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592 金環的身世

592 金環的身世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戀上你看書網 www..la ,最快更新才女成長策略最新章節!

    一來,陶莊頭是投了韓王,可是丁午投向叛國賊軍之後,馬上就背叛了陶莊頭,反而還將之抓起來逼問肖婉兒寶物,如果叛國賊軍的背後是韓王,他何必還要丁午出面抓,直接宣了陶莊頭來問不就行了。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二來,韓王雖然牛,可是出面為他辦事的人,都是他的岳家,韓王府的財政大權,韓王妃速氏管得清楚明白。上次來添妝,大家為討好王怡真都笑臉盈人,就只有速氏一副誰欠了她三萬兩的臭臉,當然,王怡真也就是扒了她三萬兩的羊毛,因此,韓王夫妻……至少就韓王妃速氏,絕不是一個大手大腳花錢的人,而楚王妃婁氏則說過,韓王夫妻都這種得(性xing),以此類推,韓王這個人,也是很計較的,這種(性xing)子的人,不可能出大價錢補貼一個沒有進項的店,就為了讓個還未嫁進來的妾室,過著奢侈的生活。

    那就用排除法吧,太子不是、韓王若也不是、燕王年紀太小、不但跟太子似的慫、而且還窮……

    余下的,就是晉王、魏王、楚王、齊王四個人了……

    晉王可能(性xing)不大,丁午李奇志等人都是他抓出來的,但也保不準他是賊喊捉賊,誰讓李奇志一脈的險石灘全員逃(脫tuo)了呢,說起這個又想起了韓家……

    王怡真也是一陣的煩燥,對韓家,到底是明問還是暗訪呢?又要不要同李蘭蘭說?

    總之晉王的嫌疑是有的,韓王、楚王都跑不了,齊王卻是以前不曾(露)過頭,但如今李如江突然跑出來投誠,而且在幾位親王中,唯有齊王還未娶正妃,後院里無人管理,他的財務由自己自由支配,在外面養幾個妾室備選沒大問題,齊王的嫌疑,反倒最重。

    然而這幾位親王在以前都沒有過愛美(色)的傳聞,想來都是“潔身自好”的,這一點(關guan)系,還只是王怡真的猜測,到底能不能做為線索,也說不準,更何況就算是個線索,王怡真也沒那本事去查人家親王的帳本,好在今天剛同太子妃結盟,想來若說給她知道,可能還有一點可查(性xing)吧。

    王怡真直接將這事在心里就扔給了太子妃,然後再從可兒的房間逛下去,也沒什麼東西了,這個家里,能燒的都燒了,想來誰也不會將證據刻到銅器上等著她,這樣又毫無發現的逛了兩圈,四處翻找,撿到了可兒的幾件衣服殘片,看起來應該是件襦裙,燒了大半,殘著的幾片堆在灰中,王怡真覺得自己就像是個新手玩家,快把這npc的家翻找完了。

    一邊想著一邊將這衣服殘片隨手一扔,扔完了,王怡真又給拾了回來。

    “她這衣服……”王怡真一下子高聲喊了起來,將莫應同學著她一起翻屋子的李奕城都嚇了一跳,圍了過來。

    “阿真,這衣服怎麼了嗎?”李奕城問道。

    “她這衣服……這花繡的,好眼熟。”王怡真皺著眉頭說道。

    可兒這衣服殘片上繡著一片小花,那真的是眼熟到不行。

    當初金環身上穿的衣服,就有這麼一片小花,後來王怡真將這衣服改做了蓉蓉的尿布,嫌這繡花的地方不舒服,裁下來還給了金環,金玲捧著這幾片花布哭了好久,可她真的沒有辦法,人窮到一個份上,那見到一分錢,都是要掰成兩半花的,她給金環供吃供喝,不可能就為了金環一點念想,在別的孩子缺衣少布的情況下,還給她單留一套沒法穿的衣服,更何況當時那衣服已經又破又污,當鋪都不收的,她才選擇裁開,只是金環哭的太慘,搞得王怡真都有點內疚了……正那時候傅衛東山里營生有了起(色),到年底王怡真攢了幾個散錢,曾經想過給金環買件新衣服,但成衣價貴,而且魯地的鋪子里也找不到這種花(色),她就裁了新布,讓老尼們給孩子們做了新衣,趁著金環不在,找出那幾片舊衣來,讓繡花手藝好的姑娘悄悄照著給金環繡在了衣服上,還當禮物送給了她。

    當時金環可高興了……這姑娘(性xing)子本來就倔,還不肯在人前落淚,眼看著眼眶里都是水,硬是不肯眨眼,那小臉憋的……

    不是,又想過頭了。

    重點是金環衣服上繡的,就是這種花,而且構圖、用(色)都很相似,王怡真沒看過幾件繡圖,但這件她印象最深,而且這種花也少見。

    莫應也湊了過來︰“這裙子……我見可兒穿過好幾次,是她最喜歡的一個裙子。”多看了兩眼,眼淚都下來了,想來見著了裙子,同可兒一起約會的回憶又回想了起來吧?

    “這是什麼花?”王怡真問道。

    “是長壽花。”莫應說︰“可兒身子骨不好,這是她及笈時,她母親給她在千絲坊訂的,是她最喜歡的裙子。”

    王怡真愣了一下,然後整個人都僵了……

    “可兒(身shen)體不好嗎?”

    “也不是大毛病,只是常有些傷風感冒……因此她家才這樣嬌養著她。”莫應說道。

    “但我記得你說過,可兒今年17歲?”

    “是啊。”莫應點頭,卻不明白王怡真關于“但”這個轉折點是從哪里出來的。

    這次連李奕城都有點反應過來了……

    17、18這兩個年齡,實在是太敏感了。

    本身17、18歲的姑娘,外表看上去差別就不大,再加上之前肖婉兒將孩子換來換去的……

    也就是說,十七八歲的姑娘,身子不太好,還同肖婉兒身邊的人有關……

    滿足這三個條件,就足夠她可疑了,說不定就是三個孩子中的哪一個呢?

    王怡真滿頭黑線,這事她到底要不要告知啟聖帝呢?算了,這個之後再煩惱。

    現在可兒這邊的線索已經結束,但新的線索指向金環的身世,她就不能不管了。

    古代繡花都講究繡樣,什麼走勢、什麼布局、什麼(色)調,除非是畫工一流的繡娘,能自畫新花樣,不然普通人家的繡娘,都是描著已經有的繡花樣子做針線,而且越是好的繡樣,越珍貴,輕易不給人的。王怡真覺得,若是能找到這家店,金環的身世,怕是又能揭開一點。




如果喜歡《 才女成長策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