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七百一十五章 摑掌

第七百一十五章 摑掌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梅側妃望著安陽縣主小腹處,然而隔著被子,她什麼也瞧不見。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梅側妃一直握著安陽縣主的手,縣主梅側妃的注意力轉移了,安陽縣主一用力,就把梅側妃的手甩開了。

    梅側妃臉(色)一僵,臉上好不容易才有的喜(色)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冰冷,“你別不識抬舉!”

    回應她的只有冰冷的一個字——

    “滾!”

    和梅側妃多說一個字,安陽縣主都覺得惡心。

    她為何會嫁給齊墨銘,安陽縣主心底多少能猜到點,過去的十五年,她至少有一半的時間是在宮里長大的,太皇太後的壽寧宮風平浪靜少爭斗,可後宮爾虞我詐,她可沒少听。

    她不信就有那麼巧合,在街上被齊墨銘救了,去上香又踫到刺客,刺客不要她的命,卻給她下催情散,又那麼的湊巧被齊墨銘所救!

    她不敢多想,不敢深究,她已經是齊墨銘的人了,除非她一心尋死或者鐵了心這輩子常伴青燈古佛了,她可以和齊墨銘撕破臉皮,給自己討一個公道。

    她不想死,正巧她也不想搶了她心上人的姜綰好活,所以她揣著明白揣著恨意上了花轎。

    齊墨銘對她有所圖,想通過她和宿國公府爭奪世子之位,所以對她言听計從,惹的她動了幾分真心,就在她不後悔嫁了的時候,宿國公府出事了。

    就在她得知宿國公府被查抄的那個早上,齊墨銘給了她一巴掌。

    她長這麼大,還從未有人摑掌過她。

    那一巴掌著實把她打清醒了。

    更把她壓下去的恨意連本帶利的都給打了出來!

    齊墨銘失意買醉,在鴻宴樓前打死了北寧侯世子,被押進了刑部死牢,梅側妃知道齊墨銘出府前,她和他吵鬧過,便把過錯都算在她頭上,怒氣沖沖的來把她從頭到尾的罵了一頓。

    她正悲痛宿國公府的事,渾身無力,僅僅只還了一句嘴,就被梅側妃連摑了兩巴掌。

    那巴掌力氣大的她後槽牙都打松動了。

    丫鬟扶不住她,她摔在了地上,丫鬟給她坐了(肉rou)墊,她質問梅側妃,“你們母子耍心機娶我的時候,沒有料到會有這麼一天吧!”

    梅側妃猜是齊墨銘說了實話,畢竟安陽縣主現在已經不足為懼了,沒了太皇太後做靠山,僅一個宿國公府,梅側妃還沒放在眼里。

    梅側妃冷笑一聲,“是我瞎了眼,我原以為你能給我兒子帶來福氣,沒想到處心積慮娶回來的是個喪門星!”

    那一刻,安陽縣主的心就死了。

    這些日子過的渾渾噩噩,要不是丫鬟見縫(插cha)針的給她喂吃的,她都能活活餓死,更別提保住腹中胎兒了。

    之前摑掌她,現在就因為她懷了身孕,就對她噓寒問暖了?

    拿她安陽縣主當什麼了?!

    她厭惡肚子里的孩子!

    安陽縣主要大夫給她一碗墮胎藥,梅側妃當時臉就綠了,“你敢!”

    安陽縣主眼楮一斜,看著梅側妃那猙獰的面孔,安陽縣主就想到梅側妃給她的那兩巴掌。

    她一向有仇必報,尤其現在她一心求死,她不想帶著遺憾下地獄。

    這不,安陽縣主身子一側,手一抬,朝著梅側妃的臉就扇了過去。

    安陽縣主是連吃(奶Nai)的力氣都使出來了,這一巴掌效果也不錯。

    聲音響亮,直接把屋子里的人包括大夫都打懵了。

    見過婆媳矛盾明里暗里的掐的,但做兒媳婦的和婆母動手,還是頭一回見……如此不孝,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大夫想到自己為何而來,默默的把自己的心理掐了,安陽縣主都不想活了,還怕天打雷劈嗎?

    (插cha)一句,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竟然安卓隻果手機都支持!

    巴掌打的用力,安陽縣主手都震麻了,不過心情那是前所未有的痛快,尤其梅側妃高舉的手,遲遲不敢還擊。

    要只是安陽縣主,梅側妃把她打死都不帶皺眉的,可安陽縣主腹中有她的七寸,她敢還手嗎?

    梅側妃咬緊牙關,眼楮死死的盯著安陽縣主,“你要敢傷你腹中胎兒,你就是死了,我也必將你挫骨揚灰!還有你一雙親生爹娘,我要你們死後都休想安寧!”

    丟下這一句,梅側妃握緊拳頭出去了。

    梅側妃挨了安陽縣主一巴掌的事,即便下了封口令,也還是傳開了。

    傳到姜綰耳中的時候,姜綰沒多大反應,金兒驚呼不已,“安陽縣主肯定是瘋了,以後姑娘一定要離她遠一點兒。”

    姜綰輕笑一聲,“我可不是梅側妃,會顧慮她懷著身孕。”

    膽敢摑掌她,哪只手打的廢她哪只手。

    齊墨遠身子骨弱,才被齊墨銘和二老爺有機可乘,傅大少爺可是武功高(強qiang),精神抖擻,王爺王妃是怕傷了齊墨遠,也怕他趁機搬出府,遭遇刺(殺sha),才沒有即刻讓傅景元認祖歸宗。

    有傅景元在,哪怕齊墨銘能僥幸不死,他也休想繼承王爺的爵位。

    安陽縣主很清楚,她也就能靠著肚子里那塊(肉rou)耀武揚威替自己出氣了,一旦孩子生下來,她就只剩任人拿捏的份了,錯過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了。

    對一個再也蹦不起來的人,姜綰興趣缺缺,齊墨遠把她送回柏景軒,喝了盞茶就進宮找皇上要李太醫了。

    閑來無事,姜綰歪在小榻上,翻著話本子打發時間。

    掃完三本話本子,齊墨遠才回來,姜綰看著他,道,“如何?”

    齊墨遠坐下道,“李太醫已經回府收拾行囊了。”

    姜綰,“……。”這速度……

    喝了口茶,齊墨遠繼續道,“李太醫早些年就想去南疆游學,只是為身份所累,他讓我代他向你道聲謝。”

    姜綰,“……。”

    姜綰嘴角抽抽。

    她覺得麻煩人家,卻沒想到正中人下懷了。

    姜綰不知道,李太醫回府的步子有多輕快,收拾行李的時候都忍不住哼起了小調。

    天上掉餡餅的美事啊。

    帶薪游學,還不用擔心家人沒人照料,還有隨行保鏢,錢也隨便花,靖安王世子隨手就塞給了他三萬兩銀票,不要還不行,當然了,他肯定會省著點花的,更更重要的是離京在外,山高皇帝後妃權臣遠,不用過膽戰心驚的日子了。




如果喜歡《 嫁偶天成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