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065︰夜深人靜孤男寡女啊∼

065︰夜深人靜孤男寡女啊∼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祥雲鎮只有一個燒烤攤,在老車站的對面,這會兒剛過十點,外出吃宵夜的人不少,有本地的年輕人,也有過來旅行的游客。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這里再來一打啤酒。”

    老板娘樂呵呵地應了客人,扭頭對新來的店員說︰“小林,三號桌一打啤酒,你送過去。”

    新來的店員不愛說話,她點了點頭,放下抹布,搬了一箱冰啤到三號桌。

    三號桌上是一群年輕的“社會青年”,年紀看著都不大,七個小伙子湊齊了五種發色,還有一個是平頭。

    林禾苗把酒放下,剛轉身,圍裙的帶子被人拽住了。

    “小妹妹。”

    是一個黃頭發的男人,就暫且稱呼他為黃毛。

    黃毛臉上生了痘,皮膚坑坑窪窪,他眉毛很濃,一挑一挑的,手指勾著圍裙的系帶,眼神很輕浮︰“別急著走嘛,酒還沒幫我們開呢。”

    林禾苗轉過身去,從兜里掏出開瓶器,動作機械、面無表情地給客人開啤酒,開完酒︰“慢用。”

    黃毛還不松手,一雙三角眼來回地打量她︰“小妹妹,你幾歲啊?”

    小妹妹長得不錯,很甜系,滿臉的膠原蛋白,就是冷了點,眼楮里像裝著一潭死水,目光無神,有些呆滯。

    她把圍裙脫下來,不要了,對老板娘說︰“到十點了。”

    十點之後,老板娘的兒子會過來接她的班。

    黃毛抓了空,圍裙掉地上了,他摸了摸下巴,對狐朋狗友們說︰“小妞挺個性的。”

    狐朋狗友都起哄,敲碗的敲碗,吹口哨的吹口哨。

    老板娘在這條街上開了幾年店,也知道那群青年心思不正,她把今天的工錢結給了林禾苗,故意大嗓門地問她︰“你爸來了嗎?不是說要來接你嗎?”

    林禾苗愣了幾秒鐘,點頭︰“來了,在對面等我。”

    “那你快去吧,別讓你爸等久了。”

    “哦。”

    林禾苗出了店,往馬路對面走。

    可那黃毛色迷心竅不怕事兒,和旁邊的平頭哥們兒交換了個眼神,兩人一起悄無聲息地跟上去了。

    老板娘剛要去阻止,被丈夫拉住了,丈夫對她搖搖頭,用嘴型說︰“得罪不起。”

    老板娘也猶豫了,看了看路對面,見往來的路人很多,也就沒有管了。

    街上往來的路人是很多,但越往老公路那邊走,人煙越少。路燈亮著,微風襲來,樹影婆娑。

    四周越來越安靜,安靜到林禾苗听見了後面的腳步聲,她沒有回頭,直接往前跑。

    後面的人在追。

    她拐了彎,走進一條巷子里,巷子兩邊都是人家,趁人沒有追上來,她迅速躲進兩戶人家中間的窄道內。

    里面燈光照不進去,很黑,她摸著牆走到底,然後蹲下,抱住膝蓋。她不敢大聲喘氣,牙齒不自覺地咬緊,耳邊全是風聲,被放大了無數倍,凜凜寒風穿過她的脖子,像鋒利的刀刃,刮著皮膚上的冷汗。

    人來了,他也進來了……

    林禾苗屏住呼吸,撿起地上的一塊磚頭,那個不斷靠近的人影離她越來越近,一團黑色從頭頂壓下來,她突然站起來,舉起手里的磚頭——

    “林禾苗。”

    磚頭掉在了地上。

    她手還在發抖︰“程及……”

    寬厚的手掌從黑暗里伸過來,落在她肩上,輕拍了一下︰“是我。”

    她把手上的汗擦了擦,抱住他。

    程及本來想推開她,發現她還在發抖︰“怎麼了?”

    林禾苗緊緊抓著他腰上的衣服,大口地喘氣︰“我腿軟了。”

    程及避開她的腰,把手放到她後面,沒有摟實︰“怎麼怕成這樣?是不是我嚇到你了?”

    他出來是尋人的,路過這條巷,遠遠看見個影子,挺像她的,這才追了過來。

    林禾苗緩了緩,平復之後,松開手︰“有兩個人跟著我。”

    “男的女的?”

    “男的。”

    程及舔了舔牙,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抓起小姑娘的手,讓她拿著手機︰“你拿在手里,對著外面的路一直晃,得讓我看到光,知道嗎?”

    她說知道了,拿著他的手機,把光照到他臉上,她看著他︰“要是打不過他們,你就喊我。”

    光落在他嘴角,他在笑︰“喊你能干嘛?”

    她把那塊轉頭又撿起來。

    “我保護你。”

    真傻。

    也是,她才十八歲,這個年紀的孩子還天真單純,手里只要有塊石頭,就敢與世界對抗。

    程及拍拍她的肩︰“保護好你自己就行了,別出去,在這等我。”

    他囑咐完就走了。

    林禾苗抱著磚頭,走到窄道的最邊上,那個位置是她保護自己的同時,能離他最近的地方,她貼著牆,仔細地听動靜,晃著手里的手機,把燈光橫著鋪了一路。

    程及回頭看了一眼晃動的光,確定她依舊安全,然後走出巷子,他看見老公路上兩個男人在張望。

    平頭說︰“我看見她往那條巷子里跑了。”

    黃毛吆喝他一起,說要跟小妹妹嗨一嗨,兩人剛過馬路,被人迎面攔住了。

    黃毛下巴一抬,囂張地問︰“你誰啊?”

    程及摸出打火機,按了一下,一簇藍色的火猝不及防地映進他眼里︰“你老子啊。”

    “找死是吧?”

    黃毛和平頭對視了一眼,兩個人一起上,程及把打火機一合,掉個向,推了一下底部,一層薄薄的刀片就從打火機里露出來了。

    這打火機還是從戎黎那里坑來的,戎黎有一顆高智商的腦子,學了一段時間的機械,就整出了這玩意,不過挺好用的。

    程及懶得浪費時間,一個回旋踢踹中了平頭的肚子,一只手截住了黃毛揮過來的拳頭,把人一扯,拉到近處,打火機在手指間轉了一百八十度,他出手,刀刃抵到黃毛的脖子上。

    被踢到地上的平頭痛叫了一聲。

    “剛剛你們跟著的那個姑娘,是我家孩子。”程及用刀片拍了拍黃毛的臉,“以後要再看到她,管好你們的眼珠子知不知道?不然,”

    他抬起手——

    黃毛立馬驚恐地閉上眼,刀片刮著他眼皮過。

    程及用手抹了一下刀片,推回打火機里︰“不然,老子弄瞎你。”

    話落,黃毛的眼皮上冒出一顆血珠來,他捂住眼楮,大叫︰“啊啊啊啊——”

    “叫什麼叫?”

    程及說這話是很隨意的,但黃毛和平頭都被嚇得不輕,是一聲都不敢再發出來了。

    所以說,惡人就要惡人磨,不遭點社會的毒打,他們還真以為他們稱霸了這條街呢。

    程及把打火機收好,回頭就看見了從牆後探出來的腦袋,他走過去︰“都看見了?”

    林禾苗把手里的磚頭扔掉︰“沒看見。”他不想她看見,那她可以當沒看見。

    “走吧,我送你。”他問,“你住哪兒?”

    林禾苗還拿著他的手機,趕緊跟上去,給他照明︰“菜市場後面的旅館。”

    程及揣著兜,走得慢慢悠悠,地上的影子也慢慢悠悠︰“這幾天都住那?”

    “嗯。”

    他轉頭看她︰“為什麼不去上學?”

    “我得賺錢。”她不是抱怨,就是很平靜地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訴給他,“睡覺要錢,吃飯也要錢,我還要存上大學的學費。”

    別人家的女孩子這個年紀的時候在做什麼呢?

    程及覺得吧,女孩子還是要嬌養著好。

    “平時沒事總上我那晃悠,有事怎麼不來。”他語氣有點訓斥的意思。

    她仰著一張稚嫩的臉,沒有完全長開,樣貌還很青澀,就是眉宇間有幾分與年齡不符的滄桑,有點執拗地說︰“有事才不能去。”

    林禾苗是這樣想的,她現在還太小,給不了他好的東西,但至少不能給他帶去不好的東西。

    她很像程及曾經撿到過的一只小土狗,那只狗身體不好,柔柔弱弱的,一條腿不知道被誰打斷了,他喂了幾次,它就認他當主人了,一見他就搖尾巴,有一次不知道從哪里撿到一張破毯子,它興沖沖地叼過來給他,放下就跑了。後來那只狗不行了,它就藏起來,悄悄地死了。

    真的跟她很像,程及伸手過去,想摸摸她的頭,還沒踫到,她說︰“我到了。”

    程及把手伸回去了。

    林禾苗猶豫糾結了一會兒,小心地問他︰“你要不要進去坐一下?”

    程及看了看旅館的門面,是個很不起眼的店,裝修也很差︰“這里是旅館,”他表情突然嚴肅,“你以後記住了,不能跟男的一起進去。”

    林禾苗似懂非懂︰“你也不行嗎?”

    “我例外。”他直接往里走,“你住哪一間?”

    ------題外話------

    *****

    啵∼




如果喜歡《 他從地獄里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