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第一百八十八章 繼續狡辯

第一百八十八章 繼續狡辯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黃河詭事最新章節!    只听向晴開口就說︰“莊慶春,我知道你在外面還有一個女人,並且還生了孩子,你要是不想牽連你的孩子,你就老實交代。”

    向晴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也蒙住了幾秒。

    莊慶春眸子里閃爍了激動的神色,差點就自己站起來,不過最後還是自己坐了下去。

    臉上繼續浮現傻傻的笑容,一副你們在說什麼,我都听不懂的樣子。

    向晴又抬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

    只听見“啪”的一聲,莊慶春的身體都顫抖了下︰“你最好不要抱著僥幸心理,範宏已經死了,你認為範宏的同伙會放過你的孩子嗎?現在牽扯的人越來越多,最後說不定你的父母,也會被連累。”

    這句話落下後,莊慶春的面色終于正常了幾分,還拿手擦了下嘴角的哈喇子。最後才說了句︰“你要我交代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是平穩,看不出一點異樣的波動。

    開始打心眼里,有些佩服這家伙的心里素質。

    都到了這個時候,還能這樣從容。

    這當然,也可能和他當過警察有關系。畢竟不是誰都有耐心裝瘋賣傻七年之久。

    現在我們見到莊慶春恢復了正常,詢問總算是有點進展。

    向晴情緒也激動了幾分,就問說︰“這些年,你為什麼裝瘋賣傻?”

    莊慶春輕笑了聲︰“我不裝瘋賣傻,我也得死,你以為我這些年過的容易嗎?”

    莊慶春說的都有些愣神,一下沒有搞懂他的腦回路,他裝瘋賣傻也只是為了逃避,難道這背後還有人嗎?

    我一時沉默著,沒有說話。

    向晴卻愈發的激動,自己死去七年的父親的案子,終于有了進展。

    我也能理解向晴。

    “你這些年裝瘋,都是為了活命,那我問你,我父親是怎麼死的?”

    向晴一雙眸子里都快噴出火來,我在旁邊忍不住勸慰了句說︰“向警官,慢慢來。”

    向晴注意到自己的失態,坐了下來,調整了下自己的情緒。

    我對莊慶春說︰“你別想把自己摘的干淨,要說這件事情,和你沒關系,是絕對不可能的。”

    莊慶春忽然嘴角微翹,露出一絲笑容說︰“你有什麼證據嗎?”

    就是這單單的一句話,就將我給噎死了,是啊!我們有什麼證據?我和向晴面面相覷了一眼。

    向晴則是直接就說︰“證據?李甜甜是你的女朋友,李甜甜現在死了,你就是嫌疑人。”

    莊慶春笑了聲說︰“我是不是嫌疑人,還不是你說的算,你說是就是,你說不是,就不是。”

    我對莊慶春說︰“你這盤棋下的真好,在精神病院找了個女人,幫你打掩護,又在外面找了女人給你生孩子,還買了新房,請問你這些,是怎麼操作成功的?”

    “你千萬不要告訴我,這些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我的這兩句話,頓時讓莊慶春變的沉默了。

    氣氛換變的有些尷尬,向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頭,一般來說,說話的時候,摸知道鼻頭,都會說謊話。這家伙,難道是預備說謊話嗎?

    莊慶春接著說︰“還真的是讓我意外,你們居然將我摸的這麼清楚,我都在醫院里裝了七年,你們居然還能查出來,真的是萬萬沒想到。”

    向晴冷哼聲說︰“你沒想到的事情,還多了去了。”

    “好,我交代。”莊慶春忽然松口,讓我們心里浮上一抹希望。

    莊慶春接著緩緩的說︰“你們說的新房子,是我老婆買的,是她的錢,所以房子不是我的,我自己談戀愛找個對象,然後又搞個婚外情,這貌似和你們沒關系吧。這不屬于你們警方管吧?難道你們警方也要從道德方面譴責我嗎?”

    向晴頓時被氣到了,火又上來,說︰“你還要繼續狡辯到什麼時候?李甜甜的案子,你能摘干淨嗎?”

    莊慶春冷哼聲,自信滿滿的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李甜甜的死,應該是自殺的吧。”

    莊慶春說完就哈哈大笑起來,這種犯罪的囂張態度,實在讓我不爽。

    這就好比,別人給你一記響亮的耳光,還在你面前嘲笑你,老子就打你怎麼了?

    不過他這樣說,就證明他知道李甜甜的死因,李甜甜應該就是他殺的。

    他猖狂的笑著,向晴拿他沒辦法,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拿著強光燈照著他的眼楮,頓時他就收縮了下,向晴說︰“信不信,我讓你生不如死?”

    這件案子關乎向晴父親,所以向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我朝著向晴搖頭。

    向晴氣不過,一甩手就往外走,氣呼呼的。

    我喊了聲向晴,就追了上去。

    向晴說︰“這家伙就是死不認賬。”

    我對向晴說︰“關心則亂,你當警察這麼久,難道還是第一次踫到這樣死不認賬的人嗎?”

    向晴被我一句話就說的沉默了,我對向晴說︰“你放心,我有辦法的,既然能查到他裝瘋賣傻,我就能查到他的殺人證據,向晴,你不要忘了我還有別的身份。”

    向晴怔怔的看著我,也像是忽然想起我還有別的身份。

    我可是地府的陰官,對于魂魄,就有控制好權。

    我安撫好了向晴,就重新走了進去,我們坐下,莊慶春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在剛才的審問過程,他完全佔據了上風,無論是從證據上還是心理上,他居然都隱隱的壓制著我們。

    他看見我們坐下,嘴角還是輕笑的表情。

    他說︰“怎麼,兩位警官,又來審問了。”

    我也笑了聲,對莊慶春說︰“你知道的,有些事情,你是逃不過的。”

    莊慶春說了句︰“你們現在和我說這些也沒用,你們知道的,我也是警校畢業的,我自己犯什麼罪,我心里知道,你們就別浪費口舌了,有本事,就直接拿出證據來了。”

    向晴一臉的憤懣,如果不是我剛才勸住,可能又要上前去抓住他的衣領質問了。

    我還是笑了聲,接著說了句話,莊慶春的面色立馬就凝固住了。




如果喜歡《 黃河詭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