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十章 小團圓大結局

第十章 小團圓大結局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沙國,一片茫茫的黃沙之中,矗立著一座巨大的宮殿,金碧輝煌氣概萬千。、q⑶5、/ 沙國土地貧瘠,大部分國土都是沙漠丘陵,人民的生活困苦不堪。而從這宮殿的雄偉程度來看,窮奢極欲的帝王們也給人民施加了巨大的負擔。 宮殿最豪華的一間臥室之中,沙國的國王拉特利夫醒了過來,他的左右各有一個還在沉(睡Shui)著的少(女nu)。 想到昨晚和兩個少(女nu)的一場激烈的床第大戰,拉特利夫不禁心滿意足。他年紀輕輕就即位,心氣極高。從登基以來,他就一直在計劃著攻打萊文王國,奪取更豐腴的土地。現在計劃在籌劃中,他只能把對權力和資源的渴望(發fa)泄在女人身上。 從(床chuang)上坐起來,拉特利夫準備召喚近侍來服侍,就在這時,他的目光凝住了,死死的盯住床尾。 一個少(女nu)被拉特利夫的動作驚醒了,看到拉特利夫正望著他處,不禁用柔軟的身日纏上去,然後媚聲說︰“陛下,你在看什麼啊?” 拉特利夫一動不動,對少(女nu)曼妙的(身shen)體沒有絲毫的反應,他的臉(色)變的蒼白起來,臉上出現了恐怖的神(色)。 少(女nu)疑惑的順著拉特利夫的目光去看,然後臥室中就發出一聲尖利的慘叫。 片刻之後,近侍們沖進臥室來,就看到大床之上的拉特利夫嘴唇顫抖,服侍他的一個少(女nu)已經昏死過去,另外一個蜷縮在被窩里,連頭都不敢(露)。 近侍們看著大床床尾的景象,也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床尾處,擺著一顆人頭。近侍們不認識,卻知道能把人頭擺放在這里說明什麼。 他們心中都恐懼萬分,能夠讓外人進入國王的臥室,那是他們最大的失職,只怕昨晚值夜的衛兵都難逃死罪。 不過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拉特利夫並沒有雷霆大怒,而是怔怔的看著那人頭好一會,才嘆息一聲說︰“叫大元帥和丞相來。” 拉特利夫已經認出來人頭屬于仙境島巴內菲商會四大護法之一的禁咒魔法師拉涅利。 他當然知道拉涅利曾經的威名,這個老頭的(強qiang)大在整個大陸是街知巷聞的。可是他的人頭被砍下來,還秘密的送到自己的臥室中,其中蘊含的信號不言自明。 想到對方能夠潛入臥室,就一定也能要了自己的命,拉特利夫不禁脖頸生寒,他頭一次感覺到了恐懼。 當拉特利夫和大元帥以及丞相密談了一次之後,對付萊文王國的計劃就暫停了,而半個月後,一個沙國的外交使團前往了萊文王國,為女王艾瑪送上了一份厚重的生日禮物。在國書之中,也表明了沙國對萊文王國的尊敬和服從。 除了沙國之外,幾乎相隔不幾天,烈焰王朝、矮人磐石王國和精靈王國也都(發fa)生了幾乎同樣的一幕。 那些皇帝和國王們膽戰心驚的看著巴內菲護法的頭顱,明白他們所面對的敵人完全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如果還要命的話,他們自然知道應該作出什麼選擇。 于是就在萊文王國朝野上下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整個阿爾法大陸一下子安定起來,艾瑪女王的權威籠罩在大陸之上。後世的史學家談論到這奇特的變化時,也只能用一些陳詞濫調來歌頌女王的英明,卻不知道原因是什麼。 雖然有學術家也曾經論及拉文霍德有限公司的崛起和巴內菲商會的奇怪消失對大陸政治的影響,當這個論點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好在低調的某人也不回介意這些,他算是完成了一個使命,也算是送給艾瑪的生日禮物,做完了這一切之後,他可以順利的退休了,盡管他才二十來歲。 △△△ 曾經輝煌一時的仙境島經歷了一場大戰之後,沉寂了足有一年的時間。 這一年中,曾經也有幾伙膽大包天的家伙偷偷來到島上,想要看看能否在廢墟之中發現巴內菲商會留下來的財富。 可惜他們上島之後就莫名其妙的失蹤,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們的蹤影。 如此幾次過後,人們給仙境島換了一個恐怖的名字︰凶境島。 不過那次大戰的一年之後,數十艘海船從東海的海灣出發,浩浩蕩蕩的開赴了仙境島,並且在那里停留下來。 船上載著數百名工匠,他們上島之後立刻開始清理廢墟。而船上還帶來了各種工具材料,當廢墟清理完畢之後,這些工匠又開始了建設。 海島的周圍修建起兩個碼頭,沿岸的白沙灘被保留下來,然後種植上椰子樹和各種灌木。在沙灘之上蓋起一排漂亮新潮的小木屋,至于海岸邊,還特別為了安全而留下了一些堡壘。 海島的土地被翻開來,里面被埋下了各種管道,據說等工程完畢之後,海水流進這些管道之後再流出來就會變成能夠引用的(干gan)淨純淨水。如果不喜歡喝水的話,還有椰子和檸檬兩種特別的口味可以選擇呢。 海島中心的平坦地方蓋起了一座堪稱宮殿的豪宅。這座豪宅充分的利用了島上的山巒,把住宅和山洞緊密的聯系在了一起,山中有屋,屋中有山,設計堪稱精妙。 “這是宴會廳,能容納兩百位客人。這邊的通道是通往山底下的酒窖的,溫度常年控制在最適合儲藏美酒的狀態,確保少爺一年四季都能喝到最純正的美酒。”羅賓遜帶著眾人走進豪宅,得意的介紹著其中設計比較獨到的地方。 “酒窖嗎,那可是個好東西啊。”克倫威爾舔舔嘴唇,這家伙最好美酒,已經在琢磨著,是不是找個機會去喬納森的酒窖里偷幾瓶美酒品嘗。 “整個豪宅是以八角形設計的,一層是宴會廳,起居室和會客室,二層是客房和佣人房,三層則是臥房。” “娜娜夫人、艾莉克希婭夫人、奧爾瑟雅夫人、瑪爾琳妮夫人、瑞琪兒夫人、柏莎夫人、喬瑟琳夫人、姬兒夫人分別在三層的八個角上擁有一間豪華的臥室。整個第三層是可以旋轉的,也就是說,每位夫人都能享受到全天候的陽光和海景。” “旋轉的?那是怎麼做到的?”瑞琪兒驚訝的問。 “是我的巴里先生一起設計的。”喬瑟琳的臉蛋紅撲撲的,她是一個機關術的高手,而巴里更是工程天才。 他們在豪宅之中設計了一個巨大的中軸,在中軸里裝滿了寶石,用特別的機械裝置催動寶石吸取仙境島上最豐富的太陽能和地熱能源,從而推動第三層的緩緩轉動。這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能源,只要太陽和地熱存在一天,就不會停轉。 這種巧妙的設計一下子征服了女人們的心,喬納森看她們興高采烈的討論著,心想自己的苦心總算沒有白費。 當初他授意巴里和喬瑟琳設計這樣的八角形旋轉臥室,就是怕厚此薄彼。 有八個老婆可不只是夜夜**那麼簡單幸福,身為男主人,他得協調女人之間的(關guan)系,而且最重要的是,對每一個夫人都要做到公平。 現在房間是旋轉的,每個女人擁有的資源等于是一樣的,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矛盾產生了。否則要是有人鬧起來,那可夠喬納森喝一壺的。 “少爺的臥室和書房在八角形的中間,距離每位夫人臥室的距離都是一樣的。”羅賓遜繼續介紹道。 整個第三層就好像是一個喬納森原本世界里的八卦陣,而喬納森的臥室就是八卦陣的中心陣眼位置。喬納森看著那張設計圖的時候,就想起太陽系里圍著太陽轉的八顆行星了,也算是體會了一把當太陽的感覺。 “除了地上三層之外,地下還有幾個細分的功能區。有供奧爾瑟雅夫人用的毒藥研究室,有供娜娜夫人和艾莉克希婭夫人使用的魔法研究室,其他幾位夫人也都擁有各自專屬的研究室,一應的學習和工作都可以在其中完成。每一間研究室都是獨立和密封的,保證了安全(性xing)和**。”羅賓遜又道。 這是喬納森特別(強qiang)調的,雖然退休了,可如果讓幾個夫人無所事事可不行,萬一她們閑著沒事一起對付自己那可就糟糕了。 戀愛是美好的,偷情是幸福的,可結婚就不一定了。喬納森不相信王子和公主真的就永遠幸福從不吵架的生活在一起,所以他要給未來的婚姻生活留一個余地。 他甚至特別留了一間“娛樂室”,還讓巴里造了幾副麻將。巴里不解那些小方塊有什麼意義,喬納森則神秘的對他說︰“如果你有八個老婆,而她們又很無聊的話,你覺得你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 巴里想了一想,臉就變得如同苦瓜一樣︰“少爺,我很同情你。” 喬納森則詭秘的一笑︰“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就教她們打麻將,我就可以自由了。” 不過這個(殺sha)手 ,他準備等日後必要的時候再用,免得八個女人打麻將,把他這個當老公的給冷落了。 等羅賓遜帶著眾人瀏覽完了整個豪宅,天(色)已經傍晚了,西邊的太陽即將落入大海之中,淡紅(色)的晚霞鋪滿了天際,海面平靜無波,如同一面巨大的蔚藍(色)的鏡面,這景(色)交相輝映起來,讓人心曠神怡,恨不得一輩子都這樣的看著日出日落。 仙境島上的第一頓晚宴非常的豐富,僕人們在佐培爾管家的指揮下,將宴會廳布置的燈火輝煌,島嶼上歡歌笑語不絕于耳。 喬納森享受著美酒佳肴,心情爽快的很,他的目光從一個個如花似玉的老婆臉上掠過︰娜娜天真可愛;艾莉克希婭睿智沉靜;奧爾瑟雅機智俏皮;瑪爾琳妮溫柔嬌美;瑞琪兒外冷內熱;柏莎**;喬瑟琳敏感多情;姬兒縴細修長。 八女可謂是各有千秋各有特(色),回味著和她們之間的種種情事,喬納森也不禁心猿意馬,恨不得立刻找一張大床,和他們大被同眠胡天胡地,也算是完成一個後宮的偉大心願。 喬納森雖然微醺了,也知道目前來說眾女八成不會同意。或許一起生活一段時間之後,他能靠著三寸不爛之舌說動眾女,可目前來看,也許只能一個一個的來寵幸了。 只是不知該從何開始,又如何才能體現公平嗎?難道每天輪換一個嗎? “用擲骰子的方法來選擇應該有趣吧。”喬納森忽然想起鹿鼎記里的韋小寶來,如今喬納森比起韋小寶來,坐擁眾美,富甲天下,不遑多讓,一下子就想起他的典故。 他不就是在一個海島之上,和七位如花似玉的老婆過了一段神仙一般的逍遙生活嗎。而他選老婆侍寢的方法,那可是前無古人啊,而他喬納森要是借鑒過來,可就算是後來者了。 “美的你。”眾女听到喬納森忽然冒出來的自言自語,頓時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了,都不禁輕啐了一口,可心里卻都在想,若是那樣選的話,倒也有趣。 奧爾瑟雅不失黑女巫的本(色),狠狠瞪了喬納森一眼︰“你別做夢了,我們才不會讓你挑來挑去呢。” “嘿嘿……”喬納森慚笑一聲,“那你們說怎麼辦?” “你都欺負過我們了,可娜娜還沒經過人事了,今天是海島生活的第一天,你沒得選擇了,只能和娜娜在一起。至于以後嗎,說不定會考慮你的提議。”奧爾瑟雅說。 其他眾女也都輕笑著,看來都贊同奧爾瑟雅的意見。 喬納森看她們一個個含羞的嬌(艷yan)模樣,心旌搖動,情不自禁,心里想︰好在盜賊寶典上有幾種壯陽藥的記載,不然這些如花似玉的老婆就成了刮骨的尖刀了,幸好幸好。 娜娜還有點糊涂,拉著艾莉克希婭的袖子問︰“老師,為什麼今天一定要我跟老公在一起。” 艾莉克希婭憐惜的(摸Mo)(摸Mo)娜娜的小臉蛋說︰“因為娜娜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了。” 娜娜還有點疑惑,奧爾瑟雅湊過去,在她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娜娜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喬納森看在眼里,心里居然有點忐忑。 等奧爾瑟雅給娜娜面授機宜過後,眾女就擁著喬納森和娜娜,一起來到了布置一新的新房外。 “這樣不太好吧。”喬納森還頭一次的覺得有點害羞,畢竟被七個女人押赴洞房,這在人類歷史上也不多見吧。 “還等什麼啊,快進去吧。”活潑的姬兒推了喬納森一把,把他送進了洞房之中。 喬納森半推半就的和娜娜一起進了洞房,這間豪宅里最大的房間在奧爾瑟雅和瑪爾琳妮的精心裝飾下,已經成為一個美輪美奐的溫馨小屋,滿牆上都掛著手工制作的小掛件,還有幾幅頗有精靈風格的油畫。 一張圓形的大床擺在房間的正中央,那巨大的程度足夠四五個人在上面(睡Shui)。喬納森不禁有了一個邪惡的念頭︰等有機會的時候,把所有的老婆都擺在(床chuang)上,任他胡來,那將是怎樣的良辰美景啊。 娜娜不知道喬納森的想法,有點膽怯的問他︰“老公,我們到底要做什麼啊?” “咳……當然是做一些大人們該做的事情了。”喬納森看著眼前已經出落成一個大美女的娜娜,心中癢癢的,口中也花花起來。 “是不是就是你和老師,還有奧爾瑟雅姐姐她們做的那種事?”娜娜好奇的問。 這回輪到喬納森臉紅了︰“呃……大概就是那麼一回事。怎麼,難道你看到過嗎?” “那倒沒有,可是听她們說過的。”娜娜說。 喬納森心說這些女人也不怕教壞了孩子,可轉念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再看看娜娜那成熟的(身shen)體,這個念頭就完全消失了。他心里想︰讓娜娜了解一點也好,省的我調教的功夫了。 心里這樣想著,喬納森來到娜娜的身邊,拉著她的小手,讓她坐在(床chuang)上。 “娜娜,你覺得這床怎麼樣?”喬納森問。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有些時候是直接霸王硬上弓的,可跟娜娜,他想要循序漸進的慢慢來。 沒想到的是,娜娜伸手開始解開(胸xiong)前的扣子,三兩下就把外衣(脫tuo)掉了,(露)出緊緊裹住雙峰的小衣來。 “你在(干gan)嗎?”喬納森的兩只眼楮瞪的圓圓的,好像兩個大燈泡,目瞪口呆的看著娜娜,實在不知道她怎麼會如此的豪放。 “奧爾瑟雅姐姐告訴我,要(脫tuo)衣服的。”娜娜有點疑惑的看著喬納森說。 喬納森(干gan)咽了口唾沫,眼楮盯住娜娜的雙峰,有點挪不開了。 娜娜見喬納森不說話,繼續(脫tuo)下了外裙和襯裙,(露)出了光潔的雙腿,看起來就好像兩條白蘿卜。 喬納森就好像看到蘿卜的兔子,眼楮有點發紅,嘴唇有點發(干gan),雙手有點發癢,真想一下子撲到娜娜的身上,和她成就好事。 不過喬納森知道這種事情不能著急,尤其是面對對男女之事一竅不通的娜娜,他一定得循序漸進慢慢引導,才能讓娜娜真正領悟其中的精妙和美好。 娜娜又(脫tuo)下了小衣,一下子就(露)出了嫩白的肌膚,還有那不遜(色)于她幾位姐姐的(胸xiong)部。那白白嫩嫩的顏(色)勝過班德拉斯峰頂的白雪,那嬌(艷yan)欲滴的小蓓蕾勝過任何美麗的花朵。 見娜娜還要繼續(脫tuo),喬納森一下子拉住她的手說︰“剩下的我來。” 娜娜听話而乖巧的點點頭,依偎在喬納森的懷里,她的動作相當的笨拙,可在喬納森看來,卻是世間最美好的最甜蜜的動作。他把娜娜摟在懷里,輕輕的在她的發際上親(吻wen)著,一路向下,在她的耳垂上親(吻wen)和吹著熱氣。 娜娜覺得有點癢,輕聲的說︰“老公,很難過呢。” “哪里難過?”喬納森感覺到自己(身shen)體里孕育著的一種火熱,他的(身shen)體已經高高的豎起和堅硬起來,完全進入了備戰的狀態,隨時都要一觸即發。 漸漸的,兩人就親(吻wen)在一起,喬納森貪婪的吸吮著娜娜的丁香小舌,那柔嫩的感覺讓人如飛天外。當喬納森的舌頭接觸到那(胸xiong)前的蓓蕾時,娜娜情不自禁的發出(呻shen)*聲來。 她的(呻shen)*如同黃鶯出谷,又如同布谷鳥報春,喬納森越發的喜歡,親(吻wen)的更加起勁賣力,終于*勃發,將娜娜的最後遮羞布扯下,(露)出她完完整整的(身shen)體來。 喬納森壓在娜娜的身上,劍拔弩張。 “老公,我會怕的。”娜娜呢喃著,如同一只可憐又可愛的小燕子。她的(身shen)體緊繃著,在燈光的照耀下,如同涂抹了一層甜美的油脂,散發著迷人的光輝和甜蜜的氣味。 喬納森用手輕輕的捏了捏娜娜的小臉蛋︰“不要怕,我會好好的疼愛你。” “真的嗎,一直疼娜娜,到永遠嗎?”娜娜揚起頭來,輕聲的問,她的目光如同湖水一般的深遠和寧靜。 喬納森愣了一愣,忽然失笑道︰“是不是奧爾瑟雅教你說的?”他猜想娜娜不會說出這種話來,想必只有那黑女巫有閑情教壞娜娜,讓她為難自己。 娜娜一撅嘴︰“都被老公給看透了,不好玩。” 喬納森哈哈一笑,把她摟緊道︰“放心吧,我會一直疼愛你,直到永遠的。” “真的嗎?”娜娜眨巴著大眼楮問。 “當然了。”喬納森說著垂下頭去,親(吻wen)在娜娜的唇上,兩人的身影在燈火之中融合在一起,構成一幅完美的團圓畫卷。 最新全本︰、、、、、、、、、、




如果喜歡《 極品領主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