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五十九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謝安的第一個新室友, 是在學校新開的水果超市里踫見的。

    他來得早,一路從宿舍走到超市,路上也沒踫見多少人。

    去超市里逛了一圈,最後只拿了瓶水。

    超市對面新開了一家水果超市,店牌底下還掛著一條紅(色)橫幅——“新店開業!通通打折!買得越多, 優惠更多!”

    白(色)的瘦金體字底下, 還顯眼地標注著一行黑(色)四號字。

    “全店滿二十即可參與一次抽獎噢∼”

    他沒受這些花里胡哨的營銷手段影響, 只是單純看上店外寬長的桌子上擺著的一排西瓜。

    ——明碼標價,十元半個。

    那堆綠皮紅瓤的小半圓球在眼皮底下這麼一晃, 謝安不由想起剛放暑假那會兒,自己和呂淮天天各捧著半個西瓜用勺挖的畫面。

    頓時就有些饞了。

    他走近挑了個看起來最紅的, 推門進店。

    店里除了老板,還有一個黑發少年。

    謝安排到少年身後,等著老板將收銀台上的幾個袋子稱好重。

    “一共三十二塊四,算你三十二就好, 收款碼在這里。這兩天我們店里有活動, 滿二十可以抽獎一次,你等一下, 我去把箱子拿過來。”

    老板稱好最後一樣, 彎腰去拿自己放在收銀台底下的紅紙盒。

    少年的注意力都在手游上, 听見他的話,瞅一眼他的動作, 出聲制止︰“不用了, 三十二是吧?我付完錢就好, 抽獎就不用了。”

    老板已經把箱子拿了出來,伸手把幾個袋子掃到一邊,將箱子放下︰“既然滿二十了,那這獎都是要抽的。這兩天有不少學生都抽中了三等獎,雖然只有一個梨,但也不錯嘛。你也別嫌棄,來來來,隨便抓一張。是新生吧?就當剛開學,討個彩頭,要是中了獎,就當是為你接下來圓滿的大學生活開開路。”

    謝安在一旁听得想笑,這老板,嘴皮子還挺溜。

    黑發少年已經付完了錢,他嘆口氣,見大叔一臉和善地看著他,口中還在催促︰“隨便抽一張就行,你後面還有個同學等著呢,來來來。”

    他猶豫著伸手,邊將手往箱子里放,邊問他︰“一等獎是什麼?”

    大叔回答︰“一等獎就厲害了,三箱隻果兩箱梨,只要中了,直接讓你搬回去。不過一等獎中獎概率低,實話不瞞你們說,這箱子里的紙條,至少一百來張,這一等獎,也就這一張,別說一等獎了,就連這二等獎,我開業三天了,學生們過來抽獎,也就踫上過兩個這麼幸運的。怎麼樣,挑好了嗎?挑好就看看。”

    少年拿著手工揉成的小圓球出來,當著兩人的面慢悠悠地打開。

    謝安看見紙條上(露)出的一個“一”字,下意識先去看了眼老板的臉(色)。

    ——已經變成了豬肝(色)。

    “我一開始就說了,不用抽的。”

    ……

    “就給你送到這了,樓上你自己搬上去啊。”

    臉(色)慘淡的老板將最後一箱梨子放到地上,推著運貨板車孤零零地往回走。

    謝安單手拎著半個西瓜︰“要幫你搬一點嗎?”

    少年回頭朝他(露)出八齒標準笑︰“好呀!”

    歐皇姓孫,單名一個添字。

    很巧,正是謝安未來五年的同窗室友之一。

    孫添抽完獎就想走人,老板雖心痛,還是(強qiang)硬地給了他應得的,五箱東西徒手搬不動,還用上了店里的運貨板車。

    謝安將兩箱梨子放下,活動了下有些酸的手。

    孫添拆開其中一箱隻果,隨意拿出一個,撩起衣服下擺在表皮上簡單一擦,直接放進嘴里 擦咬了一口。

    察覺到謝安的打量,他微微彎腰又拿了一顆,朝著謝安扔過來︰“還挺甜,你嘗嘗。”

    謝安沒他那麼不拘小節,去衛生間里洗了一遍,才敢張口咬。

    出來的時候,孫添已經站在他桌邊等候多時了。

    他指指謝安的西瓜,臉上(露)出期盼的笑容,眼楮又大又圓,還閃著亮晶晶的光,恍若一只幼型犬。

    “我也想吃西瓜了,可以讓我吃一口嗎?”

    謝安沒有辦法拒絕。

    ……

    抱著西瓜吃了一會兒,謝安拿手機給呂淮打電話。

    電話接通,那頭傳來咀嚼聲,清亮的聲音含糊道︰“謝安,你到學校了嗎?”

    “到了,你在(干gan)嘛?”

    “我在吃西瓜,可甜了。我爸拿了好幾個回來,謝安,我讓我爸寄兩個給你吧,今天寄的話,明天應該就能到。”

    他連忙拒絕︰“不用不用,我現在也吃著呢,學校里就有賣,你是後天上學吧?”

    怕呂淮還要起這念頭,他硬生生轉了話題。

    呂淮沒察覺,順著他的話回答︰“嗯,我後天早上十點半的車。”

    “堯叔不能送你嗎?”

    呂淮在那頭輕輕一笑︰“不是呀,我已經長大啦,有些東西,我可以自己做了。”

    他欣慰一笑︰“嗯。”

    ……

    第二個室友叫朝待,人如其名,是個溫柔的男生。

    跟人講話的時候,會認真地看著你,說話聲音柔如潺潺流水,淌過心間,余留一陣安寧。

    聊了短短幾句話,謝安對他的好感已經到達了頂峰。

    “我要去趟超市,需要幫你帶點什麼嗎?”

    “不用,我東西都買好了,你要買的多嗎,搬不上來發條消息給我,我下去幫你。”

    朝待溫聲回應,拿好三人收拾完留下的垃圾,獨自出門。

    孫添在(睡Shui)覺,謝安一時無事可做,困意驟然襲來,便爬(上shang)床也打算(睡Shui)一會。

    結果剛躺下,合著的門響起沉重連貫的敲門聲。

    “宿舍里有人嗎?我東西多,拿不了鑰匙,可以幫忙開個門嗎?”

    是最後一個室友。

    謝安眉頭微皺,總覺得這聲音有些耳熟,他又爬下床,踩著拖鞋去幫忙開門。

    新室友拉著兩個大箱子,箱子上疊著兩座高高的行李山,將他的身子遮了個嚴嚴實實。

    听見門開了,他一邊往里推其中一個箱子,一邊道謝︰“謝謝你了啊,兄弟。”

    謝安隨手幫他把另一個箱子也拉進來,隨口問道︰“你這些東西,是你自己一次(性xing)搬上來的?”

    話音剛落,對方猛地將擋住視線的行李箱拉開,震驚又激動︰“臥槽,謝安?你他媽怎麼也學醫了?”

    謝安一愣,轉身一看,一臉糾結︰“你?”

    身形壯碩的少年松了箱子桿,抬手在他肩上用力一拍︰“他媽才三年沒見,就把我忘了?我宋柯啊!”

    宋柯。

    謝安自然不會忘記這個名字,但要將曾經瘦如竹竿的少年同眼前快要有兩個自己重的人聯系在一起,一時半會實在沒法做到。

    但熟悉的感覺撲面而來,他扯扯嘴角,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三年前。

    記起那段最無憂無拘束的時光,情不自禁地吐槽出聲︰“幾年不見,你咋就把自己整成這副模樣了?”

    宋柯傻樂,嘴巴一咧,憨傻中帶著點可愛︰“這不是這幾年吃太好了嗎?高二就開始胖了,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就成現在這樣了。”

    他拍拍自己圓鼓鼓的肚皮,滿是自豪︰“不過我這叫能吃是福,只不過是提早變成有錢人的富態模樣而已。”

    簡單兩句,三年未見的些許尷尬與陌生,一下消失。

    “還以為這輩子都踫不上你了,沒想到咱倆的緣分還挺深。初中的那些同學,到現在還有聯系的,也沒幾個。唉,想交時間久一點的朋友,太難咯。”

    謝安好笑︰“怎麼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看開點,有緣分自然就能踫上的。”

    “是啊,不過這樣也挺好,這麼久沒見,我感覺你好像沒怎麼變,不像我,唉。”

    宋柯惆悵地嘆了口氣。

    謝安臉上輕松的神(色)收了一些︰“你怎麼了?”

    他拍拍自己的肚腩︰“我現在整的跟(懷huai)孕了一樣,你說我變沒變!”

    “……”

    謝安一巴掌拍在他肚子上︰“滾!”

    心里的不安卻是放下了。

    ——遇見久別重逢的友人,最怕的,就是雙方都已改變。

    ——而他們現在這樣,剛剛好。

    ……

    宋柯的交涉能力還是很(強qiang),新生入學班會結束,走回宿舍時,他已經能跟著隔壁要進門的人打招呼了。

    謝安送了他一個稱號——“交際花。”

    宋柯不客氣地收下,順帶威脅一聲︰“你現在可就埋汰我吧,等哪天你看上哪個小姐姐了,千萬別死乞白賴地求著我去幫你要。”

    孫添在一旁(插cha)了句嘴︰“連人家的聯系方式都不敢要,那謝安還談什麼戀愛?”

    宋柯一怔,然後點點頭︰“你說得很對。”

    兩人說話間,謝安已經收拾完衣服︰“你們沒人(洗xi)澡吧?那我先去了。”

    宋柯湊過來賊兮兮地問︰“一起嗎?我可以幫你搓背噢∼”

    “滾。”

    ……

    等他洗完澡出來,桌上的手機已經響過好幾回。

    他開的靜音,屋里也沒人听見。

    路過桌邊時,屏幕正好又亮起來,他余光瞥見亮光,掃了一眼,看見是誰的電話,有點訝異。

    電話那頭傳來男人夜(色)中沉蘊著不明意味的聲音。

    “我在樓下,下來。”




如果喜歡《 我爸說他喜歡你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