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暴君今日仍未廢後(六)

暴君今日仍未廢後(六)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霽摘星這個時候, 便很想拱手一言道:那便不要了,霽某心領娘娘一番心意。

    但他若今天不解決,只怕皎蓮妃明日、後日、大後日,還能用各種不同的借口將他喊來。也好在這位娘娘連為難人的法子, 都這樣直白地顯得有些幼稚。

    霽摘星便提步向前走去, 他今日恰好穿的也是勁裝,便于行動, 雲流下擺隨著他的動作輕拂而起, (露)出筆直修長的小腿來。

    眼見那張蒼白卻俊美的面容離得越近,皎蓮妃微微睜大了眸,仿佛全身都被那股肆意接近的氣息錮住, 無法掙(脫tuo)。她的睫羽微微一顫,才發現那少年竟然是掠過她, 向前而去——

    是馬場的方向。

    皎蓮妃竟有些許氣結。

    這狐狸精方才對他做了什麼!

    她也收了那些微的動搖,自軟轎上下來,兀自跟上, 身後綴著一群侍女搖扇。

    皎蓮妃沒有說謊, 她要“贈”給星君的馬,都是一等一的千里寶駒, 只是既然是寶駒, 也當然是(性xing)烈之馬。若不是浸淫此道多年馬師, 恐怕踫都踫它不得。

    眼前被牽來的馬,一匹周身流火,須鬢皆紅, 蜷曲的鬃毛細密,名“照夜獅”;一匹為雪白皮毛,馬身如有雲紋,十分神異,喚“追星雲”。

    還有一匹,還要馬師牽著,看上去體格偏健碩些,嘴中嚼著馬草。這馬為青白(色)澤,瞳仁清澄,馬尾有一擺沒一擺地晃著,看著很懶怠。

    它的名字沒其他兩匹來的巍巍,只叫做“小青”。

    霽摘星便朝著小青而去,舉手間便順走了馬師手中馬料,喂到這馬匹嘴邊。

    小青偏過頭看他一眼,好似要確認那手中草料夠不夠新鮮般,紆尊降貴地咬了一口。

    負責訓馬的蓮花殿太監,頗為緊張地瞥了小青一眼,目(露)猶豫,像是不知該不該警醒眼前的貴人莫踫這匹瘋馬。便見娘娘目(露)凶光地瞪他一眼,似是示意退下。

    皎蓮妃走上前來,似笑非笑道︰“星君選中的,可是這匹?”

    霽摘星道︰“嗯。”

    驕傲美麗的宮妃彎了彎唇,渾不在意地想到,果真這狐狸精沒眼光……或者說,太有眼光了。

    “那能不能將‘小青’帶走,便看星君的本事了。”皎蓮妃緩緩說道,只是那嘲弄的笑意,再看到霽摘星喂完草料,撫弄了一把小青的皮毛,便翻身上馬,微微牽扯韁繩控馬時,便僵住了。

    霽摘星微夾馬腹,便見青白駿馬雖然很不甘願地頻頻扭頭,但還是馱著身上的人,走了兩步。

    ——這馬原本,當然是沒這麼乖覺的。只是霽摘星每天拿著樹枝當劍,要將內力灌輸于脆弱枝(干gan)當中,也練的純熟了。或許他的內力不算深厚,但若算上掌控力,卻是極其精妙頂尖的。

    此時他正將內力灌輸于韁繩之上,便也是隱隱制約這馬匹各處命脈,才讓這匹瘋馬都乖順下來,只敢甩甩馬尾。

    它相貌頗具偽裝的憨實,哪里想到踫上的人類,也是個看著清 君子,實則不折不扣的狠人。

    黑發的少年安穩立于其上,細風拂面,他雲白(色)的袖擺滑下,(露)出一截極其凝白的膚,和修長漂亮的手。霽摘星牽著韁繩,神(色)沉靜,那一剎那的風姿與(艷yan)麗,甚至讓皎蓮妃微怔。

    然後在回過神來後,便愈加羞惱了。

    霽摘星騎在馬上,鴉羽般的眼睫垂下,輕聲道︰“多謝娘娘。”

    皎蓮妃倒當真未想到,這星君招帝君喜歡,連著這瘋馬、烈馬,都對他這樣乖覺討好。

    一時之間,便也覺得腦中沖上股熱意,三兩步上前,翻身上了通體赤紅的照夜獅,冷笑道︰“可不是騎在馬上,便能叫做馴服了的。”

    她也一夾馬腹,狠拉韁繩,听著那馬匹嘶鳴洪亮,半身高懸而起,已經掙開了馬師的牽掣。

    皎蓮妃道︰“你要帶走它,便先和本宮比一比,誰能先跑到馬房之中。”

    這里距馬房約莫五里之遠,要比快慢,確實很能看出真功夫。

    只那馬師微微一怔,大氣不敢喘地望向皎蓮妃。

    ……他怎麼記得,娘娘還尚未馴服照夜獅?

    可不等他詢問,便見皎蓮妃已馭馬而去。她身手矯健,便是女子,也絕不輸男子半點風姿,可馬師卻覺得渾身發寒起來。

    娘娘馭馬,似乎騎得太快了一些。

    霽摘星只是牽著小青,他看著赤馬疾馳,微微輕蹙了蹙眉頭,也夾馬追上。

    小青的名字雖俗,看著體型也普通,但是這馬速竟是極快,一下便趕上了還先它一步狂奔的照夜獅。

    霽摘星身負武功,目力便也極好,一下便能看見皎蓮妃下頜的冷汗,滴滴積匯而下,神(色)蒼白。她死死攥著編繩,手中還拿馬鞭威嚇,可那照夜獅卻偏偏越跑越猛,以至于她的雙腿甚至還有些發抖。

    在皎蓮妃計劃之中,該如此難堪危機的,該是那星君才對,怎麼、怎麼變成了她?

    尤其是這個時候,皎蓮才想起,墜馬不僅是讓人受傷,甚至是有可能身亡的,心中一時也驚懼起來,深恨自己的沖動。

    風呼嘯而來,都如同刀刃一般,刮在女子的面頰上,就在她疲憊地拽不住韁繩時,忽然便听到身後傳來一聲極清晰果決的命令聲︰“松手。”

    那低沉音(色)仿佛有著奇特的魅力般,皎蓮妃一下听令,松開韁繩,只是那一瞬心中也滋生出濃郁的絕望之感,如同與(死si)亡無盡相接。她見一道身影自身旁掠過,接住了她,猛地滾向一旁地面,減緩了沖擊力。只是皎蓮妃還是被這忽然間的變故,砸得(胸xiong)口沉悶,腦中都渾噩一下。

    皎蓮妃若出了事,恐怕這馬場中的人都逃不過,便是連霽摘星,也要受下牽連。

    只是這個時候,他也絕不能顯現武功,只能用最危險的方法。

    落地之時,霽摘星倒是拿內力護住了心脈肺腑。

    只是他充當了皎蓮妃的人(肉rou)墊子,受到的沖擊力不可謂不大——女子雖然輕,但是這一下壓下來,卻也足夠去了他半條命。

    等皎蓮妃從渾噩驚恐中清醒過來,便見到被她壓著的霽摘星,緊閉著眼,眼睫微微顫動著,面(色)蒼白如雪,虛弱的好像一抹魂魄般能隨時散去。

    剛剛也是這個少年,從馬背上救下了她。

    她一下子,嗓音都顫得厲害︰“你、你有沒有事?”

    霽摘星沒有回答。

    皎蓮妃又有些慌,那些隨行的宮婢太監,這時才趕過來。

    她跪坐起身,卻不敢踫霽摘星一下。

    霽摘星也只是疼過那麼一下,便緩過來了。他撐起身子,忽而斂眸,不動聲(色)地卸掉了自己一只手,苦笑道︰“……手好像不能動了。”

    恐怕皎蓮妃再怎麼刁蠻,這事一出,也該好好自省一下,少找他麻煩了。

    霽摘星也正好想借著這個養傷的借口閉門謝客,以防其他妃子也找上門來,安心在棲星殿練劍。

    但面前的女子卻好似被嚇得花容失(色),含淚要來踫霽摘星的衣袖——

    霽摘星無奈地道︰“娘娘,授受不親。”

    皎蓮妃道︰“你我都是宮妃,有什麼授受不親?”她雖然是這麼說,卻好像才發現霽摘星是個男子般,扭捏地退開了一點,又怒斥身旁宮婢,太醫如何還不來?

    一陣兵荒馬亂。

    皎蓮妃在馬場宣太醫的事,也被送到了溟靈帝王的案牘之上。

    內務大太監認為後宮妃嬪受傷乃是大事,低聲稟告,說完皎蓮娘娘墜馬之事,安靜片刻。過了半晌盛重靈才問道︰“馬如何?”

    大太監︰“……”

    大太監頭更低了些,答道︰“已經馴服,並無大礙。”

    畢竟是千里良駒,皎蓮妃又是愛馬之人,不會將良馬當做普通驚了主子的牲畜看待。

    大太監頓了頓又道︰“星君殿下也在那處,是他救下了皎蓮娘娘,只是折了一只手。”

    他的本意,原本是想為那梁國的皇子邀功,哪知盛重靈的神(色),頓時變得暴戾陰沉起來,手中那支白玉筆,也被他頃刻間折斷。甚至在外界之力下,碎成了齏粉。

    “你方才說些什麼。”

    大太監一下驚心,不知說錯了哪點,跪下時冷汗直淌︰“奴、奴說……”

    “他受了傷。”

    盛重靈此時根本想不到,霽摘星應當是會武功之人,為什麼會這樣輕易地受傷。

    只覺得心中暴戾恣睢,滿是不可抑制的殘忍又狠絕的心思,如同回到他初至戰場那次,只剩滿心(殺sha)意。

    只有那一點心疼意味,讓他還像個人,而不是野獸。

    溟靈的帝王離開了寢宮。

    作者有話要說︰  看到評論說要成萬馬迷了嗎(?)過分了過分了,有畫面了,,




如果喜歡《 非典型求生欲[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