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暴君今日仍未廢後(八)

暴君今日仍未廢後(八)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娘娘請去,”霽摘星的神(色)輕和,眼睫微微一斂,便任誰都生不出要拒絕他的心思來,“我在這處等著陛下和娘娘。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皎蓮妃雖然想和他在一處,但到這種詭異時刻,也沒有偏要勉(強qiang),微微咬唇道︰“好。”

    那些守在馬場外的宮人,倒是都提著燈,恭敬地躬身靠過來,以血(肉rou)之軀為霽摘星遮蔽著寒風。影綽燭光映在少年面上,可見他一片瑩白面頰,和被淡(勾gou)勒出的雋美五官。

    宮人們似乎捱得更近了些,極靜謐下,都能听見心髒跳動之音,極具私心。

    而皎蓮妃雖未帶著蓮花殿的貼身宮人,守衛在馬場的太監,倒也是被她一手調.教出來的,此時機靈地開路,旁邊還有數位侍衛虎視眈眈地跟在她身後,如芒刺在背。

    隔著數米,皎蓮妃便看見那位帝王一頭妖異白發,俊美卻冷淡至極的面容。也不知為何,她心中失了那灼熱的奉迎意味,倒是有些害怕起來,五米之外,便停下步伐,盈盈地行禮道︰“皎蓮妃見過陛下——”

    還未說完,便覺那充滿惡意的目光,萬分厭惡地落在己身,一下竟是膝蓋酸軟,重重跪在地上。

    盛重靈道︰“縱馬傷人,你的膽子倒是很大。讓孤刮目相看。”

    在皇城之中,帝王的耳目鷹犬無處不在,盛重靈要想知道事情頭尾脈絡,自然也是很輕易的事。

    皎蓮妃心知不妙,但溟靈帝王的怒意,也實在超乎她所預料。只一息之間,眼中便積聚上了淚意,憐憐道︰“妾身知錯。”

    她可見那玄(色)衣袍,微微拂動,向自己走來。立定之後,那上首的帝王威壓,愈加鮮明。她低垂著頭,只覺脖頸酸軟,如同將被凶獸獵(殺sha)的野物,竟是動也不敢動。

    只是(身shen)體雖然僵硬,連血液都仿佛被凍結停滯,但皎蓮妃的神智卻前所未有的清晰,腦中轉得飛快——陛下為何如此震怒?

    大概是君王雖不理後宮之事,但一個妃子想要謀害他另一位後宮,卻是對帝王威嚴的挑釁。想清之後,皎蓮妃以為找到癥結,想從此處告饒,保證絕不再犯;卻察覺喉間突然一涼,帝王的雪面刀正捱在她的頸項旁。她的喉頸下泅出一道血線,只再深一些,便像能將她整顆頭顱,都摘下來。

    連她的淚意,都剎那間止住了,無聲無息。

    “你說,孤是要斬斷你一只手,”高高在上的君王,便這麼俯視著她,像是獸類般要將人吞噬的眸,沒有半點感情可言,“還是要你的命?”

    “……”

    冷汗自她頰邊流下,皎蓮妃的心一點點沉了下去。

    而這個時候,霽摘星也終于按捺不住,向馬場內走去。

    他的耳目比普通人而言,自然更靈敏一些。而他方才所站的地方,是能听見溟靈帝王和皎蓮妃交談聲所能及的最遠之處,已經足夠他將那些隱約的聲音納入耳中,補全細節。

    霽摘星這個時候不得不出面。

    哪怕他推測的也和皎蓮妃的猜測一致,帝王是不允威嚴被冒犯而憤怒,但要光從表面上看……倒好像是陛下要為自己出氣一般。

    皎蓮妃若因此受了重罰,只怕他們方才結成的“(聯lian)盟”破裂,還是小事;要是日後溟靈帝王會因此後悔,卻將這賬算在自己身上——不管是哪個方向發展,都不是霽摘星想看見的後果。

    這個時候他絕不能縮在後面,以為事不關己了。

    大概因為他的模樣氣質在人群中顯眼,人人皆知他是剛被冊封的星君,一路上倒也沒侍衛攔他,只被盤問幾句。宮女手中的燭盞在風中撲朔不定,霽摘星冷白的膚,烏黑的發,都被燈光映的染上一點暖意。

    他也隔著遠遠的,便看見了那位帝王。

    只心中第一時間冒出的想法,居然是溟靈帝君看起來,實在太高了一些。甚至沒將注意力放在那十分妖異的白發上。

    一般這樣接近兩米的身高,難免便會顯得(身shen)體不太協調,又或者有些含(胸xiong)弓背,但那人終是帝王之姿,比例和諧,既不顯壯碩也不顯過分清瘦,身形修長。只拿刀的時候,皎蓮妃在他眼前,都好似一只兔團似的微微瑟縮。

    霽摘星為自己忽然而來的詭異比喻,覺得有些不合時宜。

    他被面前幾個太監和宮婢掩住身形,這個時候卻也撥開眾人,向前走去,低聲道︰“請陛下恕罪,臣亦有錯,有意挑釁娘娘,不識大體……”

    霽摘星以往,當然是沒跪過任何人的。只是這個時候略微猶豫,卻也掀開衣擺,正欲跪下請罪——便被人半扶住了。

    或者說是鉗制住雙手。

    不是那類客氣式的攙扶,霽摘星真正是如何也動彈不得。覆在他手腕上的一雙手掌沉穩有力,指節奇長無比,掌心帶著高熱,甚至像要將他的手灼傷一般的熱。

    霽摘星下意識抬頭,望向這樣一雙手的主人。

    “……”

    溟靈帝君也看著他,眸(色)微沉︰“……”

    盛重靈實在不好形容,他方才听見霽摘星聲音時的瞬間感受。

    明明他最怕的,便是在星君眼前(露)出他癲狂凶戾的一面,但偏偏他要(殺sha)人的模樣,卻叫霽摘星給撞見了。那一刻他心下微沉,差點連刀都未曾拿穩,墜于地面。

    只是眼見霽摘星要在眼前跪下,他還是扔了那刀,面無表情地先扶住了人。

    入手的一截膚,異常細膩柔軟,略顯冰涼。

    盛重靈想到眼前人溜出去練劍的新婚之夜,唇瓣微抿,又將手扣緊了一些。

    十分清 的手腕,他一手便能鎖住。

    原來男子的手,也能瘦成這樣的嗎?

    那仿佛要擇人而噬的目光,實在太古怪了一些。霽摘星鴉羽般的眼睫微垂,沉默了片刻,還是選擇先開口打破這樣古怪的氛圍︰“陛下。”

    “你是在替她求情?”

    仿佛剛剛的出神不存在一般,盛重靈迅速接上霽摘星的話。他面上雖未有什麼神情變動,但霽摘星卻偏偏微妙地察覺到了帝王心情的惡劣。

    而且雖然盛重靈的話,總體而言沒什麼錯,但是霽摘星總覺得有些古怪。

    “並非是為皎蓮妃求情,只是臣亦有錯處……”

    他還未說完,便被面前的君王粗暴打斷。盛重靈問他︰“你能有何錯處?”

    霽摘星張嘴欲言,那白發的帝王卻忽然俯下.身來——霽摘星自然也不矮,但是比起盛重靈還是有些差距的。而這個時候,那張俊美冰冷的面容捱近,霽摘星還來不及後退反應,便被牢牢抵住了唇。

    柔軟的唇被輕輕覆蓋,那滋味實在美妙無比。

    連盛重靈都未曾想到,星君哪怕身上是冷的,唇瓣卻也依舊溫軟。

    原本霽摘星就是要開口說話的,唇瓣未如何閉合,這個時候便正巧方便盛重靈的唇舌侵.入,吮入他的唇中。

    而盛重靈原本只想輕輕捱這麼一下,讓那張唇說不出讓自己不悅的話來。這個時候卻是徹底沉溺進去,恨不得狠狠(勾gou)動那舌,百般輕佻,讓霽摘星與自己一般,都全情投入。

    深(吻wen)之間,不少瞥進這一幕的宮人,都紛紛垂下了眸。連那些貼身的侍衛都背過身去不敢再看,內心驚駭無比。

    唯一還在盯著這纏綿(曖ai)昧的、令空氣都升溫的一幕的,便只有皎蓮妃了。

    她的目光死死盯著兩人交纏的唇,看著盛重靈更深的(吻wen)進一點,而霽摘星好似呼吸都急促許多,偶爾少年頑抗地偏開唇,便很好看見他被(吻wen)的殷紅的唇,似涂抹著一點鮮血般,麗無比。

    皎蓮妃的喉結微微滾動,那雙細長的鳳眸里,出現了極其濃郁的妒忌意味,還有與之伴生的,對那另一人的厭惡,和恨不得取而代之。

    幾乎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以為皎蓮妃定然恨極了星君。

    便是皎蓮妃自己,都覺得她應當是記恨那個狐媚星君的。

    但是她此時此刻,卻也只想一嘗那殷紅的唇角,想試試看少年是不是真的一被親,便要喘不過氣來。

    連她也說不清,是更嫉妒誰了。

    這個深(吻wen)實在漫長的有些過頭了,以至于最後緊盯著的皎蓮妃,也垂下眸來,指尖在掌心緊掐出一道月牙印。

    又是許久,霽摘星才被松開,他雖極力平靜,但是那微微急促低沉的喘息聲,還是泄出一點不平常的意味來。

    而霽摘星此時想的事,除了對溟靈帝王舉動的莫名,更多的還是想到,讓皎蓮妃看到了方才那幕,恐怕現在她正厭恨自己。他們的(聯lian)盟還未成立多久,就被陛下生生拆散了……

    盛重靈發覺霽摘星的出神,略微惱火地擋在他面前,抬起他的下巴道︰“你沒有錯,既是孤……”他微微一頓,將“所愛之人”的說辭,換了個說法,“孤所喜之人,你的對錯,便只能由孤來定。”

    陛下親口所賜的寵愛。

    霽摘星︰“……”

    他覺得,不止是與皎蓮妃的(聯lian)盟破滅了,和後宮諸妃的表面情誼,都要破滅了。

    作者有話要說︰認真的和小天使說對不起,然後請個假!28-30號是我畢業答辯時間,這段時間事情比較多,所以決定日更3k以上,有時間就多寫,每天12點前更,就沒有第二更了!等我答辯結束後再恢復日兩更~

    還有521,發521個紅包,祝小天使天天開心=3=




如果喜歡《 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