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暴君今日仍未廢後(九)

暴君今日仍未廢後(九)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霽摘星低眸, 微微後退一步躬身行禮,雲袖低垂,他的發絲散亂,只唇角透出一點靡麗、不合規矩的殷紅來︰“臣不敢。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你都敢拒絕孤了, 又有什麼不敢的?

    盛重靈微微抿唇, 神(色)頗為不悅,但他倒沒有直接發怒, 而是冷顏錮住了霽摘星的手, 便將他往馬上帶。

    帝王的氣力出乎預料的大,又頗通技巧,只一攬少年的腰身, 便似能將他輕易拎起來似的。霽摘星也只察覺足尖離地,他是練過輕功的, 身子骨也輕,下意識配合起來,只見那衣擺翻飛間, 少年已騎于馬上。

    這匹馬正是全身流火的照夜獅, 既是名馬又通人(性xing),經方才本能對危機的感應, 與對(強qiang)勢一方的臣服。此時不僅不劣(性xing)地要將人甩下去, 甚至還乖乖地再多承載了一人。

    盛重靈也隨之翻身上馬, 兩只修長的手越過霽摘星,扯緊了韁繩,似不經意地將少年攬在懷中。

    他神(色)自如, 只是在踫到那樣的柔軟觸感時,瞳(色)還是微微沉下去。

    原來與人親近,是這樣舒服的一件事。

    盛重靈倒也沒有想多,只不過是想騰出一只手來,將懷中人往自己的方向按得更靠近些,又有些忌憚會把霽摘星嚇住。在眾目睽睽下,還是忍了忍,一甩韁繩,竟是一聲厲喝縱馬疾馳而去,將宮人和皎蓮妃都拋在身後了。

    馬蹄飛快,這樣疾馳奔去,真如同四肢踩著流火。

    皎蓮妃面(色)微白,終是按捺不住地、踉蹌地站起身來,因為方才跪得太猛而酸軟的膝蓋,傳來一陣抽搐,差些便讓她又跌跪回去。

    而皎蓮妃起身後的第一步,便是要喚出一旁的馬兒,也追上那樣疾馳而去的兩人——然後便被帝王貼身的侍衛給攔住了。

    他們跟了盛重靈十五年,自然也知揣測聖意,現在的帝王就是不願讓他們跟進才對。

    “皎蓮妃,這是陛下之令。”侍衛恭敬上前道,對這位妃子也有些許說不出的同情。

    帝王要寵幸哪位後宮,又何嘗是一個妃子能決定的呢。

    皎蓮妃听出他言語中的警醒之意,也停住了要上馬的動作。

    微微被風掀動的衣擺下,(露)出她潔白手腕上的紅印。

    ……難道帝王,便能這樣隨心所欲地掠人嗎?

    她的眸眼通紅。

    這個時候,盛重靈已經帶人跑出極長一段路程,隨著呼嘯的風聲,周邊景(色)越來越暗,濕潤的冷風吹拂而來,讓那柔軟的衣料都緊緊貼合著身軀。馬速慢了下來,再加上盛重靈有意為他遮擋下風,霽摘星總算能開口,而不是一偏頭,便被灌的滿嘴的風了。

    “陛下。”霽摘星的聲音在馬上,還顯得有些含糊不清,“……您要帶臣去哪里?”

    明明是這樣含糊音調,盛重靈卻一下捕捉到了。

    他也沒有確切的目的地,所以盛重靈停了下來,一手下意識地便環上了霽摘星的腰。

    少年的身形修長柔韌,剛好能攬進懷。所帶來的是極其充裕的滿足感——並非□□上的,而是一種心靈上的滿足感。

    而霽摘星只覺得這位君王的掌心,似乎比先前更要灼燙許多。而他甚至懷疑,帝君今日是不是發高熱,燒糊涂了,才做出這樣一樁又一樁的糊涂事來。

    “星君。”盛重靈喚他的封號,分明也是一般平淡的語氣,卻莫名有種在耳邊摩挲的低沉感,“要是想相馬看馬,和孤在一起,孤能護你周全,讓你盡興。可要是和旁人……”

    他低低嗤笑一聲,盡是輕蔑意味。仿佛在嘲諷皎蓮妃只會讓霽摘星受傷,不值一提。

    霽摘星︰“……”

    他總覺得有何處不對。

    照夜獅又提步緩緩而行,盛重靈的手臂,更圈得緊了一些。半晌問道︰“你左手傷勢可還疼?”

    霽摘星折自己手腕,本便用了巧勁。雖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但他的情況也就和(脫tuo)臼差不多,這時老實答道︰“太醫看過,已經大好,不妨礙事。”

    盛重靈又道︰“該賞。”

    便又陷入沉默當中。

    霽摘星很快便調整好心態,準備硬著頭皮問道,陛下為何如此看中臣……便听盛重靈忽而再次道︰“今日之事,是孤的錯,孤不應當放你受為難中傷。”

    霽摘星微怔,對盛重靈的話有些沉默。就皎蓮妃那些爭寵的手段而言,實在當不得這樣的詰問,便又听盛重靈道︰“是應該給你放些權了。你想從棲星殿,搬進鳳君宮,還是……”

    那鳳君宮,是歷屆以來的皇後居所。霽摘星幾乎是背後都有些發涼,下意識打斷帝王的話,語氣誠懇︰“臣難堪大任,如何能搬進皇後居所?”

    他側過身,便見帝王面上,帶著一些莫測的笑容︰“……還是想搬進孤的靈台殿。”

    “看來星君的選擇倒很篤定,也很迫不及待——”

    霽摘星:“……”

    霽摘星像是一下都被抽(干gan)精力,有氣無力地微微抬手行禮,像個沒有感情的復讀機︰“臣難堪大任。”

    盛重靈看著他長而細密的眼睫微垂,不知有多乖的模樣,偏偏說出來的話,卻總是要惹他生氣。便一俯身,當即(吻wen)住了少年殷紅的唇,仗著霽摘星不敢拒絕,撬開他的唇瓣,極深地纏綿(吻wen)入。分開時還輕微摩挲了一下,將那柔軟一瓣唇,蹭的更是沾血般的紅,這才松開道:“星君還是不說話的時候,要可愛些。”

    霽摘星︰“……”

    他已經開始深刻反省了,這一世與上一世,有什麼不同,為何盛重靈的態度也相差這樣大。

    畢竟盛重靈是掌握實權的帝王,要對他虛與委蛇實在犯不上。而霽摘星本身也孑然一身,無利可圖。

    不……要說可圖,那便是他的臉了。

    或者也並不是他的“臉”,而是曲清星的臉。

    原劇情線中的霽摘星抑郁而終,不願意踏出棲星殿一步。生怕哪一日被帝王想起,受了寵信。

    他那張曲清星的臉,自然也沒有出現在盛重靈面前過。

    ——難道是劇情的力量如此(強qiang)大,能讓盛重靈在見到“曲清星”的一瞬間,便崩了人設,一見傾心?

    可是哪怕是在原本的劇情中,曲清星也是絕對主動的那一方,對溟靈君王傾慕不已,追的百折不撓,才換來盛重靈對他的默許認可。

    即便只是這樣一個微小的猜測,卻也讓霽摘星原本被激的生出些許漣漪的心,平靜許多了。

    他依舊柔順地斂眸道:“是。”

    心中卻已經想著,是否要冒險一搏,冒著被追緝的風險逃出皇宮。

    盛重靈敏銳地察覺到了霽摘星態度的變化。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皺眉。

    作者有話要說︰  誤會很快就會解開,星星要掉馬啦!

    今天居然只有2k,我要奮起了,




如果喜歡《 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