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接、接(吻wen)?”

    趙一陽幾個不約而同地想起來, 在討論高考完去不去聚餐的時候,池野直接拒了說不去, 問原因, 說有終身大事。當時他們都以為池野是隨意敷衍兩句,現在看起來,竟然有點像是……真的?

    靠!

    雖然池野高三總是念叨說自己名花有主、有喜歡的人了, 但他們三個觀察來觀察去,哪里像有主?一天二十四小時除了吃飯睡覺全在學習,手機充一次電能用一周,根本不是談了戀愛的狀態。所以他們一致認為這是池野在開玩笑、委婉拒絕人的借口。

    倒回去仔細想,如果真不是借口——

    不科學!肯定有哪里出了問題!

    游戲也沒心思玩兒了, 趙一陽語速飛快,要不是顧忌現在在公共場合, 他非要吼兩聲不可︰“池哥你不夠意思!太不夠意思了!你這叫暗度陳倉!你這叫地下戀!你竟然沒聲沒息憋了個大的, 不對,我們竟然都沒感覺出來!”

    池野一直注意著聞簫那邊的動靜,剛剛听見輕微的“咚”聲,不知道是手里習慣轉著的筆落桌面了, 還是把什麼小擺件踫倒了。他心情好,眼里笑意明顯, 嘴上回答趙一陽︰“是你們瞎還傻, 別甩這個鍋,你池哥不背。”

    見趙一陽還準備說什麼,池野話題一轉︰“考試答案都出來了, 你們對答案估分了嗎?”

    果然,這個話題有奇效,趙一陽暫時撇下“池野竟然談戀愛了”的事,答道︰“當然對了,標準答案剛出來就全對了一遍。數學最後一道的第三問我沒做出來,第二問過程對了一半,後面答案錯了,能拿點步驟分。數學太他媽難了,估計這次要栽上面!”

    許睿接話︰“一樣的,誰還不是呢,數學最後一道的分我差不多只能拿四分,選擇題最後一道也錯了,那道題我明明做過原題!還有物理,最後一題太變態了!出題老師人(干gan)事?”

    上官煜最後開口︰“沒人diss語文的作文嗎?我把材料看了三遍,沒找到切題的角度,這種意識流對理科生太不友好!”

    說完,三個人齊齊看向池野。

    池野雙腿撐開,穿一件白(色)短袖t恤,手臂線條惹眼,他搭在電腦桌上的手指敲了兩下︰“我沒對標準答案,不過跟聞簫對過。”

    趙一陽心急︰“臥槽,那你們兩個這他媽跟對標準答案有什麼區別?結果呢,結果是什麼?”

    許睿跟著急問︰“多少分?”

    池野回答︰“我跟聞簫分數估出來暫時一樣,最後成績下來,總分應該只有一到三分的差距。”

    上官煜也急,(干gan)脆直接朝耳機里問︰“聞簫,你們總分估出來是多少?”

    聞簫話少,之前只安靜听他們聊,被問到了才開口︰“721。”

    一陣極致的沉默。

    最後是趙一陽倒抽了一口涼氣,從齒縫里擠出兩個字︰“我——靠!”

    許睿眼楮發花,手抓著椅子扶手︰“我們做的是一套卷子?你們總分難道八百五?草啊,總分七百五你們考七百二,什麼魔鬼在人間?我根本就不該跟你同台競技!”

    池野出言安慰︰“分數還沒下來,只是估分。”

    上官煜直言︰“估分都很保守,通常往少的估。”

    趙一陽眯眼︰“意思是,實際分數可能更高?這位姓池的同學太欠揍了!兄弟們,錘他!”

    池野大笑︰“還要不要我帶你們上分推水晶了?”

    趙一陽有恃無恐︰“你沒了,還有聞簫!一樣大(殺sha)四方!”

    池野更加有恃無恐,勾著唇朝耳機里問︰“聞簫,你站誰?”

    隔了兩秒,聞簫似乎有些無奈,還是回答︰“你,站你。”

    這句話幾個人都听見了,趙一陽瞪向池野,見不得他N瑟,想再罵兩句,但看清池野的神(色),又先笑了出來。

    池野才復學那段時間,他和上官煜三個都感覺到了池野的變化。不是說長相或者別的,而是整個人透出來的感覺。

    以前的池野張揚,懶洋洋地還有些不正經,休學一趟回來,池野卻明顯沉郁許多,仿佛有什麼精神氣磨沒了,所有的稜角都被撞得鮮血淋灕,再拼不起來。

    可在很深的地方,又像是燃著一團明亮火焰,支撐著池野堅定行走在獨木橋上。

    那時大家都在埋頭準備高考,所有的愛好、鋒芒、情緒都在高考前敗退,每個人的日子都像死水,浸在卷子和書頁里,池野的變化並沒有很突出。

    直到現在。

    直到這一刻,趙一陽才確定,曾經的池哥又回來了。

    一眼往前望,高三的暑假格外漫長,特別是明南附中過于吝嗇,前兩年的寒假暑假加起來都沒這次的長。幾個人沒事做,又窩在網吧里繼續打了幾把小游戲。

    一邊打游戲一邊聊天。

    “說起來,池哥你聚餐沒在,不知道多少(女nu)生傷心失望又難過。就我知道的,都有好幾個準備在散伙飯上跟你告白,還有聞簫也是,你們注定會變成那些女生高中生涯的遺憾!”趙一陽(操cao)縱著游戲人物起跳,一刀砍在許睿身上,“哈哈哈學委對不起了,你血條沒了!我把你看成敵人了,抱歉啊。”

    許睿轉過頭,按鍵盤那只手朝趙一陽做了個中指向上的動作。

    趙一陽停不住話︰“咦,那聞簫呢,你畢業聚餐上,有多少人找你表白?我盲猜兩位數!”

    聞簫那邊傳來“ 啪”的鍵盤敲擊聲,屏幕上,他(操cao)縱的人物一個aoe大招廢了附近所有小怪,之後才听他回答︰“我沒參加。”

    “你也沒去?”趙一陽按鼠標的手一頓,“你和池哥都沒去,哈哈哈,要不是明南和青州隔太遠,我都要懷疑是不是你們兩個悄悄撇下所有人,單獨聚了一次餐——臥槽陛下快救救我,求回一波血,有怪打我,我要跪了!”

    他話音剛落,就發現自己真跪了,屏幕瞬間變成黑白(色),再看(死si)亡記錄︰“靠,池哥你受了什麼(刺ci)激突然秒我?”

    池野(操cao)縱著游戲人物站到聞簫身邊,回答︰“你話太多了。”

    許睿在一旁幸災樂禍︰“哈哈哈,大師,知道不知道,反派死于話多?”

    趙一陽嚷︰“施主們,我是好人!好人!”

    正好有穿工作服的網管從旁邊經過,趙一陽摘了一半耳機把人叫住︰“你好,要一盒維他檸檬茶,冰的。”他又轉頭,“你們要不要喝什麼?”

    上官煜選了瓶礦泉水,許睿挑了橙汁,池野要了一罐加冰可樂。

    等網管走了,池野朝著話筒︰“聞簫,我買了一罐可樂。”

    趙一陽重新把耳機戴好,听見這句奇怪︰“池哥,你怎麼買罐可樂都要跟聞簫又說一遍?我要是聞簫,我煩死你。”

    耳機里面,聞簫沒有說話,奇異的是,池野也沒搭理他。

    趙一陽隱隱覺得不太對——怎麼池哥沒懟他?來不及多想,他(操cao)縱人物一個後跳︰“上官給口血!我才復活又要跪了!”

    那邊加血走位放技能忙得手速如飛,池野(操cao)縱游戲人物站到一棵樹下,不動了,抓了鍵盤旁邊的手機給聞簫發。

    “池野︰午飯吃的什麼?”

    耳機里傳來“叮”的手機提示音。

    立刻,聞簫(操cao)縱的游戲人物也沒了動靜,與此同時,池野收到回復。

    “聞簫︰蛋炒飯。你呢。”

    “池野︰雞蛋面,沒有跟你一起的時候好吃。”

    “聞簫︰你好黏人。”

    “耤A”池野笑罵了一句,又一身松散地靠著椅背打字,“只黏你。”

    “聞簫︰……”

    一串省略號後,聞簫又發了兩個字︰“可以。”

    盯著這兩個字看,池野唇角的笑容擴大,覺得他男朋友確實——非常可愛。

    (摸Mo)魚的兩個人沒一會兒就被抓了現場。

    許睿按鍵盤手指都要斷了,剛歇下一口氣,就發現池野和聞簫(操cao)縱的游戲人物跟卡了似的,一點動靜沒有。再轉過頭︰“臥槽池哥,緊要關頭你竟然在玩兒手機?跟誰發消息呢?”

    池野把手機擱在鼠標旁邊,眼里明晃晃全是笑意︰“當然是跟戀愛對象發。”

    不打擾人戀愛是單身貴族最基本的修養,許睿又問了句︰“那聞簫呢?我剛還以為你們卡了。”

    池野不太正經地先接話︰“他可能也在跟戀愛對象發消息聊天。”

    趙一陽咬著冰維他的吸管懟池野︰“池哥,你以為誰都像你,見(色)忘友,棄我們于游戲中不顧,是吧聞簫?”

    耳機里,聞簫隔了幾秒才答︰“是。”

    然後趙一陽發現,明明被懟了,池野偏偏坐在電競椅上,笑得十分……騷氣?




如果喜歡《 同桌令我無心學習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