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沉迷游戲的中年人(11)(游戲改變科技(三合一)...)

沉迷游戲的中年人(11)(游戲改變科技(三合一)...)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林長遠一直緩了很久都沒緩過來。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那個叫什麼計劃的到底是哪里蹦出來的??

    他長這麼大, 上下兩輩子加起來都沒被紀長澤這樣無視過。

    而一切,都是因為那個什麼計劃。

    他可沒錯過對方一直哥哥哥哥的叫個不停。

    林長遠看了一圈周圍。

    大部分的玩家根本就沒注意這邊(發fa)生了什麼,今天是休息日, 很多學生都來排隊玩游戲機, 有的學生顯然準備沖刺前十,竟然一邊排隊一邊看書。

    自然的, 也沒人注意老板那邊是不是來了個不速之客。

    但今天休息日,看著游戲機的人可不光是紀長澤跟趙計劃。

    王繼軍也在。

    他不認識林長遠,看見對方過來搭話的時候還沒反應過來, 等看完了一整個大戲之後就明白過來了。

    嘖,原來這就是那個吸血蟲弟弟啊。

    果然讓計劃猜對了。

    這家伙居然還真有臉來找長澤。

    他心底懷揣著對林長遠的不屑和看不起,在對方看了一圈詢問自己那個喊紀長澤哥哥的學生是怎麼回事的時候, 故意拖長了音調回答︰

    “他們倆結了(干gan)親,計劃是弟弟, 長澤是哥哥。”

    “這些天兩個人一直膩在一起, 比親兄弟還要親呢。”

    “不過也是,長澤對弟弟那麼好,計劃也那麼乖, 他們兩個當然感情好了。”

    林長遠听的臉(色)鐵青。

    紀長澤居然認了一個(干gan)弟弟?

    上輩子就算是紀長澤最風光的時候沒認(干gan)親, 怎麼這輩子這樣落魄,居然還能有(干gan)親?

    王繼軍看著他難看的臉(色)心里冷笑, 面上依舊一副沒察覺到的模樣, 每一個字都在戳林長遠的心︰

    “長澤可疼他弟弟了,每天都會帶他去吃好吃的,他想學什麼都教。”

    “看的我都羨慕, 這倆兄弟真是不錯。”

    “對了,你問這個(干gan)什麼, 我剛剛看見長澤好像跟你說了一句話,你認識他嗎?我以前也沒見過你啊,不過你們長的還有一點像,難道你們是遠方親戚?”

    林長遠本來就氣的(胸xiong)悶,現在更是差點沒氣暈過去。

    他深呼吸一下,從牙縫里勉(強qiang)擠出聲音︰

    “我是他親弟弟!”

    【親】這個字,還刻意咬了重音。

    然而王繼軍就跟沒听到一樣,只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頭︰“哦……這樣啊,你是長澤別的弟弟。”

    “什麼別的!”

    林長遠太陽穴一跳一跳的疼,恨恨道︰“他只有我一個弟弟!”

    “沒有吧,人家長澤說了,計劃就是他弟弟。”

    林長遠︰“……”

    他深吸一口氣,決定不跟這個一看就沒文化的人說了。

    雖然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錯,導致紀長澤突然蹦出來一個弟弟。

    但是林長遠太了解他大哥了。

    他大哥對著家人最心軟,尤其是如果他裝弱的話,就更加容易得到憐惜。

    就算剛剛被那個小兔崽子橫(插cha)一杠把人拉走了,有著上下兩輩子經驗的林長遠也有自信能從紀長澤手里弄到錢。

    他問︰“他們說的游戲廳是哪個,怎麼走?”

    王繼軍很想讓他哪里來的滾到哪里去。

    但想想趙計劃之前就給他們演練過,如果林長遠找來了他們要如何如何。

    他又不著急趕人走了。

    計劃雖然是他們中年紀最小的,但是論起心眼來,絕對能排名第一。

    讓他氣死這個林長遠!

    這樣想著,他臉上(露)出一個看好戲的笑︰“是龍騰游戲廳,不遠,你就出了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就能看到。”

    林長遠冷著臉離開。

    王繼軍看著他憤憤的背影,呸了一聲︰“氣死你個龜兒子!”

    龍騰游戲廳的確離著這邊不算遠,畢竟整個縣都不是很大。

    林長遠到了地方,先嫌棄了一下游戲廳里因為長期關著門而有些憋悶的空氣,才伸長脖子開始四處尋找。

    很快,他就在一個角落里發現了正在玩游戲的兩人。

    準確的說,玩游戲的只有趙計劃,紀長澤則是坐在他旁邊看著,時不時的教他使用技巧。

    “你先按跳躍再下滑,兩個要一前一後但動作快,這樣就能快點通過了。”

    趙計劃手上快速按著︰“這樣?”

    “對,前面接著跳躍,這關不算難過,接下來就用剛剛這個方法,絕對能過去。”

    趙計劃正點點頭繼續快速動作,突然通過游戲機反光看見了一個人影。

    林長遠?

    他在心底冷笑一聲。

    這個人居然還真有臉跟上來。

    面上,還是依舊一臉認認真真沉浸到游戲里面去的樣子。

    林長遠沒發現趙計劃瞥了他一眼,找到目標的他眼楮一亮,大步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一邊走,一邊對著紀長澤喊了一聲︰“大哥……”

    “誒呀!!”

    趙計劃身子一歪,像是差點摔在地上,還好他手撐住了,這才勉(強qiang)沒摔。

    下一秒,他直接起身扭頭對著林長遠發難︰“你撞我(干gan)什麼?!!”

    林長遠一臉懵逼。

    他剛剛雖然眼楮一直看著紀長澤沒注意旁人,但是也絕對可以肯定自己根本沒挨著人的。

    “我哪里撞你了?我根本就沒踫到你。”

    “你胡說,我就是被你撞下去的。”

    趙計劃一臉憤怒的說完了,想到什麼,臉(色)一變,猛地轉身去看游戲機,果然見到上面游戲已經結束的提示。

    “我的通關!!”

    他仿佛接受不了游戲失敗的事實,慘叫一聲,眼眶一下就紅了︰“你賠我!!剛剛要不是你撞我!我肯定不會輸的!”

    “誰撞你了,我離你那麼遠怎麼可能撞你,你這小孩怎麼睜眼說瞎話!!”

    林長遠此刻壓根沒看出來趙計劃根本就是針對他,還以為是這個小孩自己摔了就隨便抓個人怪罪。

    他十分看不起對方,一看就是個野孩子。

    抬眼就對著一臉不知道想勸又不知道怎麼勸的紀長澤說︰“哥,你看你認識的都是一些什麼人啊!”

    紀長澤一臉的不知所措︰“長遠,計劃也不是故意的……”

    “哥?”

    趙計劃表演時間到。

    只見他先是詫異的跟著重復一句,接著一臉驚訝的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林長遠,然後自然而然的站到了紀長澤旁邊。

    “哥哥,這個就是你親弟弟嗎?”

    紀長澤自然知道他要做什麼,他了然配合︰

    “是啊,我介紹一下,長遠,這是計劃,是我認得(干gan)弟弟,計劃,這是林長遠,是我親弟弟。”

    林長遠冷哼一聲,正要說“你還知道我是你親弟”,就先被趙計劃搶了話。

    “原來是哥哥你的親弟弟啊!”

    趙計劃一臉的“天啊我以前都不知道呢”,接著臉上神情轉變為大度︰

    “既然是哥哥的弟弟,那我就不怪你撞了我還不承認了,哥哥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會包容你的。”

    林長遠︰“???”

    他幾乎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你包容我??”

    先別說剛剛他根本沒踫到趙計劃,就光是對方這個語氣。

    什麼叫紀長澤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

    什麼叫他會包容他。

    整的好像趙計劃才是紀長澤的親弟弟,而他才是(干gan)弟弟一樣。

    他氣的不行,轉而看向紀長澤︰

    “大哥,你看看他!”

    然而

    紀長澤一臉欣慰的笑,還拍了拍趙計劃的手,一副贊賞不已的模樣︰

    “計劃,你這孩子就是懂事。”

    夸完了,他抬頭對著林長遠笑道︰“長遠,計劃都不計較了,你就給他道個歉,這件事就算是過去了,別因為一件小事破壞了我們的兄弟感情。”

    林長遠︰“???”

    林長遠︰“……”

    “我破壞兄弟感情?要我給他道歉???明明是他污蔑我,我憑什麼給他道歉?!!!”

    他上下兩輩子都沒在紀長澤這里受過這麼大的委屈,一時間簡直氣的氣血上涌,滿腦子都是要趙計劃給他低頭︰

    “要我道歉不可能!他給我道歉還差不多!我告訴你紀長澤,你現在就讓你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干gan)弟弟給我道歉!”

    林長遠說完這話之後本以為趙計劃會也憤怒起來跟他對著(干gan)。

    結果沒想到,他一說完,趙計劃張嘴……

    抽泣了一下。

    林長遠︰“???”

    他一臉問號,眼睜睜看著對方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淚,一臉“我好失落我好委屈但是我要懂事”的表情,哽咽著對他說︰

    “對、對不起。”

    林長遠︰“???”

    道歉的這麼快速的嗎??

    但是明明得到了想要的道歉,為什麼他心里一點都沒勝利感反而還總覺得哪里不對?

    事實證明,林長遠的直覺還是挺準的。

    趙計劃的道歉只是一個開始,他後面還有詞呢︰

    “是我不對,我不該計較這些,如果之前就知道長遠哥哥是哥哥的親弟弟的話,我絕對不會生氣的,我不該發脾氣,不該因為游戲輸了就生氣,長遠哥哥,對不起!”

    他越說還越來勁,學著電視上看到的那樣,大大給林長遠鞠了個躬。

    林長遠︰“……”

    明明趙計劃道歉的很誠懇。

    態度也很認真。

    但……他為什麼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

    下一秒,他就知道哪里不對了。

    因為他那個一向對自己包容的大哥已經一臉心疼的扶起了趙計劃。

    然後對著他這個親弟弟皺起眉,一臉不滿︰

    “長遠,明明是你做錯了,你怎麼能反而去逼計劃道歉?他還是個學生,你都這麼大人了,怎麼能這麼小氣跟個孩子計較?”

    林長遠︰“???”

    他直接震住了。

    “你怪我?大哥你為了這麼一個小兔崽子怪我?!!”

    然而以前從來不會對他說一句重話的大哥今天就好像中了邪,臉上的不滿始終沒減退︰

    “你怎麼能這樣說計劃?剛他為了我們的兄弟之情明明不是自己的錯還給你道歉了,你也太過分了吧?”

    “我過分?哈?我過分???”

    林長遠直接給氣笑了。

    “紀長澤你是不是聾?我跟你說我沒踫到他你沒听見??”

    “別吵了,別吵了。”

    眼見兩人越說越生氣,趙計劃仿佛要上前阻攔︰“哥哥你們別因為我吵架。”

    吵吵吵!!

    最好吵到斷絕(關guan)系永不往來氣死那個林長遠!!

    “都是我的錯,哥哥你別跟長遠哥哥生氣了,他可是你親弟弟啊!”

    啊呸還親弟弟,馬上就不是了。

    趙計劃一邊說,一邊往林長遠那邊靠。

    “長遠哥哥,你別這麼不懂事,哥哥他也是為了你好。”

    林長遠本來就一肚子氣,見到這個罪魁禍首居然還來自己面前晃,順手就推了對方一把︰

    “我們親兄弟的事,要你這個外人多管閑事?!!”

    趙計劃差點沒高興的笑出聲來。

    “誒呀!!!”

    只見他慘叫一聲,在紀長澤的眼皮子底下往後一退,結果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後身子倒地,往旁邊滾了兩圈。

    一系列動作可謂是快速無比一條過。

    哀叫的聲音更是真實的像是經過系統培訓一般︰“疼!!好疼!!”

    他倒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右腳︰“好疼啊,我的腳好像摔到了。”

    紀長澤立刻一臉緊張,跑過去扶起(干gan)弟弟︰“計劃??計劃你沒事吧??”

    “哪里疼,我看看。”

    趙計劃壓根沒傷,自然不能讓他看,見紀長澤伸手要去踫自己捂著的地方,立刻又是一聲更大的慘叫︰

    “更疼了!!一踫就疼!!”

    他拉著紀長澤的手臂,可憐兮兮︰“哥哥,怎麼辦,我的腿不會摔斷了吧。”

    “不會的,我馬上帶你去看醫生。”

    紀長澤背起趙計劃就要往外走。

    只是輕輕一推根本沒用力的林長遠一臉懵逼。

    他只是推了一把而已啊?

    怎麼那個誰誰誰就腿斷了??

    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時,他突然發現,被紀長澤背著的趙計劃正扭過頭,對著自己擠眉弄眼的(露)鬼臉。

    一臉陰謀得逞的樣子。

    林長遠︰“!!!”

    “你這個小兔崽子!!裝摔陰我是不是?!!!”

    他大聲罵了一句,上前就去扯趙計劃︰“你給我下來!!下來把話說清楚!!!”

    趙計劃立刻慘叫︰“疼!疼!你別拽我!!哥哥,哥哥救我啊!!”

    啪!!!

    紀長澤騰出一只手重重打在林長遠胳膊上,用力把他放在趙計劃身上的手甩開。

    “林長遠!你能不能懂點事!計劃都因為你摔成這樣了,你還不依不饒?!!”

    林長遠眼看著紀長澤一臉“你怎麼可以這麼殘忍這麼無情這麼無理取鬧”的表情,氣的眼前直發黑。

    “他根本就是裝的!!他剛還一臉得意看我!”

    紀長澤去看趙計劃。

    趙計劃怯生生︰“長遠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歡我,覺得我不是哥哥親弟弟哥哥還對我這麼好,但是你也不能這樣說我啊。”

    他又是一聲啜泣︰“如果你不喜歡我的話,你告訴我你不喜歡我哪里,我會改的。”

    林長遠被他惡心的渾身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他十分厭惡的去看紀長澤︰“大哥,你看見了,你看他這麼惡心的話都說得出口,一定……”

    結果看到紀長澤後,他愣住了。

    因為他大哥居然正一臉心疼的看著趙計劃。

    “計劃,你不用這樣,你雖然是我(干gan)弟弟,但在我心里,你和長遠是一樣的。”

    滿腔疼愛的對著趙計劃說完了這話,紀長澤再扭過臉對林長遠說話時,就沒這麼好的口氣了。

    “長遠,你太過分了,自己先撞人逼計劃道歉,把他摔成這樣還不讓我送他去治療,你現在這麼變得這麼不講道理?”

    林長遠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不講道理?我過分?”

    “紀長澤你是不是瞎???他明明就是裝的!”

    趙計劃適當(插cha)嘴︰

    “長遠哥哥你不要怪哥哥,哥哥只是太心疼我了,哥哥你也不要罵長遠哥哥,他肯定也只是因為單純覺得我這個(干gan)弟弟搶走了他的地位所以在生氣吧。”

    林長遠︰“???”

    你這特麼的是在勸人???

    這根本就是添油加醋火上澆油吧???

    再看看紀長澤已經一臉怒氣的表情就知道,這個油,趙計劃還真的澆成功了。

    “長遠,我知道你從小就不喜歡和別人分享東西,但是我是你哥哥,我不是東西,而且我們現在都這麼大了,也都有了各自家庭,你不能像是小時候那樣讓我不跟別人玩。”

    “計劃是我認得(干gan)弟弟,之前你做的那些計劃可以不計較,但是我不行,你必須給他道歉!”

    林長遠︰“……”

    “你是傻子嗎??他這根本就是在煽風點火你看不出來?”

    趙計劃被他的手指住,立刻一臉驚嚇的往紀長澤身後挪了挪。

    “哥哥,我有點害怕……”

    “不怕不怕,沒事的。”紀長澤在林長遠看傻子的表情下低聲哄了兩句。

    轉而面對親弟弟時,又是一臉失望。

    “長遠,你能不能別再這樣污蔑計劃了,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我、我!”

    林長遠這還是人生第一次憋屈到說不出話來。

    他張張嘴,想說點什麼,又發現好像不管自己怎麼說,都能被這個什麼什麼破計劃給扭曲成別的意思。

    要是以前,他肯定直接扭頭就走。

    但現在……

    想到自己打算買的那套學區房,林長遠深深吸了口氣,(強qiang)行壓下了火氣。

    “大哥,你看著我從小長大,我們可是親兄弟,我是什麼樣的人,你難道不知道嗎?”

    他知道,紀長澤最吃這一套。

    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只要用出這招,紀長澤絕對拿他沒辦法。

    果然,他一說完,原本還滿臉失望的紀長澤臉上神情漸漸猶豫起來。

    不等林長遠高興起來。

    趙計劃又橫空來了一句︰“哥哥,你別生長遠哥哥的氣了,雖然他當爹了還這樣對我一個學生,但是他一定也是因為太在乎你們的兄弟之情了。”

    “我沒(關guan)系的,長遠哥哥是你的親弟弟,為了哥哥你,我不會跟他計較的。”

    林長遠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扭曲了。

    他好不容易壓住的火氣騰的一下就起來了,上前幾步指著趙計劃︰“你這個小兔崽子你!!!”

    “林長遠!!!!”

    紀長澤憤怒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後續(操cao)作。

    這個一向溫良的兄長望向他的視線充滿了怒意︰

    “計劃就算是到了現在都還在幫你說話,你怎麼還一口一個小兔崽子?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就算你是我親弟弟,也輪不到你這樣來對待我的(干gan)弟弟。”

    林長遠一口氣憋在(胸xiong)口。

    “他在挑撥離間啊?!!他根本就是打著勸和的旗號在挑撥我們兄弟的感情!!大哥你看不出來嗎?!”

    當然看出來了。

    但紀長澤選擇裝瞎。

    他皺著眉,滿臉都寫著“對啊對啊我就是什麼都沒看出來”。

    “計劃他才十幾歲,他還是個孩子,他有沒有學到挑撥離間都不一樣,你能不能成熟點,跟這麼一個孩子計較,就算吵贏了,你能好過嗎?”

    吵贏了能不能好過林長遠不知道,但他知道他現在就挺不好過的。

    他簡直要瘋了。

    怎麼都想不通,上輩子到他死紀長澤都沒認什麼(干gan)親。

    這輩子兩人才三十多,怎麼就冒出個(干gan)弟弟來了。

    而且還是這麼一個心機婊。

    趙計劃搓了搓手上的指甲,見林長遠氣的半死偏偏還不肯走,就知道這家伙絕對是有事相求了。

    他心底冷哼,面上則是突然慘叫一聲。

    “媽呀!!”

    果然,在他不懈的努力和父母的幫助下已經把他當成親弟弟對待的紀長澤立刻一臉緊張。

    “怎麼了?”

    趙計劃委委屈屈︰“哥哥我腳疼的更厲害了,好疼啊。”

    說著,他辛苦的彎下腰去捂住自己的左腳。

    紀長澤也跟著一臉擔心︰“不會真的是摔到骨頭了吧?不行我們趕緊去醫院看看。”

    林長遠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突然想到什麼,瞪大眼︰

    “他之前說摔傷的時候捂的是右腳,現在又說左腳更疼!!!”

    發現了對方謊言中的漏洞,他興奮極了。

    “他在說謊!!他在說謊大哥!!”

    趙計劃先是慌了一下,但看了看依舊是滿眼擔心根本沒被林長遠影響的紀長澤,心里又定下來。

    理直氣壯道︰“我本來疼的就是左腳,是吧哥哥。”

    紀長澤當然是繼續選擇(性xing)裝瞎。

    “是啊,計劃之前好像摔的就是左腳啊。”

    發現紀長澤果然在家人面前毫無防備,他說什麼就信什麼,趙計劃心中大定。

    又是一頓白蓮(操cao)作︰

    “長遠哥哥,你就算是不喜歡我也不能說我說謊啊,我們老師教過了,說謊是壞孩子,我可是三好學生剛還考了個成績第一,我怎麼會說謊呢。”

    不等林長遠反駁,他又接著一臉難過的低下頭︰

    “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誤解,哥哥,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長遠哥哥才這麼排斥我誤會我,我真的有這麼糟糕嗎?”

    說實在的,趙計劃簡直犧牲滿滿。

    這些話說的他自己都快吐了。

    但想到這樣做可以幫助澤哥擺(脫tuo)這個吸血蟲弟弟,他又可以了!!

    尤其是在紀長澤溫柔歉疚的安撫了他之後。

    在安撫好了“開始陷入自卑情緒的(干gan)弟弟”後,紀長澤明顯對著親弟弟林長遠的耐心下降了。

    就連說話,都(露)出了些許不耐。

    “長遠,我不想和你耽誤時間,你讓開,我要帶計劃去醫院。”

    林長遠︰“……”

    他臉(色)青了白,白了綠,就像是一個調(色)盤打壞在臉上,那叫一個奼紫嫣紅,好看得不得了。

    在這輩子養出一個少爺脾氣的他很想現在扭頭就走。

    但他的理智還在。

    學區房學區房學區房。

    在心底反復念叨幾聲後,林長遠咽下了心底的憤怒和憋屈,勉(強qiang)在臉上擠出一抹笑︰

    “大哥,你別生氣,我知道錯了。”

    說完,見紀長澤臉上的表情明顯好轉了很多,他松了口氣,知道自己這是賭對了。

    連忙接著忍著心底那一口氣憋屈的說︰

    “可能是我剛剛看錯了吧,我不是故意誤解小……計劃的,他是大哥你的(干gan)弟弟,我就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也會對他好的。”

    喲呵。

    紀長澤看了一臉(強qiang)顏歡笑的林長遠一眼。

    這家伙學的倒是挺快。

    面上,他還是臉(色)漸漸好看起來,點了點頭,一臉“既然這樣那我就原諒你”的表情︰

    “你知道錯了就好,跟計劃道個歉,計劃原諒你的話這件事就算過去了。”

    林長遠臉上那勉(強qiang)擺出來的笑容差點沒裂開。

    讓他跟這個心機小崽子道歉?

    但看看一臉等待的紀長澤,林長遠只能(強qiang)行忍著︰“計!劃!對不起!”

    趙計劃趁紀長澤沒注意,輕蔑的與他對視,一臉的看不起。

    嘴上還說著︰“沒(關guan)系,看在哥哥的面子上,我不會和你計較的。”

    媽的!!!!

    林長遠差點沒氣炸了!!

    偏偏為了學區房,他不光不能表現出生氣的態度來,還要(強qiang)迫自己對著趙計劃(露)出一個友好笑容出來。

    “大哥,你們要去醫院是吧?一起去吧,正好我有事想要跟你說。”

    “有事?什麼事?”紀長澤一臉疑惑,動作倒是一點都不慢的背著趙計劃往外走。

    林長遠趕緊跟上︰“是這樣的,我看中一套房子,那套房子旁邊新蓋了一所學校,學校質量很不錯,以後它肯定會漲價。

    所以我就想著,趁著房子價格現在還不高先買下來,哥你覺得怎麼樣?”

    紀長澤點頭︰“很好啊,那你去買吧。”

    林長遠笑容一僵。

    這大哥怎麼不按照套路出牌。

    他不是應該問這房子多少錢嗎?

    這樣他才可以順其自然的把房子價格說出來然後表示自己差一點錢啊。

    沒辦法,紀長澤不接話,他只能自己(強qiang)行接了。

    “買我是已經想好要買了,就是手上的錢有點不夠。”

    “錢不夠?”

    再次被紀長澤背著的趙計劃一臉驚訝︰

    “長遠哥哥,你突然過來不會是為了找哥哥借錢的吧?”

    不等林長遠回答,他自己先自顧自的說︰“啊,肯定是我猜錯了,怎麼可能是呢,我和哥哥認識了都四個月了,從來沒見長遠哥哥你來找他。

    如果你是為了借錢才過來的話,那簡直就是那種一點兄弟感情沒有的人才能做得出來了。”

    看著林長遠漸漸僵硬下來的表情,趙計劃下了結論︰“長遠哥哥你一定不是這種惡心的人吧?”

    紀長澤也看向林長遠。

    林長遠︰“……”

    他(干gan)巴巴擠出一句︰“我、我當然不是了……”

    趙計劃點頭︰“那你是想跟哥哥說什麼事啊?”

    林長遠︰“……”

    他如今也看出來了。

    這個趙計劃根本就是個攪屎棍,紀長澤在對方的蠱惑下已經沒以前那麼好說話了。

    如果他暴(露)了這次來找紀長澤是為了借錢,有這個趙計劃在旁邊扇陰風點鬼火,紀長澤肯定不會答應。

    所以這次絕對不能承認。

    大不了多跑幾趟,等哄的紀長澤對他言听計從了,再要錢。

    這麼想著,林長遠立刻改了口風︰

    “我就是太久沒見到大哥了,過來看看你。”

    趙計劃陰陽怪氣︰“可是你剛剛還說有事跟哥哥說啊。”

    “不會是因為不想看到我所以才隨便找個有事的借口想單獨跟哥哥在一起吧。”

    林長遠︰“……”

    他要瘋了。

    這個人到底是哪里蹦出來的。

    怎麼每一句話都能精準戳到他的爆點。

    偏偏紀長澤就在旁邊,林長遠還不能生氣,只能(強qiang)行擠出一抹笑︰

    “怎麼會呢,我只是想跟大哥說一下我決定買這個房子的事,想讓大哥給我出出主意。”

    紀長澤點頭︰“你想買的話就買吧,如果錢不夠的話……”

    林長遠眼楮一亮。

    “可以再等一段時間,我看最近好些房子都降價了,你再等等,說不定到時候跌的很便宜,現在有些房子漲的飛快,一看就很虛,說不定馬上就要掉下來。”

    林長遠︰“……”

    他很想說你懂個屁,知道未來的房子價格瘋漲成什麼樣了嗎?

    但面對需要從對方手里拿到錢的大哥,他還是只能忍氣吞聲︰

    “我覺得房子價格應該是不會再跌了,想盡快把那套我看中的房子買下來。”

    “哦。”

    紀長澤一副你不听勸那我就順著你的表情︰“那你買吧。”

    林長遠︰“……”

    他倒是想買,沒錢啊!!

    警惕的看了一眼趙計劃,林長遠清清嗓子︰

    “哥,你手里有多少錢?那房子以後肯定會漲,也許我們可以一起買。”

    紀長澤顯然沒設防,直接說了個數出來。

    比林長遠想象中的少了一點,但也夠了。

    林長遠眼底(露)出一絲喜(色),面上不動聲(色)︰“誒呀,那你想要買的話,還差五百塊才行。”

    “要不這樣大哥,我也正好差點錢,反正也就五百塊,要不你先幫我……”

    話還沒說完,趙計劃已經再次開口︰

    “哥哥你買房還差五百的話,我可以給你啊!我這里有三百!”

    “剩下的兩百長遠哥哥可以借給哥哥,反正也就兩百塊錢,長遠哥哥你先幫哥哥把那套房子買了,然後哥哥再慢慢還給你。”

    林長遠︰“……”

    他一口氣堵在心口,看趙計劃的眼神像是想(殺sha)了他。

    趙計劃立刻一臉害怕︰

    “長遠哥哥你不想借給哥哥錢嗎?你們不是親兄弟嗎?不會連兩百塊都不願意借吧,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哥哥,長遠哥哥好凶啊,我害怕……”

    紀長澤的視線落在林長遠臉上。

    他沉著臉,顯然生氣了︰

    “長遠,你不想借錢我不會(強qiang)迫你,別凶計劃。”

    林長遠︰“……”

    “我、我,我……”

    “大哥!!你搞清楚!!我才是你親兄弟!!你听他的不听我的?!!”

    趙計劃弱弱︰

    “長遠哥哥,哥哥他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可能因為我這個(干gan)弟弟願意借給他三百,但是你這個親弟弟兩百都不願意借還幾個月都沒(露)過面,所以有一點點的傷心而已。”

    “啊!長遠哥哥你不要誤會,我沒有說你利用哥哥需要他的時候就冒出來不需要的時候就不出現的意思,也沒有說你自己住著哥哥打工賺錢買來的房子結果兩百塊都不願意借給他的意思,你千萬不要生氣哦。”

    林長遠︰“……”

    “你!你!!!”

    “我,我怎麼了?長遠哥哥你為什麼又要用這麼凶的眼神看著我?嗚嗚嗚哥哥,我做錯什麼了嗎?難道是因為我說中了所以長遠哥哥才這麼生氣?”

    趙計劃小嘴叭叭叭,倒是一點都不停︰“媽呀,那這樣子的話長遠哥哥你也太惡毒了吧,但是沒(關guan)系我相信你可以改好的。”

    林長遠嘴巴張張合合,開開閉閉,硬是沒能說出一句話來。

    砰!

    他再次倒了。



如果喜歡《 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