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746章 你不光顏值不能打,這智商,也不能打呀!

第746章 你不光顏值不能打,這智商,也不能打呀!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該死的,你們還要秀是吧?”

    那個一步三回頭,偷瞄李若蘭咽口水的修煉者,見到美女大記者親(吻wen)孫默,郁悶值瞬間滿槽。

    整個人酸的就像被掰開嘴巴,硬生生地灌了一大桶檸檬汁,然後又被壓著頭摁緊了醋壇子中。

    還讓不讓單身狗活了?

    修煉者一擼袖子,就想抄起地上的石頭,給孫默來一下狠的。

    李若蘭實在被孫默的大氣給驚到了。

    這份信任,實在太沉甸甸了,畢竟如果去賣這個消息,多了不敢說,一部天極絕品的功法,至少可以換回來。

    這可讓我怎麼還?

    “怎麼辦?我想嫁給你了?”

    李若蘭抬頭,望向了孫默的眼楮,如果嫁給他,其實也不錯,反正每天早上醒來,看到這張臉,也是一種享受。

    “啥?”

    孫默一愣,本來還沉浸在李若蘭(紅hong)唇的觸感中,猛然听到這話,他下意識的就要推開對方。

    我他喵的可什麼也沒(干gan)呀?

    感受到孫默動作的李若蘭,黛眉一簇,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這什麼意思?看不上我嗎?”

    對,我知道你的未婚妻是安心慧,才貌雙全,是傾國傾城上排名第五的大美女,可我也不差呀。

    我排第十一,不是我容貌和身材不行,是因為沒有專職做名師這份職業。

    該死的!

    你信不信我今天就(睡Shui)了你?

    當然,李若蘭也就是這麼一想,畢竟她寶貴的第一次,可是要在新婚之夜,給未婚夫的。

    “呃……”

    孫默一陣頭大,我一個除了工作,就是待在家里玩游戲追劇的人,真的不擅長應付女人呀。

    “賠我!”

    李若蘭扁了扁嘴。

    “怎麼賠?”

    孫默順口問了下去。

    “親我!”

    李若蘭冷哼。

    “啊?”

    孫默下意識的看向了李若蘭的嘴唇,薄薄的唇線,咬了胭脂,是一道很優美的弧線,非常誘人。

    熟透了櫻桃,不外如是。

    砰!

    李若蘭突然出拳,杵在了孫默的肚子上。

    “你想的美呢!”

    李若蘭推開孫默,加快了腳步。

    她現在的心,亂得要死,萬一孫默真的那個,自己該怎麼辦呀?

    推開他?

    就算是理智,恐怕都不允許自己這麼做的。

    哎呀,好討厭!

    為什麼突然對一個男人有了好感,卻是一個有未婚妻的家伙呢?

    等等!

    孫默剛才說的‘大秘密’,不會被人听到吧?

    李若蘭趕緊四下里張望,然後就看到一個男人,正偷瞄這邊,這讓她心理頓時一緊。

    “孫默,那邊!”

    李若蘭用眼神示意孫默注意那個可疑者。

    “沒事的。”

    孫默又不蠢,他說的時候,早就注意著四周了,而且音量只夠兩個人听到︰“倒是你,不懷疑我?”

    一萬好感度呀,孫默成為名師到現在,都沒拿到過幾次,可見李若蘭對自己的話是極其相信的。

    “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

    說到這里,李若蘭反而自嘲一笑。

    是呀,孫默面對自己,坐懷不亂,不正是正人君子麼,他要是動手動腳,自己才該給他減分吧?

    “謝謝。”

    孫默微微一笑。

    李若蘭回頭瞅了一眼,發現孫默跟在五米外,不敢靠近,又好氣又好笑,忍不住呵斥。

    “你離那麼遠(干gan)嘛?我有毒 ?”

    李若蘭進了戰神峽谷後,便立刻按照孫默告訴的‘真意’去參悟那些壁畫,然後發現,果然好用。

    輕輕松松,進入了第三段峽谷。

    這一段,也不難,唯一的麻煩,就是要承受那些劍氣,當它們刺入(身shen)體的時候,那是真的疼。

    “想成為戰神,真的不容易呀!”

    李若蘭感慨萬千。

    不多時,便有一個男人湊了過來。

    “小姐,你不該這麼頻繁承受劍氣,不然會猝死的。”

    男人搭訕,擠出了一個自以為帥氣的笑容。

    李若蘭懶得搭理他。

    就這個臉,給你三分,那三分都會覺得被羞辱了。

    “小姐,听我的勸沒錯,你這麼做,除了讓自己難受,不可能參悟壁畫!”

    施行言信誓旦旦。

    “抱歉,請你讓一讓,擋著我的劍氣了。”

    李若蘭不耐煩的催促。

    該死的孫默,去哪了?

    快來護花呀!

    “喂,人家讓你走開,就別舔著臉纏人了。”

    有人譏諷,引起了一連串的哄笑。

    施行言臉(色)難堪,瞟了李若蘭一眼,忍不住擠兌︰“你要是這樣都能過關,那簡直是戰神瞎了眼。”

    說完,施行言還瀟灑的單手揮劍,斬落了一道劍氣。

    李若蘭這種級數的大美女,無論走到哪里,總能引得男人偷瞄,所以這一幕,也被不少人看到了。

    尤其是白濠,見狀,立刻走了過來。

    “若蘭,那家伙雖然目的不純,但是話沒錯,你這麼承受劍氣,絕對不可能參悟壁畫的,反而會弄傷自己。”

    白濠心疼。

    “那該怎麼參悟?”

    李若蘭微微側頭,眨了眨大眼楮。

    “呃!”

    這一刻,白濠的心髒猛一跳,感覺被一支利箭射中了,沒錯,李若蘭就是自己一生中,需要的那個人。

    旋即,白濠又開始郁悶。

    我為什麼還沒參悟戰神壁畫呢?

    不然現在就可以秀一波了,到時候若蘭進入下一段峽谷,一定對我崇拜迷戀,這事,就成了。

    “我明白了,我再試試,白師,你快去參悟吧,別耽誤時間。”

    李若蘭笑了笑,心中卻是嘆口氣。

    你不光顏值不能打,這智商,也不能打呀!

    “好!”

    白濠急匆匆的離開了,不能再耽擱了,必須盡快參悟,然後給李若蘭指點,這樣才能贏得她的愛慕。

    李若蘭這一次學乖了,走到了一個人少的角落,並且在習慣了一會兒後,就開始主動去迎接那些劍氣。

    被施行言擠兌,李若蘭也不爽,她要證明,老娘也不差。

    不過一刻鐘後,她就受不了了。

    劍氣入體,是不會在(身shen)體上留下傷口,但是肌(肉rou)可是會損傷的,還有神經也會遭到摧殘。

    李若蘭呼呼地喘著粗氣,扛不住了。

    “我怎麼這麼弱?”

    李若蘭郁悶,現在怎麼辦?

    再繼續下去,可是真的會死。

    不過她很快神(色)一喜,找到了答案。

    找孫默呀!

    神之手最大的功效,不就是消除疲勞,恢復傷勢麼。

    想到就辦,李若蘭往第一段峽谷跑去。

    “嘁!”

    一直注意著李若蘭的施行言,不屑一笑,喊了起來︰“怎麼了?不練了?別停呀,繼續!”

    你還別說,看著一個大美女被劍氣射中,不時地發出慘叫,還是挺有觀賞(性xing)的。

    “等老娘參悟出真意,第一個(殺sha)你!”

    李若蘭發誓。

    ……

    第一段峽谷中,孫默又被圍觀了,因為他在描繪岩壁上那些劍痕。

    如果不是孫默昨天連過兩關,戰績過于驚人,現在早有人譏諷他了。

    描繪劍痕?

    做夢呢!

    要是這麼簡單,那誰還需要千里迢迢來戰神峽谷呀,(干gan)脆買一份劍痕的拓印冊子不就完事了?

    這些劍痕之所以出名,被認為承載著戰神圖錄,是因為它們是上古戰神刻下的,當你描繪出來的時候,早就沒了那些劍意。

    有大膽的修煉者湊近看了看,白紙上,劍痕凌亂,但是什麼感覺都沒有。

    傅延慶站在遠處,看了一會兒,便搖了搖頭。

    這個青年,才華是有的,但是也過于驕傲了。

    想復刻戰神的劍痕?

    你也是想多了。

    不過吃一些虧也不錯,這樣才能成長,認識到自己的差距。

    “孫師,你這麼(干gan),不行的!”

    賀偉湊了過來,陪著笑臉,解釋了一番。

    “嗯,多謝賀師關心。”

    伸手不打笑臉人,孫默又不能解釋,就只能敷衍了。

    看到孫默不停手,壓根沒理會自己的意見,賀偉也很無奈,只能改口︰“其實畫一畫也不錯,可以更好的理解這些劍痕。”

    我淦,我都要為我的機智點贊了。

    賀偉為這個馬屁,小小的得意了一下,然後就看到那個漂亮的女記者兼名師報的金牌主筆,正一臉嫌棄地看著自己。

    唰!

    賀偉仿佛秋天核桃皮的老臉紅了。

    沒辦法,這種舔狗行徑,的確是丟臉的。

    “怪不得都說聖門一年不如一年了,這家伙是戰神峽谷的負責人吧?居然都這麼跪舔孫默?”

    李若蘭鄙視完,又覺得不對,應該說這個家伙,有眼光吧?

    這麼早,就看出孫默是一條大腿,開始準備抱緊了?

    “怎麼了?”

    孫默手上沒停,他是在嘗試著提取出靈紋。

    李若蘭湊到孫默耳邊︰“你的神之手,能不能修復我的傷勢,讓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盡快承受一萬道劍氣?”

    “慢點來不好嗎?”

    孫默蹙眉。

    “有人瞧不起你的辦法,所以我要第一時間進入下一段峽谷,給你撐面子。”

    李若蘭擺出了一副榮辱與共的表情。

    “可以,就是會透支一下你的體能。”

    這種事對于孫默來說,毛毛雨。

    “那還等什麼?”

    李若蘭催促︰“是在這里?還是回旅館?”

    听到旅館兩個字,不少男人,(露)出了羨慕的神(色),尼瑪,推拿的話,豈不是可以名正言順的(摸Mo)遍這位美女大記者的(身shen)體了?

    就連賀偉這種順風尿濕鞋已經石不起來的老白菜幫子,都(露)出了羨慕的神(色),恨不得替孫默代勞。

    “你去找子柒,問她要神之手靈紋!”

    孫默壓根沒想過佔李若蘭的便宜。

    “啥?”

    李若蘭一頭霧水,神之手靈紋?還有這東西?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zbb手機版閱讀網址︰m..




如果喜歡《 絕代名師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