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歷史軍事>書頁>目錄> 第129章 傀儡的小主人(18)

第129章 傀儡的小主人(18)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從地浪州前往天風州, 要乘船渡過一片蒼莽海域,名曰覆海。

    海中妖獸眾多,攻擊修士的不在少數。不過以他們一行人的修為, 妖獸不足為懼。

    因與陸漪及飛鳳谷上上下下二十余修士一同出行, 郁儀便沒用招搖的天地一方舟,而是一同上了飛鳳谷商行來往五州的商船。

    商船除卻來往帶貨外,平日也渡人。

    船客上了船、便是一條船上的人, 面對妖獸來襲定要出力,是商行護佑商船的另一個隱藏倚仗。

    “此時臨近天風會, 前往天風州的修士眾多, 這次的航行只會更妥帖。”

    陸漪甩著新得的韻火鞭,點點頭道︰“唔,你心里有底便成。”

    掌管這條商船的元嬰修士和陸漪打包票,自信滿滿︰

    “小姐放心,凌雲宗那位宋長老也在, 有一位渡劫期壓陣, 定然出不了亂——”

    “轟!”

    修士的話還沒說盡,平地突起的炸裂聲將他的話語直接壓沒了。

    “是何人作亂!”陸漪當即目如閃電,一聲嬌喝。

    等她說完,才探明這是位于頂層的第九層客艙傳出的。

    打斗聲綿延不絕, 空中靈力像是被漩渦席卷, 牽引著匯聚到那一處。

    覆海如有感應, 掀起滔天巨浪, 像要把雪白的浪送到天際去。

    船身搖晃。

    不多時, 便有眾多修士沖到甲板上。

    “有妖獸來襲?”

    “嘶——這是怎麼回事?”

    “好像是修士……”

    陸漪的叔父陸別大刀闊斧地走來︰“是宋修士。”

    陸漪一直仰著頭緊盯九層那邊︰“那間房是郁儀的,宋長老瞧著就和氣,恐是有人欺負郁儀、才惹了宋長老發怒。”

    定是這些人仗著郁儀毫無修為、(性xing)子又好,才欺到了她頭上。陸漪很是為發小不滿,拽了拽手中的韻火鞭︰

    “我去幫忙。”

    陸別摁住了她︰“哎?你去作甚,這幾個蠅營狗苟的小人你還怕宋修士應付不來?且等著罷。”

    這倒也是,陸漪想了想,竟然無法反駁。

    說不準她過去了還是添亂呢。

    這樣一想,陸漪就不急著去拉偏架了,反而拿出大小姐該有的模樣,與被驚到甲板上的修士說了說緣由,將人勸回各自客艙。

    而之前跟她保證“這一路上不會有亂子”的元嬰修士,如今都不敢和她對視,一臉苦相,臉還有點腫。

    陸漪覺得好笑,正要開解他兩句,便見幾個黑影兜頭砸下,將元嬰修士驚得一個閃身遁離十尺遠,下一息便將鐵寒木制成的甲板砸得木屑四濺。

    陸漪凝目看去。

    但見里面是三個修士,俱穿著暗(色)衣物,瞧著便是隱藏痕跡身份的打扮。

    一人身材魁梧,手卻只有稚童大小。一人長得尖嘴猴腮,眼楮極大。另一人面容平平無奇,但這份平平無奇反而是最大特點,饒是以過人神識去記他,都記他不住。

    如這般奇詭的相貌,向來與他們的特殊術法、甚至是得到的奇門傳承有關,這類修士並不多見,此時卻見了三個,當真有異。

    陸別洪聲道︰“都死透了。”

    陸漪點頭,此時再想問他們的目的,已然是不成了。

    她揮揮手讓弟子去把人丟到海里喂妖獸,另一邊,宋翩躚與郁儀終于出現,身後跟著銀狐與尹碧。

    郁儀全身被鶴氅裹了個嚴實,海風吹過,鶴氅被風吹起,嬌小的少(女nu)似要隨風而去。

    從前怎麼沒發現自己的發小這麼惹人憐惜?陸漪嘀咕著,確認郁儀無恙後,她再去看宋翩躚。

    但見宋翩躚(殺sha)了三個難纏的對手,卻連身上的法衣都沒亂一絲,著實讓人敬服。

    只是面容微沉,眉眼間一股(艷yan)麗肅(殺sha)之意撲面而來,渡劫無意識的低沉氣壓,讓陸漪渾身靈力運轉都為之一滯。

    定然不止她一人被壓制,因而甲板上眾多修士,反倒無一人言語。

    天高而遠,天海之間,只有浪濤翻滾之聲。

    “在你的船上動手傷人,終究不吉利,少不得要跟你這個主人賠個罪。”海風中,郁儀打破平靜,徐徐道。

    “哪有這般說話的道理,是飛鳳谷防守不力,讓客人受了驚擾才對。”陸漪真情實感道。

    這事本來就怪不到郁儀啊,而且人也解決了,全程沒用他們出力,郁儀賠罪作甚?

    陸漪疑惑間,見郁儀搖了搖頭。

    她微微抬起下頜,(露)出一張巴掌大的臉。風吹起她額上碎發,在漆黑的發絲拂動間,那張臉愈顯蒼白,惹人憐惜︰

    “他們是沖我來的。”

    陸漪一驚︰“這是為何?”

    郁儀還要回她,卻被宋翩躚擋了擋。

    “海上風大。”宋翩躚尾音還挾著未散的冷意,“進去說。”

    是了,郁儀如今多吹吹風或許都要頭疼的。

    陸漪恍然,深感自己不夠細心的同時,也不禁驚嘆宋長老的心細。

    一行人很快轉移到一處整潔船艙中,宋翩躚道明緣由。

    在(殺sha)死這三人前,宋翩躚對他們用了搜魂術,得知他們是從交換信息的暗坊得知了消息。

    消息稱,郁儀從四天宗的知微小境中獲得了了不得的逆天傳承功法,甚至能令她修復經脈,簡直前所未聞,不知她究竟得了多少好處,或許里頭便是仙人傳承,能直送人邁上登天梯。

    那消息中,又細細數了郁儀身揣多少令人垂涎的法器,身畔還有一只未長成的八階妖獸,若是郁儀死了,那傳承、儲物鐲和妖獸,都盡能奪來。

    ——什麼?郁儀身邊有渡劫傀儡?是啊,傀儡自然(強qiang)大,可老虎還有打盹的時候哪,若是偷得了手,大不了(殺sha)郁儀兩次。

    一次,(殺sha)傀儡保命。

    一次,(殺sha)郁儀奪寶。

    郁儀在拍賣會現身,除卻那妖修,只買下五行仙玉膏,這消息登時從五分可信漲到了八分。

    (誘you)惑足夠大時,足以讓人心動。

    名門正派的道修難得手,但修真界手段層出不窮,這三人便是其中三個,約好了一同前來富貴險中求。

    原本他們已用術法瞞過禁制,不成想銀狐驟然發出尖嘯,引來宋翩躚,將三人斬(殺sha)。

    “他們好大的膽子!”陸漪柳眉倒豎,怒不可遏,“可你素來低調,連我都不知道你要靈藥做什麼去,這消息源頭是……?”

    “是凌雲宗內。”郁儀替她補充完沒好說出口的話。

    眾人都看向她。

    眸中有意外,更有疼惜。

    想來,他們都認為,自己看清這里的門道後,該是被凌雲宗傷透了心。

    郁儀輕輕將睫垂下,于是淚剛涌出眼眶,便如清(露)掛在了睫上,要墜不墜︰

    “想來,除了凌雲宗的弟子,也無人知曉我出來是為何事罷。”

    而且,普通弟子還無權得知,說不準,背後害郁儀的便是她親近之人——

    陸漪單單一想,就氣得不輕。

    她本想再安慰發小幾句,讓她別太難過,就見發小窄肩輕顫,嗚咽一聲,埋到了宋長老肩頭。

    只剩一頭裊裊青絲垂落身後,纏綿掛在宋長老身前。

    宋長老眸中沉著些哀情,輕嘆一聲,下巴抵在郁儀發頂,用手扶在郁儀腰間,輕輕撫慰著。

    “……”

    好像沒我什麼事啊?

    陸漪撓了撓後腦勺,試圖和大家對視一眼尋求共鳴,結果發現銀狐早用尾巴遮起了眼,尹碧正聚精會神地垂著頭,仿佛能從桌上看出朵花出來。

    陸大小姐想了想,謹慎做人,將目光投向窗外。

    海景真好啊。

    -

    自打這三修士被丟下船喂魚,宋翩躚便不太敢與郁儀分開。

    因公因私,她都不能讓郁儀處于危險之中。

    但船艙間間狹窄,擺不下第二張床——雖然以宋翩躚的角度來說,和青陸沒什麼分床的必要,但郁儀這邊還不知如何呢。

    本著尊重小姑娘的態度,宋翩躚詢問道︰“你可願我與你住同間艙室?”

    郁儀好像很意外,眸微微睜大了些,手中的竹筷停了下來。

    宋翩躚耐心解釋利弊︰“……若是同住一室,便更穩妥些。”

    “當然,你若不願,也不必勉(強qiang),告訴我便好。”

    郁儀眨了眨眼,(露)出小小的笑,道︰

    “怎會,我們本就是一體的。”

    她低頭,竹筷扒拉著粒粒稻米,語氣悵然︰“只是我許久未與人親近,一時之間不習慣了。”

    郁儀黯然神傷,宋翩躚少不得又哄了哄小姑娘,才讓小姑娘慢慢釋然開懷。

    待到晚間兩人就寢,郁儀方才真正輕快起來。

    海上濃稠靜謐的夜中,宋翩躚的心沒安定多久,眉便輕輕蹙了起來。

    她的臂彎間,纏上了一條柔軟熱燙的手臂。




如果喜歡《 和替身談戀愛[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