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想啥美事呢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想啥美事呢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最新章節!    張婆子見王永珠心有章程的樣子,也就不多說了。

    雖然依著她說,杜老太醫是王永珠的師父,對她們一家子委實不錯,不就是將大孫子交給她們帶上些日子麼?

    有什麼難的?這麼大的孩子,頂多大家多捧著,好生招呼著也就是了。

    現在又不是以前那手頭不寬裕的時候,也就是多費些銀子的事情,將人招待得好好的,全須全尾的送回去是正理。

    可听听自家閨女說的那話,說好听點是不拿那君哥兒當外人,說難听點,那就是壓根不拿人家當人,不歡迎人家去,想著法子的拒絕呢。

    難得是杜老太醫居然半點不介意,還似乎特別高興,甩手將孩子一交居然就走了。

    不是說ど兒子,大孫子,老頭子的命根子麼?

    這麼看,這也不是對待命根子的做法啊?

    不過張婆子轉念一想,換做是她,說要將金斗送到別人家去幾個月,她也沒啥舍不得的,能省家里的嚼用呢。

    大孫子不值錢!大閨女才寶貝呢!

    這麼一想,張婆子也就不管王永珠做什麼,只做沒看到。

    吃了午飯開始趕路後,就再也沒有停歇了,畢竟要在天黑之前趕到石橋鎮。

    這馬車都是租來的,駕車的都是親兵好手,揚起馬鞭,吆喝了一聲︰“抓緊了——”那速度就加快了不少。

    坐在車里的人听到了,都打起精神來,抓緊了可以扶住的地方。

    唯有杜使君,一時沒反應過來,等他反應過來,已經在車廂里來回打了個滾,好不容易抓到點借力的東西,努力要坐起來。

    卻被一只手拍開,抬眼看去,金壺一臉的郁悶和防備︰“你起來就起來,扯我褲子做啥?”

    要不是他眼疾手快,只怕今天褲子都要被扯破了。

    杜使君尷尬的忙松開手,努力想爬起來,可這顛簸的馬車,他幾乎手無縛雞之力,能穩住自己的身形就不錯了,哪里爬得起來,一張俊俏的小臉漲得通紅,只覺得又羞又惱。

    金壺看他臉紅脖子粗的樣子,著實可憐,好端端的大少爺,也不知道咋得罪他爺爺了,要跟著到鄉下來受這樣的苦。

    又有點不忍心了,伸手將杜使君給一把拽了起來,又教他︰“諾,抓住這里穩住!”

    杜使君忙抓緊了,又眼巴巴的看著金壺。

    金壺只得道︰“你且忍耐些,實在不行一會你下車跟著走走?要不就要那些大叔們帶你一程?忍到天黑就好了,天黑就能到地方了。”

    杜使君看看外頭的天色,日頭還在天上掛著呢。

    再看看那些騎著租來的馬,都能跑出騎兵殺敵架勢的漢子,飛快的打消了念頭。

    一時只覺得絕望。

    好不容易終于熬到了太陽慢慢西斜,路上的人也漸漸多了些,金壺看著杜使君慘白的臉,同情的道︰“再忍耐一下,已經快到鎮上了。到了鎮上,到時候就能歇口氣,泡個腳,睡一覺起來——”

    杜使君忍不住開口問道︰“睡一覺起來是不是就到了?”

    金壺搖搖頭︰“你想啥美事呢?睡一覺起來,再坐上半日的馬車,那才到了!”

    杜使君只覺得眼前一黑,干脆了暈了過去。

    等他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炕上,屋子里黑洞洞的,沒有人,頓時心生惶恐之感。

    還好很快就听到外面有熟悉的聲音,又從窗戶上透進來一點燈光,杜使君才放下心來。

    努力掙扎著想起來,才發現自己渾身都疼,肚子餓得不行,一點力氣都沒有。

    好不容易翻身下了炕,一步一步挪到門邊,推開門,就看到院子里一大群漢子敞開衣襟,四散坐著在聊天。

    還有的在院子角落里,脫了上身的衣服,拎起放在旁邊的水桶,從頭到腳都澆下去,只呼痛快。

    金壺正湊在他們旁邊,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看到門開了,都看了過來。

    杜使君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只覺得太過粗俗了,忍不住就皺了一下眉頭。

    張嘴想說點什麼。

    一張嘴,金壺就知道他要說的話肯定不听,還得罪人。

    當即上前,一把捂住杜使君的手,就把他往屋里推︰“哎呀,你醒了,餓了沒?灶上還給你留著飯呢,要不吃點?”

    杜使君本就沒力氣,再加上一听說還有飯,忍不住肚子就咕咕叫起來,忍不住臉上羞慚,還好屋里光線暗淡,無人看見。

    金壺自然也听到了,怕杜使君羞臊臉上過不去,忙道︰“那你坐會,我給你端來。”

    說著,將屋里的油燈點上,又跑出去端飯去了。

    外頭,那些漢子自認為大老粗,本就看不慣那些干啥啥不會,說啥啥都對的讀書人,自家世子也就罷了,畢竟是主子,還正好不是那種殺雞都不會的讀書人,頗有一身好功夫,他們也就算了。

    這一路,杜使君這一看就是小白臉的讀書人,小小年紀,就有了讀書人的那種酸腐味,這個吃不慣,那個坐不穩,比他們家世子夫人還嬌養,就都有些瞧不上他。

    杜使君一出來,露出的那嫌棄之色,院子里的這些人,誰都不是傻子,都看在了眼里,雖然不至于跟一個半大的孩子計較,可到底也是不喜的。

    見金壺出來要給杜使君端飯,就有那心眼直的,直接就開口了︰“我說金壺少爺,你好歹也是咱們世子夫人的親佷子,誰這麼臉大,還讓你去給親自端飯菜去?又不是沒手沒腳?好好的一個大男人,跟個娘們似的,坐一天馬車,咱們世子夫人還有親家老太太和幾個丫頭都沒事,就他金貴?”

    這人也沒壓著嗓門,那聲音,滿院子都听到了。

    杜使君在屋里听了,一時又氣,又有些不好意思。

    說來,這金壺雖然是出生農家,可說來,他的確是小師姑的嫡親的佷子,自己如今要去的就是他家,這讓他給自己端飯菜,確實失禮了。

    就听到外頭金壺笑嘻嘻的聲音︰“悖 還撬呈值氖慮欏N沂竅縵灤 映鏨 磣悠ス擔 飧弦惶 凡話 攏 偶疑僖 降資強停 液麼跛閌前 鮒魅耍 懿荒芸純腿碩鱟虐桑 br />
    “幾位大叔慢慢聊,我去去就來。”說著咕咚咕咚的跑遠了。




如果喜歡《 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