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第一百八十六章 符篆問路

第一百八十六章 符篆問路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黃河詭事最新章節!    只見從碗里冒出的青煙全部被草人吸收了進去,頓時整個草人身上就變的煙霧繚繞起來。

    我和二虎看著呆了呆,二虎還在我耳邊嘀咕了句說︰“小生,道長的本事還真的是深不可測。”

    我嗯了聲,沒說太多。

    吸納青煙進去的草人,下一秒,身體居然動了動,然後就從桌子上跳了下來,像是活了過來一般,我看的也目瞪口呆起來,草人從桌子上下來,我看見寧道長的手決還沒掐斷。

    草人很快又跳到一張凳子上去,接著從凳子上一躍,就到了吊扇上,隨後把脖子掛在了風扇的葉子上。

    整個過程一氣呵成,而且草人身上這時候的青煙已經在逐漸的散去。

    脖子掛在扇葉上,晃動起來。

    二虎用吃驚的語氣說︰“這草人是要告訴我們,李甜甜是怎麼死的嗎?”

    不過李甜甜本來就是上吊死的,大概過程,我們也是知道,所以寧道長做這一切,又有意義呢?我心里涌上疑問。

    等掛在風扇上,草人身上的青煙徹底散去,草人就從上面掉了下來,寧道長讓我撿起來,把草人給他。

    我照做,寧道長接過草人,面色變的凝重了幾分。

    我問寧道長說︰“道長,這是怎麼了?”

    寧道長說︰“很簡單,這人是上吊自殺的,至于你要問貧道魂魄在哪里,貧道一時半會也說不上來。”

    寧道長又繼續在屋內看了起來,幾分鐘後,寧道長和我說︰“張生,跟貧道去外面看看。”

    關上門,我就跟著寧道長朝著外面走去,寧道長路上說︰“如果魂魄不是本人控制了,又沒有回到地府,按理說,應該會在這附近游蕩,或者執念比較深,會去以前的工作地方呆著。”

    我和寧道長很快就附近找了起來,二虎也將柚子葉貼在了自己額頭上。

    目光四下搜索著。

    在這附近繞了一圈,也沒有發李甜甜的魂魄。

    寧道長很快說,換個地方。

    我們三勉強擠在了二虎的電動車,就奔著那邊過去,到了精神病院,我們也搜索了一番,可還是沒有看見。

    寧道長心里咦了聲,說真的是奇怪了,貧道剛才試過,她的魂魄應該沒有被控制才是。

    寧道長摸出一道符篆,快速的把符篆折了起來,折起來後,隨即對我說︰“張生,張嘴。”

    我按照寧道長說的,張嘴。

    寧道長快速抬手就在我的天靈蓋拍了下,瞬間,我就覺得自己進入了一種莫名其妙的狀態,這種狀態說不清,道不明。寧道長開口念著︰“天靈靈,地靈靈,四方道君,听我號令,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這一聲喝出來,一陣陰風就吹了起來,四周的溫度也像是下降了幾分。

    “走吧。”

    寧道長對我說了句。我的腳步開始像是不听我的身體開始走了起來,並且花了大概一小時的樣子,走到了莊慶春父母的家里,寧道長和二虎四周看了幾眼,沒有收獲,就準備繼續往前走,我卻忽然劇烈的咳嗽起來,很快感覺胃里一陣翻涌,就忍不住的吐了出來。

    符篆被我吐到地上,上面還有粘液。

    我有些惡心。

    二虎急忙上前來幫我拍著後背,問說︰“小生,你沒事吧?”

    我回神,說沒事。

    寧道長嘆口氣︰“看來這女娃娃,不想讓我們找到她啊!”

    “什麼意思?”

    寧道長說︰“可能還是執念太深。”

    這時候,我也靜下心思,開始打量周邊的環境,明確這里是莊慶春父母家。我怔住幾秒,心想,如果李甜甜的魂魄沒有被莊慶春控制,那麼李甜甜死後,卻來到了莊慶春父母家,這是為了尋找莊慶春嗎?

    李甜甜的死,肯定是有問題,怕就怕在她和陳芳芳一樣,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現在還對莊秦春有留念,那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說明,一個問題,莊慶春來找過他父母。

    現在時間,是晚上十點半的樣子。

    寧道長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沉默了會,寧道長悠悠的說了句︰“好了,今天就到這了,貧道要回去睡覺了。”

    我一把拉住寧道長,對寧道長說︰“道長,幫人幫到底,送佛送到西。”

    “張生,你要是說這話,貧道就不高興了,貧道信的是太上老君。”

    我自知失言,尷尬的笑了幾聲,說了句不好意思。

    寧道長掐指算了算,然後說︰“好吧,貧道就在陪著你們走一遭吧。”

    我听寧道長還願意和我走一遭,就連忙說著多謝。

    寧道長問我說︰“張生,你覺得現在死者最可能和誰在一起?”

    我不假思索的就回了句︰“應該是和莊慶春在一起。”

    “你有沒有這個人的生辰八字什麼的?”

    我搖頭沒有。

    寧道長白了我眼,說︰“沒有你還不去找。”

    我嗯了聲,摸出電話就給向晴打了過去,向晴那邊告訴我說︰“張生,我這邊還是沒有莊慶春的下落,你呢,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我對向晴說︰“向警官,你把莊慶春的身份信息發一份,到我手機里來吧。”

    向晴應了聲,不多時,就給我發來了一條彩信,是一張圖片,上面記載著莊慶春的詳細信息,我很快就念給了寧道長,寧道長嘿嘿的笑了聲︰“張生,二虎,等下你們看著,貧道今天給你們來一招絕的。”

    二虎湊上前問說︰“什麼絕的?”

    寧道長把手的草人,清理了下,隨即把莊慶春的生辰八字寫在了符篆的背後。

    接著把符篆貼在紙人的後背。

    然後又看見寧道長摸出了一枚銅錢,把銅錢壓在草人的天靈蓋的位置,間穿過一根紅線,紅線從天靈蓋的位置進,草人的嘴巴出。

    寧道長手上的動作十分靈活,做好這一切,寧道長對二虎說︰“彎腰。”

    二虎一臉好奇的問說︰“怎麼了?”

    “讓你彎腰就彎腰。”

    二虎雖然一臉困惑,但還是照做,寧道長等二虎彎腰,就把草人放在二虎的背上。




如果喜歡《 黃河詭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