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第一百六十七章 自殺案件

第一百六十七章 自殺案件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黃河詭事最新章節!    我嗯了聲。

    我和二虎洗漱好,就對寧道長說了句︰“道長,你幫我看著小女孩。”

    寧道長說了句︰“你放心,沒問題。”

    二虎,騎著電動車,就載著我們朝著警察局過去,到了警察局剛好踫上王安和向晴下班的時間,我們四個一起吃了頓火鍋。

    二虎三句話不離獎金的事情,王安說,已經聯系好了,等下吃完,我們就去黃成星的公司拿錢。

    大概下午兩點,我們就到了黃成星的公司,不過黃成星沒有出面。

    我們領走了獎金,給向晴和王安分了一部分,但是他們說不要,他們查案是天經地義的,說要是拿了錢,就是犯罪。到了家,想分給寧道長和馬成強,他們也都不要。

    最後錢都給二虎管理,二虎拿了就存在了銀行。

    我囑咐二虎取一部分,給八哥他們家里。二虎應了聲。

    我回到了房間,小女孩眼巴巴的看著我說︰“哥哥,我餓。”

    我听小女孩說這句話,就知道是什麼意思,我摸出匕首就劃開了自己的手指,小女孩很快上前來吮吸著。

    大概一分鐘的樣子,就好了。

    我心想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一直要喝我的血,到時候得問問寧道長能不能用動物的血代替。

    我看著小女孩,腦海里突然浮現一個念頭,那就是個她取一個名字。

    我先是問了小女孩有名字嗎?小女孩說沒有。

    我接著又說︰“那我給你取一個好不好?”

    小女孩點了點頭,眸子里閃爍著光華說︰“好,哥哥。”

    我開始絞盡腦汁,最後腦子里蹦出兩個字,小七。

    我征詢了下小女孩的意見,她很快就答應了說好。我試探性的叫了聲小七,她很快就應了聲。不知道為什麼,我莫名的就覺得心里有那麼一點開心。

    因為是白天,小七不能出房間。

    原本我和二虎打算白天回去,現在也改成了晚上。

    等到了晚上,向晴又給我來了電話,問我說在哪里?有事情找我。

    我說在馬成強家,不過等下就要回老家了。

    向晴倒是干脆,和我說︰“那我等下和你一起回去。”

    我想了下,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就說好,大概是晚上八點,向晴給我打電話,說車子已經到了小區門口。我和馬成強他們打了一聲招呼,就往外走去,小七在晚上基本上和正常女孩沒什麼區別,能吃能走的,唯一有些差別的就是小七渾身有些冰冷。

    上了向晴的車,小七乖巧的叫了聲姐姐。

    向晴看見小七後,明顯怔住了幾秒。

    我和向晴解釋了幾句,向晴很快就接受了。

    車子大概九點鐘到了二虎家,我讓二虎看著小七,對向晴說︰“你之前說有什麼事情和我說?”

    向晴從自己的車里拿出來一份件,對我說︰“你先看看。”

    我接過件,就看到上面寫著一個名字,叫向德軍,年紀五十歲,死因煤氣毒。

    我一邊看著,向晴一邊和我說︰“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我爸去查一件案子,結果不明不白的死了,一直到現在都是懸案,張生,在遇到你之前,我是沒有半點思緒,不過遇到你之後,我在想,我爸的死,會不會和這邪祟,有關系。”

    “張生,我希望你可以幫我查清楚,我爸真正的死因。”

    我對向晴說︰“相關案件人,你還可以找到嗎?”

    “可以,和我爸當年一起去執行案子的人還活著。”

    “你問過他嗎?”

    向晴點頭,不過眼神里的失落卻掩飾不住︰“他回來後,精神失常,就瘋瘋癲癲,到現在還住在精神院。”

    我听向晴敘說,忽然對這件案子,有些好奇,就問向晴說這是一件什麼樣的案子。

    向晴回答我說︰“說起來這件案子的案情也比較簡單,就是兒子殺了父親,然後母親在勸架的過程,又把兒子不小心推下了樓,當場摔死。”

    我說︰“這件案子的不是很簡單,凶手什麼的都很清楚。”

    向晴說是,很清楚,所以我爸去調查的時候,沒人多想,可是當晚上門,詢問死者媽媽的時候,她突然就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朝著自己胸口插了一刀,當場死亡。

    當時我爸爸刑警隊的隊長,而跟在我爸爸身邊的一個畢業沒多久的小警察,比我大不了幾歲,可能是沒見過這陣仗,所以事後,精神有些時常。

    而我爸從局子里回來當天晚上,什麼都正常,只是神情看起來有些疲倦,我們也沒多想。只是到了深夜,我聞到了一股濃重的煤氣味道,當我想爬起來的時候,卻發現渾身軟綿無力。

    後來還是鄰居救了我。可是我爸和我媽都因為煤氣毒死亡。

    向晴說著話,情緒變的愈發的低落起來,我安慰了向晴幾句。向晴對我說︰“張生,我沒事,只是我一直不相信我父親會自殺,我們家庭美滿,父親沒有自殺的理由,所以為了查明父親的死因,我就報考了警校。”

    “這些年我也查過,發現在我們縣里,不止一件這樣莫名其妙的案子,不過由于凶手都在現場,所以都很早被定案。但是我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張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向晴說著話,情緒變的激動了幾分。

    我說明白。

    “當時的警察也調查過,死了那一家人,平時家庭很和睦,沒什麼矛盾,而且讀高的兒子,成績還很優秀,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晚上,一家三口全部死了。”

    我听向晴說著,也覺得很蹊蹺。

    這些人听起來,沒什麼理由自殺。

    我對向晴說︰“明天我們先去精神病院問問那個人。”

    向晴對我說︰“可是那個人已經得了精神病,估計也問不出什麼了。”

    我說不去試試怎麼知道?

    向晴應了聲,就把卷宗給收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我們就朝著縣里的精神病院出發。




如果喜歡《 黃河詭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