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四十六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愛我就請多買點~這是刀刀生活費鴨qwq  真香!

    重新翻回目錄, 明夏將手中這本語文必修五中的所有古詩詞和文言文,包括底下的小字注釋, 都過眼癮一般, 匆匆讀了一遍。

    在滿足了全部的好奇心之後,她才克制住自己再次囫圇吞棗地閱讀一遍的沖動, 從老師今天要抽查的《琵琶行》開始,一篇篇文言文和古詩詞,扎扎實實地學習起來。

    穿越前,明夏確實很不喜歡學習, 但明父明母卻是各種輔導用書和習題,從來沒少買給她過。

    以前, 她很煩父母的多此一舉,可現在,能在讀完整本語文書後,繼續在輔導書上看自己想了解的古代文學知識, 明夏真的很開心,學得更是認真至極。

    “什麼《琵琶行》?我怎麼不記得學過?”听到吳琪琪和明夏的對話, 王飛張大嘴,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吳琪琪白他一眼︰“你上課天天睡覺,能不拿錯書就算厲害了,還想知道老師的講課進度?說吧,昨晚又干嘛了?看你困成什麼樣了。”

    一听吳琪琪問他昨晚干嘛, 王飛就來精神了︰“我和你說, 我昨晚和我哥們開黑打游戲, 把對面殺得那叫一個片甲不留,對面還匹配到一個豬隊友,一直送人頭……”

    “打住打住。我還要背書,你也趕緊背吧,小心等會被老師抽到。”吳琪琪比了個“暫停”的手勢,便低下頭,繼續低聲背起來。

    王飛撇了撇嘴。

    急什麼?班上五十多人,怎麼會就這麼倒霉地抽到他?再說了,他學習不好,這是早就知道的事了,不會背也正常,老師提他,完全沒意義啊。

    見吳琪琪捂著耳朵,全神貫注地繼續背書了,王飛無聊地聳了聳肩,抬眼看向坐在自己前面的明夏。

    翻書翻得那麼快,一看就知道沒在背書,估計是在看輔導書里的小故事或者底下的短笑話打發時間吧。

    明姐都沒背,他可是個講義氣的正直小伙兒。

    ok!不背了!補覺!

    這樣想著,王飛便趴在桌子上,心安理得地閉上了早就沉得不行的眼皮。

    沒有老師看著的早自習,全看每個學生的自覺。整個教室吵吵嚷嚷的,有人背書,有人聊天,也有人安安靜靜趴在桌子上,和王飛一樣,都在補覺。

    文言文的美麗和趣味,明夏以前不懂,現在卻感知頗深,看得很是入迷。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一陣“噠噠噠”的高跟鞋聲,語文老師終于進了教室。

    “試卷還沒改完,這節課,我得繼續改試卷。正好,月考前,高考要考的文言文都講完了,這節課,就檢查一下大家對文言文的背誦和復習情況。把書都放在桌面上,不許偷翻。”

    說著,在班級同學不敢置信的眼神中,語文老師將手里其中一沓試卷分給了第一排的同學,示意他們往後傳。

    班上同學一臉的生無可戀。

    語文老師又開口︰“這節課寫試卷,下節課,同桌交換互改。早上說了抽查,所以,我找兩個同學上黑板寫,前後兩面黑板,一人一面。先問問,有沒有自願的?”

    原本,看到試卷考的全是文言文的默寫、翻譯以及單字解釋,明夏很高興,覺得正好可以拿來檢查自己剛剛的學習效率。

    結果,下一秒,就听到語文老師說下節課要同桌交換互改。

    那她豈不是要和劉岩瑞交換?

    明夏的眉頭頓時緊緊皺了起來。

    她正不樂意著,就听語文老師又說要找兩個同學上黑板。

    上黑板=不用和同桌交換互改=不用膈應

    明夏立刻舉手。

    這種上黑板默寫的“好事”,一般來說,是不會有同學自願的。對此,語文老師自然清楚,她也就是隨口問問,準備等個兩秒就直接點人。

    卻沒想,這一次,竟然有人舉手了。

    而且,舉手的那個人,居然還是明夏!

    這愛折騰的不听話的小丫頭,今天這麼積極,是想干嘛?

    語文老師的眉頭微微蹙起,心下警惕。

    她環顧了一圈教室,見沒有其他人舉手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便只好喊她。

    听到明夏的名字,班里同學默默互相對視一眼,眼中都有懷疑。

    數學主要是理解和應用,語文雖然也有需要理解的部分,但更多還是積累和背誦。她能學好數學,不代表語文也能學好。

    不過,以防萬一,他們還是不要隨便開口猜測為好。畢竟,如果和昨天一樣,前一秒還瞧不上人家,後一秒就被打臉,實在太尷尬了。

    話說回來,昨天,明夏被傳作弊的事,誰都知道是她的同桌劉岩瑞做的。說不準,她主動舉手,只是單純覺得膈應,寧願被語文老師批,也不願意和他交換互改試卷呢?

    反正,如果是他們,劉岩瑞這種人,真是一百萬個不情願有一丁點的聯系了。

    這樣想,大家就覺得心里的壓力小了很多。

    雖然數學難,雖然明夏變成了學霸,但那也只是數學一門,其他門還是他們熟悉的她。

    大家各有所長,平衡一下,她也就中等的水平而已。

    明夏不知道班級同學的心理動態,听到老師喊她名字,就拿著試卷,朝講台走去。

    明夏朝講台走來的時候,語文老師注意看了一下她的神情,覺得沒有哪里不對,但還是放不下心,視線便移到了班上和明夏關系最好的王飛身上。

    看他那哈欠連天的懶樣,就知道,昨晚肯定又熬夜打游戲了。

    放在往常,只要王飛不搗亂,不論他怎麼瞌睡,語文老師都會選擇無視。但今天,明夏自願默寫的舉動實在反常,而他身為明夏最好的朋友,卻沒有一起舉手,語文老師就覺得,得把他也點上黑板默寫,才能有安全感。

    語文老師開口︰“既然沒有人自願,那我自己點了啊。”

    班上意料之中的沉默。

    “王飛。”

    哈欠打到一半的王飛︰?!!!

    明姐是自己舉手的,不算,他一個萬年差生,眾所周知的不喜歡學習,為什麼也會被點名?這是什麼狗屎運啊!

    盡管郁悶,王飛還是拿著試卷去了後面的黑板那邊,拿了支粉筆,開始默寫。

    然而,他平時上課不听,剛剛早讀課也直接睡過去了,一點都沒復習,現在要是能默寫得出來,那才奇怪。

    “位卑則足羞”的下一句……身高則手長?

    “巫醫樂師百工之人”的下一句……各個牛逼??

    “嫠”的解釋……解釋個毛線啊!這字到底怎麼念的他都不知道!!

    看著試卷,王飛簡直欲哭無淚。

    他真不是故意交一黑板白卷的,而是真的是不會啊!老師到底為什麼要點他!他做錯了什麼!

    等等……

    王飛突然想起來,自己最近好像還真做了件錯事,而且,的確違反了學校規定,頓時就心虛起來。

    想到那件事,王飛總是沒心沒肺的那張臉,終于有了些許愁悶。而這些許的愁悶,在他低下頭看完試卷,又抬頭看了看黑板之後,直接就變成了“苦瓜”。

    拿著粉筆盒試卷,王飛站在那里,發了好一會兒的呆,以為老師會“懂得暗示”,讓自己回座位,卻沒想,今天的語文老師十分沒有默契。

    說是默寫,王飛覺得,這就是罰站,還罰站得十分無聊。

    就在王飛等得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的時候,下課鈴終于打響了。他高興地回過頭,正準備回座位,結果,一回頭,就見明夏寫了滿滿一黑板的答案。

    王飛頓時懵了。

    臥槽!明姐要飛啊這是!數學是個學霸就算了,語文怎麼背書也這麼厲害!他明明記得早上她也就隨便翻書玩的啊!

    把膝蓋都給明姐了!

    事實上,不只是他,班上所有同學,包括語文老師,都被明夏給驚到了。

    這張試卷,雖然只考了必修五的文言文,但考得很細。默寫和翻譯部分還好,單字解釋全是不常考的字,還有的,甚至就是老師上課時隨口一提,大家根本沒放心上的擴展內容。

    但明夏就是全寫出來了!

    而且,沒看語文老師拿著紅粉筆站那半天了,來來回回梭巡了好幾遍黑板上的答案,卻始終一個叉都沒打?

    明顯就是全對啊!

    班級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皆在對方面上看出了心有余悸。

    幸好沒隨便開口瞎說,差點被打臉,也幸好沒被老師點上黑板和她一起默寫,差點就被對比成狗了。

    但不論大家心里怎麼想,總之,明夏這一次的表現,算是一錘定音,徹底坐實了自己之前就是在“藏拙”的學霸本霸身份,還是不偏科的全能型學霸。

    現在,班上同學已經完全不懷疑明夏的學霸身份了。他們就好奇,她到底能學霸到什麼地步。

    話說回來,這次月考的成績應該快出來了吧?雖然說,考試在她坦白自己“藏拙”這件事之前,但大家還是很好奇,她到底認沒認真這次的考試。

    當然,更好奇的是,她如果認真考試了,又會是怎樣的分數。

    即便曾經不喜歡學習如明夏,在各科老師的要求下,各種書、本、習題冊也買了不少,把箱子塞得滿滿當當,此時,整理起來,自然要費上一番功夫。

    明夏不喜歡學習,都高三了,書看起來還嶄新嶄新的。

    蹲在箱子旁,她正在整理箱子,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一本黃褐色封皮的書,封面上印有一樽青銅鼎,鼎的右側,大方端正地書著“歷史”二字,收拾的動作不由得一頓。

    這是她的高中歷史書,教育部指定教材,人民版高中歷史必修一。

    明夏將書拿出來,翻到正文第一頁,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句“距今大約五千年前……”,視線上移,小標題里,是熟悉又陌生的“夏商”二字。

    終于,明夏還是沒忍住,深深嘆了口氣。

    對于21世紀的絕大多數人來說,學習歷史,只是為了應付考試,一旦成年,如果和工作無關,很少有人會繼續關注歷史方面的東西。

    可誰能知道,在幾萬年後的星際時代,因為時間和戰爭,21世紀的打印紙都成了珍貴的星際一級重點保護文物,這本高中歷史教材里讓學生背得深惡痛絕的歷史知識點,那些曾經輝煌過的朝代和古人令人驚嘆的智慧,更是全都消逝在了歷史的長河里。

    如今,既然有這個機會穿越回來,明夏覺得,她一定要為古文化的存續和傳承,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熱愛歷史、學習歷史、研究歷史、弘揚歷史……

    這就是她接下來要走的路。

    “明姐,你怎麼還不回家吃飯?”

    王飛的聲音從教室門口穿來,听到他的話,明夏立時從自己的思緒中反應過來。

    她看了眼自己面前的課桌和箱子,覺得收拾得差不多了,就應了聲,讓王飛等一下,她和他一起走。

    兩人從教學樓離開,往學校的停車棚走,去推自行車。

    在去停車棚的路上,王飛又提起今晚翹課慶生的事。

    “不行。”明夏的拒絕依舊干脆,“我晚上要回學校上課。”

    這話,之前,在考場的時候,明夏就說了一遍。當時,王飛以為她是見教室里有老師才這麼說,就沒當真。此時,見她依舊拒絕,登時驚了。

    “明姐,你不是說你來上學都是爸媽逼的,討厭他們控制你的人生,也最討厭學習了嗎?”

    听王飛說出自己曾經的言論,明夏仿佛被公開處刑,臉都紅了,尷尬得不行。

    天啊,這麼蠢、這麼中二的話,竟然是她說的!

    黑歷史啊黑歷史!

    穿越的事當然不能說,面對王飛的疑惑,明夏掩飾地咳了下,隨便找了個借口︰“上次被找家長,我感覺,班主任說的話還挺有道理的。我們已經高三了,離高考只剩不到一年的時間,要是再和以前一樣混日子,未來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確實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了。”

    听到明夏的話,王飛先是贊同地點頭,而後,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眉頭突然皺了起來,一副糾結的模樣,煩悶地撓了撓頭︰“不行啊,明姐,你好好學習了,我可咋辦啊?到時候,我爸媽非得念叨死我。你知道的,我比你還煩學習,做題背書什麼的,實在能把我給憋死了。”

    高三(9)班共有56人,其中,王飛和明夏之所以能成為關系這麼好的朋友,除了“臭味相投”,還有一個原因,便是兩人從小就認識,是幼兒園同學,小學和初中也是同校,算得上是一起長大的玩伴。

    兩家人本就住得近,再加上,這麼多年,雙方家長一起經歷了n次被老師找,漸漸就形成了同盟關系。平日里,是和諧友好的鄰里朋友,一扯到王飛和明夏,立馬統一戰線,叨叨叨叨個不停。

    對此,明夏還好,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王飛卻是完全最煩這些說教,每次听都覺得煩躁得不行。因此,見明夏這麼堅定要學好,立馬就愁了起來。

    听王飛這麼一說,明夏也想起來了他們爸媽間密切的關系,剛有點不好意思,突然想到,學習又不是壞事,自己完全可以趁機把他也從歧路拽回來。

    “沒事,你和我一起學習,他們就不會說什麼了。”明夏眼前一亮。

    王飛︰???

    讓討厭學習的人去學習,這什麼魔鬼解決方案!他就是因為不想學習,才這麼糾結的好吧!

    王飛拼命搖頭,“不了不了,頂不住,那我還是願意挨罵。”

    見狀,明夏也沒硬勸。

    她太了解王飛了,看似叛逆,其實和她一樣,只是小打小鬧。逃課就是去網吧,不小心把零花錢花完了的時候,甚至就是干坐在路邊發呆。約人打架,從不找那些下手沒輕重的人,生怕自己像新聞里一樣被打殘了,求生欲極強。

    也就是因為他們這種令人哭笑不得的叛逆方式,才使得無論學校的老師還是家中的父母,都始終沒有想過要放棄他們。

    明夏知道,只要她不陪王飛,沒了一起背鍋的,他一個人是不會逃課的。如果不逃課了,整天干坐在教室里,他又不是什麼堅定的性格,到時候,她一直在他旁邊學習,家里父母還在天天念叨,離他開始認真學習的那一天,也就不遠了。

    而且,學習這件事,其實是有癮的。想當初,她也很討厭學習,後來,學得那麼拼,除了不想回垃圾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她愛上了汲取知識時的那種“從無到有”的快感。

    對她而言,看懂一個公式的快樂,遠勝于贏了一把游戲或者看了一本小說。

    正所謂“物以類聚”,作為她最好的朋友,王飛,呵,等著真香打臉吧他。

    兩人從停車棚將自行車推出來,往學校大門走去。明夏轉過臉,看著王飛還在說自己多麼多麼討厭學習,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想畫兩幅不同機體的動力艙構造圖來打發時間。

    *

    王飛和明夏的家分別在巷子的南北兩側,因此,他們一起騎車到巷子中間的岔路口後,便分開了。

    按照記憶中的地址,明夏一路騎回了家,將自行車停在了自家單元樓下,便噠噠噠地踩著樓梯往家跑。

    在星際時代,明夏是“孤兒”,無父無母,才會從小就飽受欺凌,在生存之危的逼迫下,逐步成長為後來那般出色的模樣。

    但那都是被逼無奈,天知道,明夏有多懷念爸爸的念叨,還有媽媽親手做的家常小菜。

    站在家門口,拿出鑰匙,只听“ 噠”一聲,門便被打開了。明夏走進去,順手將門帶上,聞到空氣里刺激的辛辣味,興奮地直奔餐桌而去。

    桌子上有一菜一湯,分別是醬牛肉和紫菜蛋湯。碗筷已經拿到餐桌上了,明夏拿起筷子,夾了一片醬牛肉,便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

    牛肉經過微火煨煮,軟而不爛,七成熱的甜面醬滑開,完美滲入松軟的肉中,咀嚼過後,舌尖滿是甜香,吃了一片,只想再來一片。

    星際時代,考慮到各個種族的口味和營養需要的差異,人類的農作食物被淘汰,改用營養劑垃,味道只有甜度區別,就跟喝飲料似的,還沒有幾種味道可選。

    那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

    尤其,明夏作為大吃貨國的女兒,品嘗過那麼多美味佳肴和街頭小吃,最後,卻淪落到在星際時代喝營養劑的地步,對于21世紀色香味俱全的菜,更是日思夜想、輾轉反側。

    如今,穿越回來了,她真的得多吃幾口,好好安慰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這麼想著,明夏便伸出筷子,準備再吃一片。

    “啪!”

    突然,明夏伸出去的手被另一雙筷子毫不留情地打了下,發出一聲脆響,把她都給打懵了。

    “臭丫頭,你爸你媽還沒吃,你就開吃了?都不知道主動盛飯的嗎?”明母手中端了盤糖漬西紅柿,放在了桌子上,教訓道。

    明父端了兩碗飯出來,接了明母的話︰“你的飯沒盛,自己去廚房盛飯。”

    聞言,明夏方才被美食勾走的理智回籠,看著面前穿著圍裙的媽媽,還有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盛飯最積極”的爸爸,回想起自己一個人在垃圾星討生活的艱辛日子,一直堅強的心突然就軟了下去,思念如山涌。

    來不及放下筷子,她便撲過去,一把抱住了明母。

    “媽,我好想好想你啊……哎呀,爸,你打我干嘛?”

    明夏正激動著,突然感覺自己腦袋上被狠狠敲了一下,情緒一下都給敲沒了,捂著頭,疑惑地轉過頭去看明父。

    “我說你今天怎麼好好的說這話,原來是打感情牌來了!我和你說多少次了?不許化妝!你都高三了,學習不知道搞,化妝倒積極,看你臉涂得那麼白,像什麼樣!”明父緊緊皺眉,語氣里滿滿都是強壓的怒意。

    他一向生氣明夏化妝,覺得這也是她“不學好”的其中一個表現。今天,見明夏為了“躲避挨罵”,居然還學會“打感情牌”了,就更生氣了。

    “現在就給我把妝卸掉!還有你那頭發,什麼時候燙的?正好,今天是周日,你下午沒有課,吃完飯我就帶你去理發店,給我趕緊拉回去!學生都沒有點學生的樣子!”

    放學鈴打響的時候,明夏已經把數學必修四看完了。收拾書包的時候,她將自己想看了一晚上的歷史必修一裝進了書包里,想了想,又將數學必修五也了裝進去,打算都帶回家看。

    晚上九點,夜空是美麗的深藍色,星星點綴其間,熾白的路燈照耀下,是你說我笑地往校門走去的高中生,滿滿都是讓人懷念的青春氣息。

    看著眼前的情景,明夏不由得有些感嘆。

    和中午一樣,去停車棚推了自行車後,明夏便和王飛一起,往家騎去。但和中午不一樣的是,回家的路上,莫名的,一貫話癆的王飛卻很沉默。

    明夏有些疑惑,在騎車的時候,看了王飛好幾眼,卻見他緊緊皺著眉,一副心事沉沉的模樣。

    發生什麼了?居然把他這麼個樂天派的一根筋搞成這副模樣。

    明夏的眉頭不由得微微蹙起,想問,又擔心王飛不想說,猶豫半晌,結果,一直到岔路口也沒能開口。

    兩人的家方向不同,在這里就得分開了。明夏想了想,決定還是暫時不問,打算等過了幾天,他要是還這樣,到時候,不管他想不想說,她都一定得逼問出來。

    然而,就在明夏揮了揮手,準備轉車頭方向的時候,王飛開口了。

    他看著明夏,眼神十分復雜,表情似哭似笑、似喜似悲,像是陷入絕境的人,說話就像擠牙膏,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憋。

    他說︰“明姐……我死沉死沉的,帶不起來。以後,天才這條路,你一個人飛就好了,我不用你帶。”

    明夏︰……

    她剛剛竟然會擔心王飛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是腦子瓦特了嗎!

    明夏一臉冷漠︰“不可以。我很有良心,以後,學習這條路,好兄弟,一起走。一輩子這麼長,幾本五三遠遠不夠,王後雄、金考卷、必刷題……你都值得擁有。今天送的有點少,其他的下次送你,都是自己人,別客氣。”

    最後,王飛是哭喪著臉回家的。

    他不想和明姐當自己人了。

    明姐是魔鬼嗚嗚嗚。

    *

    星際時代,21世紀的文化雖然成了遠古歷史,但還是留存著的。可無論夏商周還是唐宋元明清……那些更為久遠的璀璨的歷史文化,卻是早已消逝無痕。

    因此,在截至今日的悠久的歷史長河中,明夏最想了解的,是華國的古代歷史。

    回到家,見明父明母正在客廳看電視,明夏說了聲“我回來了”,便迫不及待地進了臥室,將書包打開,拿出歷史必修一,如饑似渴地閱讀起來。

    但很快,她就郁悶了。因為,整本歷史必修一里,只有專題一講的是華國古代歷史,還講得很籠統,只是大概地提了提關鍵詞,一點都不透徹,看得她仿佛以前追文時被作者埋的鉤子吊住了胃口那般,心下癢癢得不行。

    看了眼被擺在一旁的數學必修五,明夏抿了抿唇,糾結了一會兒,終于決定還是順應本心,去書房開電腦,自己找感興趣的資料看。

    明夏走出臥室的時候,明母正端著一份切好的水果拼盤從廚房出來。

    “夏夏,過來,吃水果了。”明母朝她招了招手。

    明夏應了聲,走過去,拿叉子吃了兩塊隻果,便放下不吃了。




如果喜歡《 國寶級學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