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第一百七十章 亡魂哭冤

第一百七十章 亡魂哭冤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黃河詭事最新章節!    我們離開了這個小區,我對向晴說︰“現在可以帶我去看看莊慶春的父母嗎?”

    向晴應了聲,說好。

    一路驅車,就到了一個很老的小區里,小區沒有圍牆,就是那種開放式的,從外面看,房子破損的不成樣子。

    向晴在小區附近停了下來,然後買了一些水果。

    我們到了門口,就吃了個閉門羹,發現莊慶春的父母不在。

    向晴說了句︰“估計是出去打零工了吧,他們二老自從兒子出事了,日子本身就不好過。”

    我嗯了聲,也沒多說。

    離開這里,我們上了車,午找了個地方,吃了點火鍋。

    時間很快就到了晚上,大概六點鐘,天色已經暗下來,二虎就迫不及待的給我打來了電話,問我說︰“小生,你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我說還沒處理好。

    二虎說︰“那我現在就帶著小七過去。”

    二虎說話的語氣,有些迫不及待,我說好,你現在來吧。電話里,二虎還對我說︰“小生,房子都要快建好了,馬上就要進入裝修了。”

    我嗯了聲,這件事有二虎盯著,我心里也放心。

    二虎接著就說,不和我多說了。

    掛了電話,大概七點鐘,我對向晴說,先去一趟城隍廟吧,等到的時候,發現來早了,此時城隍廟里,還有人上香火,我也不好明目張膽的就找鬼差。

    一直等到九點鐘,見人少了後,我才找了鬼差詢問,我將死者一家三口的信息給了鬼差查詢,可是經過鬼差對比,發現死者父子已經下地府,估計現在已經輪回了。

    但是女子沒有下地府,女子叫陳芳芳,死的時候,四十歲。

    不過從相片上看,貌似挺年輕的。

    如果陳芳芳的魂魄沒有歸入地府的話,那麼在房子里哭的女人,很可能就是陳芳芳。

    其實要說起來,他們一家三口也很可憐,死的不明不白的。

    我事先準備好了一些朱砂,就怕陳芳芳在陽間飄蕩了好幾年,身上積累了很重的怨氣,等下不好對付。

    向晴問我說︰“現在過去嗎?”

    我回說︰“等等吧,等小區里的人,睡著後,我們在進去。”

    我這樣做,也是為了避免打草驚蛇,回頭別把小區里的人給嚇出個好歹來。

    也就是在這時候,二虎給我來電話說︰“小生,小七我給安頓好了,你在哪里?我現在過來找你。”

    我問二虎說︰“二虎哥,你怎麼安頓小七的?”

    二虎說︰“放在馬成強馬老板家里,有道長看管,沒事的。”

    我把地址告訴了二虎,二虎說馬上就到。

    等二虎來了後,我就看見二虎牽著黑皮,全副裝,看著像是來打仗的,約莫十一點的樣子,我們就朝著那個小區過去,到了地方,二虎對我說︰“小生,這次的女鬼會不會像之前那樣傷人。”

    我對二虎說︰“其實很多鬼都不傷人的,地府也不是能將所有的鬼魂都抓光,還有很多魂魄藏在街頭巷尾,他們是不會傷人的。”

    二虎嗯了聲,說,也是,人和鬼也差不多,人死了就是鬼。

    二虎這句話,說的有些道理。

    到了小區門口和小區保安打了聲招呼,我們就如願進去。我們來到陳芳芳的家門口,我先是看了眼,也沒看見魂魄,附近也沒有。小區居民都已經睡著了。

    向晴拿出鑰匙就把門給打開看,門開後,我們就魚貫入耳,躡手躡腳的,沒有鬧出大動靜。

    進去之後,我們都壓著聲音說話。

    向晴問說︰“有嗎?”

    我搖頭說沒有,三個房間都看過,什麼都沒有。黑皮也沒什麼動靜,我說,我們先藏起來吧。

    向晴和二虎都應了聲,我們躲到了廁所。

    我看了眼時間大概是十一點半,我們三躲在廁所加上黑皮,空間實在不寬裕,時間分秒的過著,我們三都沉默著,沒有說話。

    大概過了五分鐘的樣子,我忽然听見外面有了聲響,不多時,我就听見了哭聲。

    我很快就從廁所里走了出去,我壓著腳步,動作很輕,接著我就看見沙發上坐著一個女人,她手拿著那張全家福的照片一直看著,一邊看一邊抹眼淚,都過去了十年,陳芳芳的悲傷難過還是沒有一點消弭。

    二虎和向晴也走了出來,黑皮看見陳芳芳就叫了聲,頓時陳芳芳就被嚇住了。

    不過還是沒有動,她可能以為我們看不見她,目光在我們身上打量了一番。

    我在她沙發對面坐了下來,我開口說了句︰“你是陳芳芳嗎?”

    我說完後,她頓時面露驚容,站起來想跑。

    我連忙叫住了陳芳芳,我對她說︰“你放心,我們沒有惡意。”

    陳芳芳依舊是一臉提防的神情,接著就和我說︰“你,你能看見我?”

    我點了下頭。

    “你們想怎麼樣?”陳芳芳問我說。

    黑皮此時又吠叫了聲,我讓二虎看住黑皮。

    我對陳芳芳說︰“我是地府的陰官,不過你別怕,我不是來抓你回去的,我是來幫你伸冤的。”

    陳芳芳盯著我看著,說︰“你真的是地府陰官嗎?”

    我很快就把土地爺的書拿出來,她看了眼就認了出來。

    “你,你真的可以查出我丈夫和兒子為什麼會死的嗎?”陳芳芳還在試探性的問我。

    這種事情,你要我打包票,我也不敢。就說了句︰“我會盡力而為,不過關于當年的事情,你也要仔細的和我說一遍。”

    陳芳芳沉默了會,就說好。

    我讓向晴和二虎而已坐下。陳芳芳開始給我講起了那件事情,當日他們一家三口吃完飯,正吃著飯,原本一直脾氣很好的丈夫,忽然就發脾氣指責孩子,孩子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和丈夫吵了起來。然後事情發生的經過,就和向晴之前說的差不多。

    陳芳芳說著話,又哭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當時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子,好像當時情緒就不受自己控制,說到這,她卻又頓住了會,說︰“不對,我說錯了。”




如果喜歡《 黃河詭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