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八福晉先跟著八爺去了暢春園,給皇上和太後娘娘請安。至于良妃娘娘,她並沒有來暢春園。自從良妃被封妃後,就變得越發低調,整天呆在自己的宮里,不輕易出門。這暢春園,良妃娘娘一次都沒有來過。

    老爺子對八爺夫婦的到來有些意外,畢竟沒兩天八爺就要跟著去北巡。不過,兒子和兒媳婦來給他請安,他也不會拒之門外。

    八福晉和八爺請完安後,就去隔壁的寶晟園。

    八爺夫婦倆一早去了暢春園一事,四爺早就收到了消息。他原本以為只有八福晉一人會來,沒想到老八也跟著來了。

    八福晉他們走進寶晟園,就被園內精美絕倫的景(色)驚(艷yan)到了。

    “這個園子真不錯。”八福晉贊嘆道,“景(色)真美。”

    听出八福晉(艷yan)羨的語氣,八爺對她溫柔地笑了笑︰“你要是喜歡,等過段時間我跟皇阿瑪也要一個園子。”八爺這話說的非常輕描淡寫,但是又充滿篤定。好像對他來說,朝康熙老爺子要一個園子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八福晉听著八爺這句話,並沒有什麼反應,不過還是對八爺笑了笑︰“好啊,那我等著。”八福晉在心里皺了皺眉,這段時間八爺深受萬歲爺的重用,在朝中的權勢越來越大,這讓八爺變得越來越自信,同時也越來越……這園子就那麼幾個,這麼多爺中只有太子和直郡王有。弘晟能要到園子,是因為皇上寵愛弘晟這個孫子,但是八爺要的話,萬歲爺怕是不會給。

    遠秀只是一個格格,八爺是不可能去拜訪一個格格的。如果是福晉,身為弟弟的八爺是要去拜見四嫂的。

    八爺直接去找四爺,而八福晉去見遠秀。

    八福晉見到挺著大肚子的遠秀時,先是怔了怔,和其他人一樣她以為弘晟的生母是個絕(色)美人,沒想到卻是一個姿(色)一般的女人。隨後她眼底浮現出一抹羨慕,看著遠秀的肚子應該有六七個月了吧。

    “見過八福晉……”遠秀正準備給八福晉行禮,畢竟她的身份只是一個格格,見到八福晉是要正兒八經的行禮。

    八福晉連忙伸手扶起她,“你懷有身孕就不要行禮了。”

    被扶起的遠秀,眼中閃過一抹訝異,“謝八福晉。”

    八福晉扶著遠秀坐了下來,旋即伸手(摸Mo)了(摸Mo)遠秀的大肚子,“幾個月呢?”

    “六個多月了。!。”

    月白端來茶,雙手恭敬地遞到八福晉的面前︰“八福晉請用茶。”!”

    八福晉伸手接過茶盞,優雅地呷了幾口。

    遠秀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八福晉,她曾經見過八福晉。八福晉長相明(艷yan),是所有福晉中容貌最為出(色)的一個。但是八福晉一直板著臉,給人感覺很高傲,不好接近。

    見遠秀一直沒有說話,八福晉放下手中的茶盞,對遠秀溫和地笑了笑︰“我這次來拜訪,主要是想見見弘晟。”

    “見弘晟?”遠秀一臉驚訝,難道真的像兒子說的那樣八福晉想他呢?

    提到弘晟,八福晉的神(色)變得更加柔和了︰“我很喜歡弘晟這個孩子。”

    遠秀听到這話,一時間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呢。

    “弘晟乖巧懂事又聰明伶俐,你真的很有福氣。”

    遠秀察覺出來了,八福晉這話說的充滿羨慕,這讓她非常吃驚。不過,她很快想到八福晉與八爺成親多年,卻一直沒有(懷huai)孕生子。

    “你這一胎是阿哥還是格格?”

    遠秀不覺得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圓滾滾的肚子,臉上浮現母(性xing)溫柔的笑容︰“是個女兒。”

    “女兒也很好。”她已經不奢求自己能生一個阿哥,她卑微的祈求老天爺能賜給她一個女兒。

    “弘晟想要妹妹。”

    “那弘晟一定很高興。”

    遠秀笑著說︰“高興壞了,已經給他妹妹取好(乳Ru)名了。”

    “(乳Ru)名叫什麼?”八福晉好奇弘晟會給他妹妹取一個什麼樣的(乳Ru)名。

    “嬌嬌。”遠秀覺得嬌嬌這個小名字很不錯,難得兒子取名技能在線。女孩子嘛嬌嬌柔柔的最可愛。

    “很不錯的(乳Ru)名。”八福晉和遠秀聊了一會兒弘晟後,就開始問起遠秀在懷弘晟的時候吃了什麼,做了什麼。

    遠秀被八福晉問得莫名其妙,不過她很快明白八福晉是什麼意思。她萬萬沒想到八福晉是來找她取經的,不過她懷弘晟的時候並沒有特意吃什麼,也沒有特意做什麼。

    八福晉听了後,只能在心里感嘆遠秀是個有福氣的女人。

    遠秀瞧著八福晉一副好像很失望的樣子,在心里猶豫了一下,試探(性xing)地開口︰“八福晉,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說。”

    “那些民間偏!方最好不要相信,更不要吃,大多數都是騙人的,吃了還會損害身子。”遠秀真心實意地建議道,“你不如找個大夫好好調理身子。”

    “我找過了,大夫說我!我宮寒不容易有孕。”

    “宮寒也可以治好啊,只是調理的時間有些長。”遠秀說道,“還有你不能心急,越著急越不容易懷上。”還有一點,遠秀不好意思跟八福晉說,畢竟他們不熟。如果想要(懷huai)孕,那個啥的姿勢也很重要。

    八福晉也不想著急,但是她的歲數越來越大,會變得越來越懷有身孕。

    “八福晉還是要放寬心。”歷史上的八福晉也是沒有子嗣的。

    果然,她沒有這個福氣。

    遠秀見八福晉又變得失落起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呢。

    遠秀發現八福晉說起弘晟的事情時,整個人變得非常溫柔,這……還真是像兒子說的那樣,八福晉竟然真的是喜歡他啊!

    八福晉這次來主要還是看看弘晟,所以就留在遠秀這里用了午膳,一直等到弘晟下午回來。

    “給額娘請安,給八嬸嬸請安。”

    “弘晟來,讓八嬸嬸看看。”

    弘晟剛走到八福晉身邊,就被八福晉抱在懷里。八福晉不像德妃娘娘那麼熱情,矜持地(摸Mo)了(摸Mo)弘晟的頭,輕聲細語地關心問弘晟讀書讀得怎麼樣。

    遠秀坐在一旁,看著八福晉對她兒子的關切,心情有些復雜。八福晉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只能說她兒子的魅力就是大,連八福晉都被萌到了。

    八福晉和弘晟說了一會話後,就跟著八爺離開了寶晟園。

    “八福晉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她上輩子演的清宮劇里,八福晉都是氣勢凌人、高冷傲慢的人。今天接觸的八福晉,雖然表面上還是有些高冷,但是也有溫柔的一面。不過,從八福晉偶爾流(露)出的神(色)來看,八福晉心里!怕是很苦,尤其是在子嗣上面。

    “額娘,我都跟你說八嬸嬸不是壞人。”

    四爺看向遠秀,“她和你說了什麼?”

    “她好像是來向我取經的,問我在懷弘晟的時候吃了什麼,做了什麼。”

    “我看著八福晉是想要一個孩子,實在沒有辦法之下才來找我的。”對于這點,遠秀真的愛莫能助。

    四爺諷笑一聲︰“老八想要一個出生高貴的嫡子。”

    “難怪八福晉這麼著急,不過這種事情是急不來的。”

    “以後不要見她了。”四爺今天和八爺呆了大半天,生生地被八爺惡心到了。從小到大,四爺就不喜歡心思重的八爺。

    “老八耍聰明耍我頭上來了。”對于八爺夫婦倆的拜訪,四爺一開始並沒有太過反感,即使他們在朝堂是對手,但是好歹是兄弟。八爺來找四爺,如果只說一些生活瑣事,四爺倒不會覺得惡心。可是八爺呢,和四爺說話話中有話,還一次次試探四爺,弄得四爺心頭的怒火直起。這還不止于讓四爺像吃了一只蒼蠅惡心,八爺跟四爺聊起弘暉、弘昀、弘晟,明面他夸贊四爺三個兒子都非常優秀,實際在挑撥離間。

    遠秀和弘晟面面相覷,看來八爺把四爺氣的不輕啊。

    今天見到遠秀後,八福晉徹底死心了,認命地接受她沒有福氣這件事情,不再對懷有身孕一事保佑任何幻想了。

    在康熙老爺子出發去北巡的前一天,張英被四爺請到寶晟園,安排住在墨香閣里。

    老爺子出發去北巡那一天,不少人來到暢春園。這次隨行去北巡的人很多,老爺子差不多帶走了朝堂上的一半文武百官。

    吉時一到,老爺子率領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出發了。

    等送走老爺子後,四爺回到寶晟園仔細叮囑交代了!一番事情後,這才返回紫禁城,開始他的第一次監國。

    好在老爺子這次沒有帶走張廷玉和李光地。有他們兩個在,就不會出現什麼大亂子。不過太子一黨和直郡王一黨,以及八爺一黨的重要大臣都被老爺子帶走了。

    監國不是一件輕松簡單的事情,每天除了要看奏折,還要處理朝堂內外大大小小的事情,這讓四爺和十三爺不敢有一絲的懈怠。

    比起四爺和十三爺苦逼的生活,遠秀和弘晟他們的小日子過得非常逍遙舒服。四爺在監國,內務府那群奴才可不敢少了寶晟園的東西。

    康熙老爺子他們一群人在路上走走停停,差不多走了一個月才到蒙古。

    在這個月里,弘晟寫了兩封信給老爺子都是由小黑送的。小黑快又準地把弘晟!晟的送到老爺子的手里。

    梁九功每次看到小黑來送信,都會覺得不可思議,誰能想到黑雕會送信。最重要的是黑雕很聰明,從來不在白天人多的時候把信送給老爺子,而是等到天黑晚上把信送到老爺子手中,這樣它就不會被其他人發現,非常的安全。

    小黑是天空的王者,不僅非常聰明,做事還非常小心謹慎。

    這一天,蒙古草原上舉辦訓鷹大賽。

    康熙老爺子被請作為這次比賽的裁判,給參加比賽的勇士做公正的判斷。

    “呼和巴日,朕有一個小孫子有一只黑雕,十分的凶猛厲害。”老爺子想到小黑,就忍不住想要炫耀一番。

    “哦,皇上的孫子也會訓鷹嗎?”跟康熙老爺子說話的是長相粗獷,身材魁梧的蒙古親完。

    “他不會訓鷹,但是黑雕很听他的話。”老爺子簡單地跟呼和巴日說了下弘晟和小黑之間的事情。

    “朕可沒有說大話,可惜朕那個小孫子太小,這次沒辦法帶他過來,不然就讓你看看黑雕是怎麼听他的話。”

    呼和巴日知道老爺子是不會騙他,但是他沒有親眼見到,還是表示懷疑。!“皇上,臣從來沒有見過黑雕自願臣服人。”他們蒙古勇士想要馴服一只鷹,不僅要花好幾年的時間,還要請訓鷹高手指導。“就連我們蒙古的訓鷹高手都沒法讓黑雕甘願臣服。”

    “你還別不信,朕的這個小孫子就有這個本事。”康熙老爺子並沒有因為呼和巴日的懷疑感到生氣,“等你看到了就會知道。”

    “皇上,您下次再來蒙古一定要把您這個小孫子帶來,讓臣開開眼界。”

    “沒問題。”

    老爺子並沒有責怪兩個兒子丟人現眼,畢竟在訓鷹方面,蒙古人的確是高手,無人能及。

    這場比賽最後的勝者是一位二十歲的年輕人,是呼和巴日的小兒子。老爺子很大方,賞賜了不少東西給呼和巴日的小兒子。

    訓鷹比賽結束後,就是慶功宴會,草原上又變得熱鬧起來。

    老爺子帶著幾個兒子和蒙古親王父子幾個喝酒聊天,喝得盡興的時候,老爺子還和蒙古親王唱起了蒙古曲子。

    老爺子和呼和巴日在宴會上沒!沒有多待,很快就離開了,把空間留給年輕人們。

    皇上的大帳里,老爺子和呼和巴日一邊喝著茶,一邊聊蒙古草原所有部落的一些情況。

    呼和巴日對康熙老爺子忠心耿耿,一直幫老爺子注意其他幾個部落的情況。呼和巴日告訴老爺子,最近一段時間有兩三個部落有異動。這三個部落之前和準格爾有點(關guan)系。

    康熙老爺子听了後,一張臉沉冷了下來,眼神變得十分冷厲。

    就在大帳里的氣氛變得冰冷壓抑的時候,小黑從外面飛了進來。

    呼和巴日一眼就注意到小黑,驚得猛地站起身,一雙眼驚奇地盯著飛進來的黑雕。這只黑雕體型有十五寸上,渾身黑(色),但是腦袋卻是白(色),十分的英武!

    “小黑來了啊。”康熙老爺子朝小黑招了招手。

    小黑飛到老爺子的面前,任由老爺子解開它爪子上的信件。

    “這只黑雕就是!朕的小孫子養的。”老爺子一面打開從小黑爪子上解下來的信件,一面對呼和巴日說道,“朕那個小孫子讓他的黑雕給朕送信。”

    “讓黑雕送信?!”呼和巴日一張粗獷的臉上寫滿了吃驚,“這……”黑雕竟然還能像信鴿一樣送信,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朕的小孫子身上有一個神力能讓猛禽猛獸听他的話,朕的兩只神犬第一次見到他,就跟他十分親熱,還十分听他的話,你要是看到了一定會驚訝。”康熙老爺子看了一眼站在桌子上的小黑,笑著說,“朕當時也不相信他能讓黑雕送信,結果還真的被他做到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啊?”如果黑雕能送信,那他們部落之間的通信就會方便很多。

    “皇上,您的小孫子是一個神奇的人啊。”呼和巴日對老爺子的小孫子充滿好奇,真想見一見。

    老爺子看完弘晟的信,隨後拿起筆寫了回信。寫好信後,綁在了小黑身上。

    小黑拿到回信後,就毫不猶豫地飛走了。

    呼和巴日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真的不敢相信。

    “皇上,您這個小孫子叫什麼,今年多大?”

    “是老四家的兒子,名叫弘晟,今年三歲,乖巧懂事、聰明靈秀。”

    “三歲?!”呼和巴日又被震驚到了,“三歲的孩子竟然能讓一只黑雕乖乖听話,!又能讓黑雕送信,這……”呼和巴日感覺自己在听神話故事。

    “以後有機會朕把弘晟帶給你看看。”

    “臣一定要看看。”

    遠在京城郊外寶晟園的弘晟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嚇得四爺都緊張擔心起來。

    “不是,應該是皇瑪法想我了。”弘晟揉了揉發癢的鼻子。

    四爺心里還是不放心,吩咐甦培盛去叫葉太醫。葉太醫被四爺留在寶晟園,留著給遠秀和弘晟母子倆用。

    一听弘晟很有可能受風寒了,葉太醫背起藥箱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認真地給弘晟把了把脈。

    “四阿哥肝火有些大,臣開一副方子給四阿哥調理下。”

    四爺說道︰“良藥苦口。”

    “我就是上火,不用喝藥吧。”弘晟錘死掙扎中。

    “四阿哥還是喝藥比較好。”

    葉太醫開好方子後,就告辭地退下了。

    很快,小豆子就把煎好藥的送來了。葉太醫知道弘晟不能吃苦,就讓小豆子在藥里放了些山楂和冰糖在里面。

    在四爺親自的喂食下,弘晟苦哈哈地把這碗藥喝了下去。

    “小黑應該把信送給皇瑪法了。”

    “阿瑪你終于相信小黑能送好信了啊。”他之前讓小黑送信的時候,阿瑪還說他胡來。

    “相信了。”四爺真的沒想到黑雕能像信鴿一樣送信。

    “小黑,明天上午就能回來了。”皇瑪法去蒙古要走一個月,但是小黑飛回來只要一晚上。至于信鴿,也要飛幾天才能把信送到。

    果然如弘晟所說的那樣,小黑在第二天上午就飛回來了,也帶回了老爺子的信。

    老爺子在信里寫到他這幾天很忙,還寫了昨天在蒙古草原舉辦訓鷹比賽。

    弘晟听說還有訓鷹比賽,很想去看看,也想帶小黑去參加。

    等到晚上,小黑吃飽喝足又休息好後,飛到了紫禁城找到了四爺。

    四爺親自把他的信綁在小黑的腿上,並且交代小黑一定要送到康熙老爺子的手上。

    小黑沒有搭理四爺,等四爺綁好信後,它就拍拍翅膀飛走了。

    又到了晚上,康熙老爺子見小黑又來了,心想弘晟這孩子肯定是想他了,結果打開信件!件一看是四爺寫來的。

    等看完信,老爺子的一張臉變得陰沉如水,眼神變得冷厲深沉,隨即就把信件拿到蠟燭上燒掉了。

    老爺子寫了封回信給四爺,又讓小黑送了回去。

    等小黑把老爺子的回信送給四爺後,弘晟就沒有再讓小黑送信,而是讓小黑在寶晟園里好好休息。!

    老爺子在蒙古呆了一個月,十二月初的時候回到了京城。他一回到京城就把四爺夸贊了一番,夸他在監國期間處理政事處理的非常好,隨後就封四爺為“雍親王”了。

    封完四爺為雍親王,老爺子又封了八爺為廉親王。

    四爺和八爺被封為親王,在朝堂上造成的轟動可想而知。一瞬間,朝廷上的局勢又(發fa)生了變化。

    比起四爺,文武百官們更喜歡溫文爾雅的八爺。一時間,八爺風頭大盛,而且壓過了直郡王。

    對于四爺這番作為,很多人看不懂。不過,康熙老爺子對四爺的做法很滿意。

    弘晟發現他阿瑪封王後,他額娘就有些郁郁寡歡了。

    遠秀看了看弘晟,幽幽地長嘆一口氣︰“你阿瑪被封為雍親王,那麼就代表小年糕要來了。”傳說中四爺最愛的女人要登場了,她能不擔心嗎?

    “小年糕?”

    遠秀緊著眉頭,語氣沉重︰“年羹堯的妹妹,大名鼎鼎的年貴妃,傳說四爺最心愛的女人。”

    ~~~~~

    “額娘,就算年羹堯的妹妹馬上就要進府,你擔心什麼?”在弘晟看來年羹堯根本不足為懼,更何況他的妹妹。

    遠秀白了一眼弘晟,沒好氣地說道︰“小年糕可是傳說中四爺最愛的女人,她生下的兒子也深受四爺喜歡。歷史上如果不是她的兒子夭折,哪還有弘歷什麼事情。”

    “額娘,你是擔心這個小年糕進府後就被阿瑪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擔憂阿瑪為了她和她的兒子拋棄我?”直男的弘晟終于t他額娘的擔憂。

    “兒子,你可別小看女人的枕邊風。”遠秀惆悵地嘆了口氣,“我還擔心小年糕生下的孩子不會夭折了,畢竟弘暉和弘昀如今也活得好好的。”

    “額娘,以你的本事,你會讓小年糕爬在你的頭上嗎?”弘晟挑高眉梢,“以我的本事,你以為我會讓小年糕的兒子爬在我的!

    八福晉先跟著八爺去了暢春園,給皇上和太後娘娘請安。至于良妃娘娘,她並沒有來暢春園。自從良妃被封妃後,就變得越發低調,整天呆在自己的宮里,不輕易出門。這暢春園,良妃娘娘一次都沒有來過。

    老爺子對八爺夫婦的到來有些意外,畢竟沒兩天八爺就要跟著去北巡。不過,兒子和兒媳婦來給他請安,他也不會拒之門外。

    八福晉和八爺請完安後,就去隔壁的寶晟園。

    八爺夫婦倆一早去了暢春園一事,四爺早就收到了消息。他原本以為只有八福晉一人會來,沒想到老八也跟著來了。

    八福晉他們走進寶晟園,就被園內精美絕倫的景(色)驚(艷yan)到了。

    “這個園子真不錯。”八福晉贊嘆道,“景(色)真美。”

    听出八福晉(艷yan)羨的語氣,八爺對她溫柔地笑了笑︰“你要是喜歡,等過段時間我跟皇阿瑪也要一個園子。”八爺這話說的非常輕描淡寫,但是又充滿篤定。好像對他來說,朝康熙老爺子要一個園子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八福晉听著八爺這句話,並沒有什麼反應,不過還是對八爺笑了笑︰“好啊,那我等著。”八福晉在心里皺了皺眉,這段時間八爺深受萬歲爺的重用,在朝中的權勢越來越大,這讓八爺變得越來越自信,同時也越來越……這園子就那麼幾個,這麼多爺中只有太子和直郡王有。弘晟能要到園子,是因為皇上寵愛弘晟這個孫子,但是八爺要的話,萬歲爺怕是不會給。

    遠秀只是一個格格,八爺是不可能去拜訪一個格格的。如果是福晉,身為弟弟的八爺是要去拜見四嫂的。

    八爺直接去找四爺,而八福晉去見遠秀。

    八福晉見到挺著大肚子的遠秀時,先是怔了怔,和其他人一樣她以為弘晟的生母是個絕(色)美人,沒想到卻是一個姿(色)一般的女人。隨後她眼底浮現出一抹羨慕,看著遠秀的肚子應該有六七個月了吧。

    “見過八福晉……”遠秀正準備給八福晉行禮,畢竟她的身份只是一個格格,見到八福晉是要正兒八經的行禮。

    八福晉連忙伸手扶起她,“你懷有身孕就不要行禮了。”

    被扶起的遠秀,眼中閃過一抹訝異,“謝八福晉。”

    八福晉扶著遠秀坐了下來,旋即伸手(摸Mo)了(摸Mo)遠秀的大肚子,“幾個月呢?”

    “六個多月了。!。”

    月白端來茶,雙手恭敬地遞到八福晉的面前︰“八福晉請用茶。”!”

    八福晉伸手接過茶盞,優雅地呷了幾口。

    遠秀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八福晉,她曾經見過八福晉。八福晉長相明(艷yan),是所有福晉中容貌最為出(色)的一個。但是八福晉一直板著臉,給人感覺很高傲,不好接近。

    見遠秀一直沒有說話,八福晉放下手中的茶盞,對遠秀溫和地笑了笑︰“我這次來拜訪,主要是想見見弘晟。”

    “見弘晟?”遠秀一臉驚訝,難道真的像兒子說的那樣八福晉想他呢?

    提到弘晟,八福晉的神(色)變得更加柔和了︰“我很喜歡弘晟這個孩子。”

    遠秀听到這話,一時間驚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呢。

    “弘晟乖巧懂事又聰明伶俐,你真的很有福氣。”

    遠秀察覺出來了,八福晉這話說的充滿羨慕,這讓她非常吃驚。不過,她很快想到八福晉與八爺成親多年,卻一直沒有(懷huai)孕生子。

    “你這一胎是阿哥還是格格?”

    遠秀不覺得抬手(摸Mo)了(摸Mo)自己圓滾滾的肚子,臉上浮現母(性xing)溫柔的笑容︰“是個女兒。”

    “女兒也很好。”她已經不奢求自己能生一個阿哥,她卑微的祈求老天爺能賜給她一個女兒。

    “弘晟想要妹妹。”

    “那弘晟一定很高興。”

    遠秀笑著說︰“高興壞了,已經給他妹妹取好(乳Ru)名了。”

    “(乳Ru)名叫什麼?”八福晉好奇弘晟會給他妹妹取一個什麼樣的(乳Ru)名。

    “嬌嬌。”遠秀覺得嬌嬌這個小名字很不錯,難得兒子取名技能在線。女孩子嘛嬌嬌柔柔的最可愛。

    “很不錯的(乳Ru)名。”八福晉和遠秀聊了一會兒弘晟後,就開始問起遠秀在懷弘晟的時候吃了什麼,做了什麼。

    遠秀被八福晉問得莫名其妙,不過她很快明白八福晉是什麼意思。她萬萬沒想到八福晉是來找她取經的,不過她懷弘晟的時候並沒有特意吃什麼,也沒有特意做什麼。

    八福晉听了後,只能在心里感嘆遠秀是個有福氣的女人。

    遠秀瞧著八福晉一副好像很失望的樣子,在心里猶豫了一下,試探(性xing)地開口︰“八福晉,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你說。”

    “那些民間偏!方最好不要相信,更不要吃,大多數都是騙人的,吃了還會損害身子。”遠秀真心實意地建議道,“你不如找個大夫好好調理身子。”

    “我找過了,大夫說我!我宮寒不容易有孕。”

    “宮寒也可以治好啊,只是調理的時間有些長。”遠秀說道,“還有你不能心急,越著急越不容易懷上。”還有一點,遠秀不好意思跟八福晉說,畢竟他們不熟。如果想要(懷huai)孕,那個啥的姿勢也很重要。

    八福晉也不想著急,但是她的歲數越來越大,會變得越來越懷有身孕。

    “八福晉還是要放寬心。”歷史上的八福晉也是沒有子嗣的。

    果然,她沒有這個福氣。

    遠秀見八福晉又變得失落起來,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呢。

    遠秀發現八福晉說起弘晟的事情時,整個人變得非常溫柔,這……還真是像兒子說的那樣,八福晉竟然真的是喜歡他啊!

    八福晉這次來主要還是看看弘晟,所以就留在遠秀這里用了午膳,一直等到弘晟下午回來。

    “給額娘請安,給八嬸嬸請安。”

    “弘晟來,讓八嬸嬸看看。”

    弘晟剛走到八福晉身邊,就被八福晉抱在懷里。八福晉不像德妃娘娘那麼熱情,矜持地(摸Mo)了(摸Mo)弘晟的頭,輕聲細語地關心問弘晟讀書讀得怎麼樣。

    遠秀坐在一旁,看著八福晉對她兒子的關切,心情有些復雜。八福晉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只能說她兒子的魅力就是大,連八福晉都被萌到了。

    八福晉和弘晟說了一會話後,就跟著八爺離開了寶晟園。

    “八福晉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她上輩子演的清宮劇里,八福晉都是氣勢凌人、高冷傲慢的人。今天接觸的八福晉,雖然表面上還是有些高冷,但是也有溫柔的一面。不過,從八福晉偶爾流(露)出的神(色)來看,八福晉心里!怕是很苦,尤其是在子嗣上面。

    “額娘,我都跟你說八嬸嬸不是壞人。”

    四爺看向遠秀,“她和你說了什麼?”

    “她好像是來向我取經的,問我在懷弘晟的時候吃了什麼,做了什麼。”

    “我看著八福晉是想要一個孩子,實在沒有辦法之下才來找我的。”對于這點,遠秀真的愛莫能助。

    四爺諷笑一聲︰“老八想要一個出生高貴的嫡子。”

    “難怪八福晉這麼著急,不過這種事情是急不來的。”

    “以後不要見她了。”四爺今天和八爺呆了大半天,生生地被八爺惡心到了。從小到大,四爺就不喜歡心思重的八爺。

    “老八耍聰明耍我頭上來了。”對于八爺夫婦倆的拜訪,四爺一開始並沒有太過反感,即使他們在朝堂是對手,但是好歹是兄弟。八爺來找四爺,如果只說一些生活瑣事,四爺倒不會覺得惡心。可是八爺呢,和四爺說話話中有話,還一次次試探四爺,弄得四爺心頭的怒火直起。這還不止于讓四爺像吃了一只蒼蠅惡心,八爺跟四爺聊起弘暉、弘昀、弘晟,明面他夸贊四爺三個兒子都非常優秀,實際在挑撥離間。

    遠秀和弘晟面面相覷,看來八爺把四爺氣的不輕啊。

    今天見到遠秀後,八福晉徹底死心了,認命地接受她沒有福氣這件事情,不再對懷有身孕一事保佑任何幻想了。

    在康熙老爺子出發去北巡的前一天,張英被四爺請到寶晟園,安排住在墨香閣里。

    老爺子出發去北巡那一天,不少人來到暢春園。這次隨行去北巡的人很多,老爺子差不多帶走了朝堂上的一半文武百官。

    吉時一到,老爺子率領著浩浩蕩蕩的一群人出發了。

    等送走老爺子後,四爺回到寶晟園仔細叮囑交代了!一番事情後,這才返回紫禁城,開始他的第一次監國。

    好在老爺子這次沒有帶走張廷玉和李光地。有他們兩個在,就不會出現什麼大亂子。不過太子一黨和直郡王一黨,以及八爺一黨的重要大臣都被老爺子帶走了。

    監國不是一件輕松簡單的事情,每天除了要看奏折,還要處理朝堂內外大大小小的事情,這讓四爺和十三爺不敢有一絲的懈怠。

    比起四爺和十三爺苦逼的生活,遠秀和弘晟他們的小日子過得非常逍遙舒服。四爺在監國,內務府那群奴才可不敢少了寶晟園的東西。

    康熙老爺子他們一群人在路上走走停停,差不多走了一個月才到蒙古。

    在這個月里,弘晟寫了兩封信給老爺子都是由小黑送的。小黑快又準地把弘晟!晟的送到老爺子的手里。

    梁九功每次看到小黑來送信,都會覺得不可思議,誰能想到黑雕會送信。最重要的是黑雕很聰明,從來不在白天人多的時候把信送給老爺子,而是等到天黑晚上把信送到老爺子手中,這樣它就不會被其他人發現,非常的安全。

    小黑是天空的王者,不僅非常聰明,做事還非常小心謹慎。

    這一天,蒙古草原上舉辦訓鷹大賽。

    康熙老爺子被請作為這次比賽的裁判,給參加比賽的勇士做公正的判斷。

    “呼和巴日,朕有一個小孫子有一只黑雕,十分的凶猛厲害。”老爺子想到小黑,就忍不住想要炫耀一番。

    “哦,皇上的孫子也會訓鷹嗎?”跟康熙老爺子說話的是長相粗獷,身材魁梧的蒙古親完。

    “他不會訓鷹,但是黑雕很听他的話。”老爺子簡單地跟呼和巴日說了下弘晟和小黑之間的事情。

    “朕可沒有說大話,可惜朕那個小孫子太小,這次沒辦法帶他過來,不然就讓你看看黑雕是怎麼听他的話。”

    呼和巴日知道老爺子是不會騙他,但是他沒有親眼見到,還是表示懷疑。!“皇上,臣從來沒有見過黑雕自願臣服人。”他們蒙古勇士想要馴服一只鷹,不僅要花好幾年的時間,還要請訓鷹高手指導。“就連我們蒙古的訓鷹高手都沒法讓黑雕甘願臣服。”

    “你還別不信,朕的這個小孫子就有這個本事。”康熙老爺子並沒有因為呼和巴日的懷疑感到生氣,“等你看到了就會知道。”

    “皇上,您下次再來蒙古一定要把您這個小孫子帶來,讓臣開開眼界。”

    “沒問題。”

    老爺子並沒有責怪兩個兒子丟人現眼,畢竟在訓鷹方面,蒙古人的確是高手,無人能及。

    這場比賽最後的勝者是一位二十歲的年輕人,是呼和巴日的小兒子。老爺子很大方,賞賜了不少東西給呼和巴日的小兒子。

    訓鷹比賽結束後,就是慶功宴會,草原上又變得熱鬧起來。

    老爺子帶著幾個兒子和蒙古親王父子幾個喝酒聊天,喝得盡興的時候,老爺子還和蒙古親王唱起了蒙古曲子。

    老爺子和呼和巴日在宴會上沒!沒有多待,很快就離開了,把空間留給年輕人們。

    皇上的大帳里,老爺子和呼和巴日一邊喝著茶,一邊聊蒙古草原所有部落的一些情況。

    呼和巴日對康熙老爺子忠心耿耿,一直幫老爺子注意其他幾個部落的情況。呼和巴日告訴老爺子,最近一段時間有兩三個部落有異動。這三個部落之前和準格爾有點(關guan)系。

    康熙老爺子听了後,一張臉沉冷了下來,眼神變得十分冷厲。

    就在大帳里的氣氛變得冰冷壓抑的時候,小黑從外面飛了進來。

    呼和巴日一眼就注意到小黑,驚得猛地站起身,一雙眼驚奇地盯著飛進來的黑雕。這只黑雕體型有十五寸上,渾身黑(色),但是腦袋卻是白(色),十分的英武!

    “小黑來了啊。”康熙老爺子朝小黑招了招手。

    小黑飛到老爺子的面前,任由老爺子解開它爪子上的信件。

    “這只黑雕就是!朕的小孫子養的。”老爺子一面打開從小黑爪子上解下來的信件,一面對呼和巴日說道,“朕那個小孫子讓他的黑雕給朕送信。”

    “讓黑雕送信?!”呼和巴日一張粗獷的臉上寫滿了吃驚,“這……”黑雕竟然還能像信鴿一樣送信,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朕的小孫子身上有一個神力能讓猛禽猛獸听他的話,朕的兩只神犬第一次見到他,就跟他十分親熱,還十分听他的話,你要是看到了一定會驚訝。”康熙老爺子看了一眼站在桌子上的小黑,笑著說,“朕當時也不相信他能讓黑雕送信,結果還真的被他做到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啊?”如果黑雕能送信,那他們部落之間的通信就會方便很多。

    “皇上,您的小孫子是一個神奇的人啊。”呼和巴日對老爺子的小孫子充滿好奇,真想見一見。

    老爺子看完弘晟的信,隨後拿起筆寫了回信。寫好信後,綁在了小黑身上。

    小黑拿到回信後,就毫不猶豫地飛走了。

    呼和巴日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真的不敢相信。

    “皇上,您這個小孫子叫什麼,今年多大?”

    “是老四家的兒子,名叫弘晟,今年三歲,乖巧懂事、聰明靈秀。”

    “三歲?!”呼和巴日又被震驚到了,“三歲的孩子竟然能讓一只黑雕乖乖听話,!又能讓黑雕送信,這……”呼和巴日感覺自己在听神話故事。

    “以後有機會朕把弘晟帶給你看看。”

    “臣一定要看看。”

    遠在京城郊外寶晟園的弘晟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嚇得四爺都緊張擔心起來。

    “不是,應該是皇瑪法想我了。”弘晟揉了揉發癢的鼻子。

    四爺心里還是不放心,吩咐甦培盛去叫葉太醫。葉太醫被四爺留在寶晟園,留著給遠秀和弘晟母子倆用。

    一听弘晟很有可能受風寒了,葉太醫背起藥箱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認真地給弘晟把了把脈。

    “四阿哥肝火有些大,臣開一副方子給四阿哥調理下。”

    四爺說道︰“良藥苦口。”

    “我就是上火,不用喝藥吧。”弘晟錘死掙扎中。

    “四阿哥還是喝藥比較好。”

    葉太醫開好方子後,就告辭地退下了。

    很快,小豆子就把煎好藥的送來了。葉太醫知道弘晟不能吃苦,就讓小豆子在藥里放了些山楂和冰糖在里面。

    在四爺親自的喂食下,弘晟苦哈哈地把這碗藥喝了下去。

    “小黑應該把信送給皇瑪法了。”

    “阿瑪你終于相信小黑能送好信了啊。”他之前讓小黑送信的時候,阿瑪還說他胡來。

    “相信了。”四爺真的沒想到黑雕能像信鴿一樣送信。

    “小黑,明天上午就能回來了。”皇瑪法去蒙古要走一個月,但是小黑飛回來只要一晚上。至于信鴿,也要飛幾天才能把信送到。

    果然如弘晟所說的那樣,小黑在第二天上午就飛回來了,也帶回了老爺子的信。

    老爺子在信里




如果喜歡《 大清皇孫日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