猩猩管事也熱淚盈眶地,和唐璜交換了印章。

    獲得自由後的猿猴們顯然有好多事項需要準備,它們即將變得十分忙碌,而選手們的任務和它們的利益也不沖突,于是在拿到了印章之後,選手們便輕松地離開了。

    終于,在這整個動物園中,眾人只剩一個場館沒有去過了,那就是位于動物園最邊緣的,爬行動物館。

    而尋找這個場館的印章,卻是意外地輕松。

    在這個場館里,已經沒有了活物,只剩下了遍地的蛇類,蜥蜴類還有龜類的骨架,看上去它們早就已經被吃光了血(肉rou),只剩下了一些殘骸,。

    從這些散落在整個場館中的骨架來看,估計這里的動物們,經歷過一場十分慘烈的自相殘(殺sha),而且沒有那只生物最終活了下來。

    選手們也很快地就在展館的中心大廳里,看到了熟悉的白(色)雕像,這一次的雕像是一只身材蜿蜒,尖牙聳立的巨蛇,從它那三角形的頭部來看,它應該很有毒(性xing)。

    不過雖然看上去可怕,這也不過只是一座雕塑而已,唐璜很快就在這白(色)的雕像底下,發現了裝有印章的小盒子,便給所有選手們的手冊上,蓋上了印戳。

    而在這麼沒有活物的場館之中,唯一令人奇怪的,就是一個在蛇類展廳中的一個巨型大坑了。

    看樣子似乎是某種爬行動物能夠分泌腐蝕(性xing)的粘液,而在所有動物打斗的過程中,它釋放出了大量的這種東西,從而使得這個展廳被腐蝕出了一個大洞,深不見底。

    從上面看下去,這個坑很深,只有一片的漆黑,有人往這里面丟過一塊小石子,過了一會才听見了一聲沉悶的落地聲,完全判斷不出來里面有什麼。

    不過他們進館的目的是尋找印章的,既然印章已經被找到,這個大坑和選手們的任務也沒什麼(關guan)系。

    到了現在,選手們已經收集到了所有場館中的三十六個印戳了,而最後剩下的,就是講解器口中的隱藏印章了。

    此時任務的時間也已經過去了大半,留給所有選手們的,也只有十天不到的時間了。

    對于這一枚隱藏的印章,唐璜早就在心中有了自己的推論,在離開最後的爬行動物館後,她開口到︰“大家還記得我們來這個動物園的一開始,在園區大門口,看到了那座雕像嗎?”

    唐璜這麼一提,很多記(性xing)好的選手都想起了他們來這里的第一天,當他們全部被傳送到動物園門口時,為了收集信息,在那逗留了好一陣子,而在那里的大門口,確實是有著一座同樣的白(色)雕像。

    有了這麼多的場館印章尋找經驗,大家都知道印章一般就會被放在這種雕像的附近,那麼可能嗎,那枚隱藏的印章,不是在動物園的某個角落,而就是被放在了它的大門口?

    “我覺得不管怎樣,那里值得去看一看。”奧斯卡很快表態,不少選手也點點頭。

    “那我們出了動物園的大門,還能再回來嗎?”有選手疑問道。

    “不能哦,我們園的門票,都是一次(性xing)的呢。”听到這,自動抓取游客談話的講解器又出聲了,“如果出了園區,想要再進入的話,就得再買一次門票哦。”

    “這樣嗎?”唐璜(摸Mo)了(摸Mo)下巴,“我們之前在園區門口,找到的門票有剩余嗎?”

    “有的有的,”奧斯卡對這一方面很熟悉,“我記得有一個售票處的屋里,還能有一疊門票呢,我們當時只拿了需要的數目。”

    “既然如此,那就出發吧,去大門前的雕塑。”巴以這麼說道,第一個跨上了站台上的飛車,準備設置目的地。

    唐璜的推斷有理有據,其他選手也沒有反對的必要,于是選手們就都騎上了飛車,回到了動物園的大門口。

    下了飛車,出了閘機,選手們就直奔大門口的白熊雕塑跑去,那雕塑還是一副髒兮兮的恐怖模樣,但是此時的眾人也沒空管這個,全都趴在了它的底座附近,尋找著印章的身影。

    而他們看了一圈,卻並沒有在這里,發現裝有印章的盒子,這讓所有人都有些氣餒。

    不過唐璜沒有放棄,她再一次圍繞著這個白熊雕塑打量了起來,它很大,因為是被擺放在了動物園的正門口,因此它是做出了一個歡迎的擺手動作,看上去很是滑稽。

    這只白熊站起,而手掌則是指著動物園的大門,但是在經過了這麼久的日曬雨淋後,它臉上的表情卻已經模糊了,並且全身泛著鐵蚺@般的黃(色),出了它的兩只熊掌...

    等等,它的手?唐璜發現了不對勁,走到了這白熊的手掌前,湊到了足夠進的地方,並且上手一(摸Mo),這熊的手掌,和它的整個雕塑,不是一個材質的!

    而在則對熊掌的手心(肉rou)墊處,有著明顯的縫隙,似乎繞著整個(肉rou)墊這麼來了一圈。

    難道說?想到這,唐璜(摸Mo)上了這只白熊雕塑兩只手掌上的(肉rou)墊,用力一按,它果然凹了下去,這是一個機關!

    選手們也見到了唐璜的發現,而就在她將這個機關觸發之後,一陣陣的齒輪轉動聲響起,站在白熊旁邊的眾人,感覺到了自己腳下的震動,在這個震動越來越猛烈,聲音也從地底傳來的越來越近時,他們都急忙地跳開了。

    在選手們都站定後,他們面前的白熊雕像已經整個地陷入了地底,而與此同時,在這個雕像站立的地方,變成了一個圓形的深坑,里面亮著燈,從地面上看下去,只能看到一節節的樓梯。

    這個樓梯很華麗,通體都是柔和的象牙(色),看上去一塵不染,上面還雕刻著繁復的花紋,而這僅僅是一個樓梯而已。

    “現在我覺得印章肯定在這里面了。”看著這神秘的地下室機關,有選手這麼說道。

    “我們得下去一趟?”

    “看來是的,這估計是動物園的什麼隱藏場館吧。”

    唐璜回憶了一下前天她在動物園總控制室里,看到的一些信息,在那個控制室里,只有三十六個普通場館的資料,對于這個在大門口的地下室,似乎沒有任何的介紹。

    不過她確實有在電腦系統里發現一大段神秘的,沒有意義的代碼,也許那就是關于這個地下室的。

    “走吧,我們進去看看。”想到這,女生便招呼著所有選手,準備走下台階,去其中一探究竟,畢竟隱藏印章在其中的可能(性xing)很大。

    這階樓梯不是很長,也不陡峭,再加上它華麗的外表,與被畫在牆上,同樣美觀的圖案畫面,讓眾人覺得這里估計是什麼高級的地方,可能是動物園的vip休息室之類的。

    而等到他們終于走到了樓梯的盡頭,看清了這個巨大的地下室的全貌之後,他們就發現他們想錯了。

    這個地下室的正中央,是一個圓弧型的劇場,在這個劇場的中央,一個高高的網狀柵欄將整個劇場圍起,而在舞台的四周,則圍著一圈圈的看台,一個個座位緊挨著,看上去能容納不少觀眾的樣子。

    也許這是什麼表演的地方?但是那嚴絲合縫的鐵圍欄是(干gan)什麼的?

    什麼樣的表演需要這麼被圍住?

    這麼想著,選手們再次向舞台的正中央看過去,這一次,他們看到了舞台上的不對勁,那些一層層的,被印在地面上的暗紅(色)是什麼?

    看著這斑駁的紅(色),一個推測從眾人的腦海里浮現出來,這個紅(色),是血!

    “這...這里是什麼地方?”看著這一切,有選手喃喃出聲。

    “這里是,我們園的隱藏節目哦,”講解器听到問題,便自動講解了起來,“歡迎來到,由我們約塔星動物園贊助提供的,供各位游客盡情欣賞與吶喊的地方——這里就是——全星際最大的,約塔星斗獸場!”

    “斗,斗獸場?”有人的腦子還沒轉過彎來,“就是看動物們打架的地方?”

    “當然,”講解器中的女聲听上去很是激動,“請您們放心,這里可不是那種普通的斗獸場,在這里,所有動物都是真實的,從動物園里這被傳送過來。”

    “而且,我們場的宗旨是︰追求最純粹的(刺ci)激。因此絕對不會存在表演的成分!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除此之外,在這里進行的所有戰斗,只會是死斗哦。”




如果喜歡《 全球觀看[直播]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