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168 引起公憤(二合一)

168 引起公憤(二合一)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車神代言人最新章節!    仿佛為了印證雷德這句話,甦亞雷斯拼命的在後面追趕著,想要在最後階段完成對張一飛的反超。

    但此刻正賽只剩下最後的一圈賽程,張一飛完全無視背後追趕的甦亞雷斯,目標放在了第一的馬薩身上。

    只不過就在其他車手激烈爭奪的時候,馬薩一個人已經默默領先了接近三秒。

    這種時間差距放在蒙扎高速賽道上,以平均180km/h來計算,第二名的張一飛直接被甩出一百多米。如果遇到什麼彎道的話,真叫做被人甩的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這一刻張一飛想起一句絡梗,那真是聖人之下皆為螻蟻,只是萬萬沒想到,自己也成為那個螻蟻了!

    只剩下最後一圈,這種差距已經沒有辦法彌補,無論張一飛怎麼追趕,前面因為各種超車跟纏斗,都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這就是為什麼排位賽大家都要瘋狂爭奪桿位,因為第一發車的優勢太大,只要自己不出現什麼巨大失誤,後面車手因為爭奪過彎路線,反倒會自己拖慢時間。

    當然,這次馬薩能一直保持領先,主要還是因為張一飛第一個彎搞事情,強行超車壓了庫比卡。

    超車之後其實車速並沒有提升,反而因為差點失控沖出跑道,導致速度還更慢。

    如果讓張一飛再選擇一次,他估計不會如此鋒芒畢露,而是等到更為合適的超車機會,別搞的蚌鶴相爭,讓馬薩這個漁翁得利。

    比賽結束的黑白格旗出現在賽道上面,排名第一的馬薩經過旗幟後開始減速,把車開往慶祝區域。

    張一飛作為第二名,也在經過黑白格旗後減速,這一次他不用前往維修通道,看著別人慶祝勝利。而是可以跟著馬薩一起,把賽車停在慶祝區域,最終一起登上領獎台。

    第三名的甦亞雷斯,同樣跟在張一飛的身後,一同前往慶祝區域。而前三之後的所有車手,都是把賽車前往維修通道,等待著賽後檢修跟賽事組的檢測。

    “一飛君,恭喜拿到分站亞軍,跑的很不錯!”

    耳麥里面傳來了山本右京的祝賀,從聲音能听出來他現在很激動。

    初級方程式分站賽亞軍,這其實並不能算什麼厲害成績,甚至放在歐洲車手里面,不過就是入門級別。

    但是這對于亞洲車手來說,第一次參加就能拿到分站亞軍,絕對是站在最頂尖的那一批。

    要知道之前的豐田心理底線,只要張一飛能進入到正賽,就算是達到要求。整個雷諾2000歐洲杯7站比賽,只要有一站能站上領獎台,就是超額達標!

    結果沒有想到,第一站張一飛就拿到排位第四,正賽亞軍,這成績已經完全超乎預期。

    無論是站在豐田公司立場,還是張一飛比賽工程師的身份,山本右京都沒有理由不興奮激動!

    “謝謝。”

    能拿到分站亞軍,張一飛心情雖然也不錯,但遠遠達不到激動的層面,更多還是一種遺憾。

    “對了右京,賽事指揮心最終成績出來了嗎,我跟馬薩差距多少?”

    “出來了,馬薩完賽時間是31分17秒280,你比他落後2.574秒。”

    “最快圈速呢,也是馬薩嗎?”

    張一飛又問了一句,如果馬薩拿到最快圈速的話,那他就上演了賽車里面的“帽子戲法”,也就是一站賽事,同時拿到了桿位、分站冠軍跟最快圈速,相當于獨三元!

    “沒有,最快圈速是甦亞雷斯,他以0.145秒的微弱優勢,拿到了最快圈速頭餃。”

    “哎,那我啥記錄都沒有啊。”

    張一飛嘆了口氣,沒想到最快圈速是甦亞雷斯的,還以為有機會拿個最快圈速安慰獎呢。

    本來張一飛就是隨口一說,結果沒想到耳麥那頭山本右京很耿直的查看比賽數據,還真讓他找到了一項張一飛的記錄。

    “一飛君,恭喜你,這次你的發車速度最快,超越了馬薩!”

    听著山本右京“恭喜”話語,張一飛實在是有點無言以對,本以為自己夠直男了,這家伙簡直是鋼鐵直男,思維還真就不會轉彎的!

    賽後慶祝區域,已經有一大波的記者正在等待采訪前三車手,並且觀眾席上也發出各種歡呼聲音,張一飛隱約能听見是呼喊著馬薩的名字。

    不過這也正常,馬薩拿到了桿位,又拿到了分站冠軍,僅僅以微弱差距,沒拿到最快圈速記錄,否則第一站賽事就直接上演帽子戲法,比歷史上還要夸張。

    加上他本身意大利雷諾方程式冠軍加成,蒙扎賽道某種意義算得上他半個主場,能有這麼多的觀眾呼喊他的名字也不意外。

    賽車停好,前三的車手下來慶祝,這時候記者紛紛圍了上去,話筒跟鏡頭什麼的,幾乎都是對準了馬薩,詢問他奪冠之後的感想之類的。

    本來張一飛還想著摘下頭盔後,應該擺個什麼造型,讓自己能更上鏡一點,怎麼說也要展現一下咱們國車手的帥氣形象。

    結果就是自己想多了,壓根就沒鏡頭對準過來,畢竟這不是F1,車手就那麼幾十個,無論成績好壞大家好歹都能叫得上名字,也有一定的人氣跟影響力。

    初級方程式車手不說多如牛毛,但人數還真不少,單單一個雷諾系列賽,就有接近三百名車手。除非是拿到過系列賽總成績,否則一個分站賽亞軍,還真不怎麼值錢。

    “馬薩先生,請問你拿到分站冠軍現在有什麼感想?”

    “菲利普,同時拿到桿位跟分站冠軍,就差最快圈速就能完成帽子戲法,你是否感到遺憾?”

    “馬薩,這次賽事遙遙領先,你對于賽場上對手實力如何評價,比如說你身旁的這位國車手飛。”

    前面兩個問題還好,第三個問題的內容,明顯就有點搞事情。

    張一飛一眼望了過去,發現這個提問的記者有點眼熟,仔細一看,這不就是最開始采訪過自己的天空體育記者唐尼嗎?

    就是這孫子,把自己的采訪視頻剪輯一遍斷章取義,害的自己賽前被各種嘲諷,真是冤家路窄,這孫子又開始針對自己提問了!

    馬薩並不是一個性格張狂的人,後來在F1圍場里面,都能算得上人緣不錯。

    所以面對這種提問,他只是笑著回道︰“我覺得飛的實力不錯。”

    “僅僅是不錯嗎,那跟你相比較呢?”

    這個問題立馬引發了關注,所有記者都把話筒對準了馬薩,想要听听他能說出怎樣回答。

    馬薩的臉上出現猶豫表情,明顯這個問題對于他來說也很為難,但這個時候馬薩畢竟只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沒有後來的老成,依然帶著少年的鋒芒。

    “飛很不錯,但我覺得自己更強一點,冠軍就是最好的證明!”

    說實話,張一飛對于馬薩的實力一直都很重視,也認為他很強。

    甚至某種意義上來說,張一飛覺得馬薩比自己更強,而不是盲目的自信。

    要知道賽前的時候,張一飛對于自己的要求下限,只是進入到正賽就可以,上限才是登上領獎台。至于什麼十成把握,完全是被逼硬著頭皮說出來的。

    畢竟輸人不輸陣,自己作為目前國方程式車手的先驅者,成績可以爛點,但是血性跟勇氣不能丟了。

    很多時候一個國家體育開拓者,大概率影響整體風向,張一飛不想未來國車手,面對歐洲強者的時候,都是一副“軟骨病”的模樣。

    沒錯,對方是更強,但那又如何呢?競技體育的魅力,不就是挑戰強者跟自己的極限嗎,如果認慫的話就不要賽車,這是勇敢者的游戲。

    張一飛面無表情的樣子,自然是被唐尼給看到了,既然已經煽風了,怎麼可能不點火?

    他立馬把話筒對準了張一飛,朝著提問道︰“飛,這次蒙扎站你只拿到亞軍,並且落後馬薩接近三秒,你是否認同馬薩更強,或者說下一站有挑戰的想法?”

    反正都已經在歐洲媒體面前,樹立了一個狂妄的形象,張一飛也懶得去裝謙虛或者解釋什麼。

    其實這樣也好,至少不用說些虛偽的話,有什麼就直說。

    “比賽之前我說過自己會站上領獎台,現在我做到了。同樣的,我不認為有任何車手比我強,下一站不是挑戰,而是為了證明我的實力!”

    張一飛這番話說出來,現場記者可謂是一面嘩然,很多之前對準馬薩的鏡頭,都放到了張一飛身上。

    很少能看到方程式賽場上,出現一個如此囂張的車手,而且還是一位國新人。

    同樣張一飛的回答,也被現場直播到賽道的大熒幕上面,今天現場的觀眾,大部分都是馬薩的支持者。他們自然是無法接受張一飛這樣的言論,你贏了囂張一點就算了,拿亞軍輸了還敢放狠話,臉呢?

    “SHIT(狗屎)!拿個亞軍真以為自己是最厲害的嗎?”

    “國佬太狂妄了,馬薩讓他明白你的厲害!”

    “下一站排位賽就把他給淘汰,我不想再看到國佬登上領獎台!”

    這下張一飛算是引發眾怒,場邊的觀眾開始叫罵起來,為了避免觀眾情緒過于激動,出現什麼安全事故,賽事主辦方結束了這一場采訪,直接開始頒獎典禮。

    來到二樓的頒獎台,下面站著一片黑乎乎的觀眾跟車手團隊成員。

    人群張一飛看到了田純子她們,正在朝著自己激動的揮手示意。

    她們可比張一飛要激動多了,畢竟張一飛把目標一直都是放在F1的最高領獎台上面,而田純子她們認為能拿到雷諾分站前三頭餃,就已經算很不錯的成績。

    目標不同,帶來的滿足感自然也不同。

    初級方程式頒獎沒有F1那麼隆重,受限于年齡,也沒有香檳慶祝的場面,只是給前三的車手,發放了一個雷諾車標模樣的獎杯。

    首先登上領獎台的是甦亞雷斯,他臉上同樣沒什麼興奮,可能他賽前對自己的目標,也是沖擊冠軍吧。

    其實沒有拿到冠軍甦亞雷斯也可以接受,但現在亞軍位置都被國新手給拿了,而且賽道上面超越自己,這讓甦亞雷斯感到很難接受,自然高興不起來。

    第二站上領獎台的是張一飛,他一上去下面可謂是反響“熱烈”,但不是什麼單純的歡呼跟慶祝聲音,而是夾雜著各種噓聲跟口哨聲。

    這種場面在方程式賽車是比較罕見的,畢竟張一飛之前,只有日本車手參與過歐洲方程式。

    而日本人的性格,面對強者跟白人,骨子里面就是沒底氣。這方面一直到佐藤琢磨這個愣頭青,來到F1賽場才有點硬氣,畢竟跑不過你,我還能撞不過你?

    慫貨就代表著沒有威脅,歐洲車迷很容易就能接受你,甚至還能大氣的表示歡迎,給你加個油什麼的。

    這也是大多數人的普遍心理,無論是賽車或者是別的什麼競技體育,甚至放在商業、學業等等方面都能適用。

    “靠,這些鬼佬什麼意思,難道是輸不起嗎?”

    阿虎年輕氣盛,一听到周圍的噓聲就感到火氣上來,這不是針對飛哥?

    “哼,就是輸不起,等下一站一飛拿冠軍,看他們還能說什麼。”

    陳志附和了一句,內心里面也感到一種憤怒,只不過跟阿虎單純的生氣不同,他有一種被人輕視的屈辱。

    田純子跟山本右京兩個人的臉色也不好看,其實賽後采訪的時候,他們就知道張一飛的言論,會引發這些歐洲車迷的反感。

    第一次遇到采訪剪輯的時候,山本右京還提醒過張一飛,但卻被對方給說服了。

    所以這一次,哪怕預料到後果,田純子跟山本右京,始終都沒有阻止張一飛的言論。

    因為相比較被壓制的懦弱,寧願不服的狂妄!

    面對場下這種尷尬場面,張一飛此刻臉上卻帶著一種淡淡微笑,甚至比自己得到分站亞軍還高興,絲毫沒有受到這些噓聲跟口哨的影響。

    從話說出口的那一刻,張一飛就知道會面臨什麼處境。但無所謂,辦不到的事情還要吹才叫狂妄,而能達成的事情叫做自信。

    既然自己來到了亞軍的位置,那麼挑戰冠軍就是必然的事情,哪怕沒有所謂的賽後采訪,張一飛下一站都已經把馬薩給列為自己的頭號對手。

    未來的一流F1車手,是時候提前交手了。

    最後一名登場的是冠軍馬薩,他也是站在央最高的領獎台,跟其他體育賽事冠軍頒獎典禮一樣,這個時候將會奏響車手國籍的國歌。

    馬薩是巴西聖保羅人,自然奏響的也是巴西國歌,張一飛站在馬薩的左側,耳听著巴西的國歌伴奏,內心里面卻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自己終究要有一天,讓國的國歌奏響在F1的頒獎儀式上面,讓今天這些冷眼與嘲笑,變成一種仰望!




如果喜歡《 車神代言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