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374章 第374章

第374章 第374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須賈砸吧下嘴, “你這不像嫉妒,像妒火中燒,妒不可遏了。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謝涵︰“……”他轉換話頭, “虞家主究竟怎麼回事?莫非這五年過去就大公無私了不成?”末了諷刺笑笑。

    須賈搖搖頭, “他說今時往日不相同,守著一畝三分地不能夠了, 梁國瘋狂擴張, 我們不抬腳說不得會被梁國鯨吞。我們說他想太多,他竟然說‘夏蟲不可語冰’, 還說我們與其一個勁內斗不如開疆拓土擴大地盤。”他(露)出嫌棄之(色),“也不知受了什麼(刺ci)激, 好像眾人皆醉他獨醒的樣子。看著就惹人煩。”

    “梁國分明就不穩了。不知道他在怕什麼, 擴張又是這麼好擴張的麼,不怕惹眾怒?”

    謝涵知道在須賈這兒是得不到什麼答案了,該透(露)的也透(露)了出去, 便不再多逗留。

    很快,便到了加冠之禮。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與五年前他的成童之禮那日一樣, 天藍如洗, 陽光明媚, 齊公授冠, 狐源做司禮,謝艮唱祝詞。謝澆謝涓等諸位兄弟四方而坐, 文武百官同觀禮,楚楚在太廟西門外等待謝涵出來拜見。

    一授緇布冠, 以示正式參政之權——“令月吉日, 始加元服, 棄爾幼字, 順爾成德。壽考惟祺,介爾景福。”

    二授皮弁,以示正式行軍之權——“吉月令辰,乃申爾服,敬爾威儀,淑慎爾德。眉壽萬年,永受胡福。”

    三授爵弁,以示正式祭祀之權——“加以歲之正,以月之令。咸加爾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黃老無疆,受天之慶。”

    帶爵弁而出西門,拜見楚楚後,再與諸位兄弟姊姑互相見禮,接著接受文武百官的恭賀,就是在這個時候,有鴻翎信使傳加急軍報而來——

    “報——燕軍南下!”

    謝涵罷,一直等著這個消息,以至于這個消息來時,既不震驚也不手足無措,反而生出一種寧襄莫不是湊好時間轉程來給他找不痛快的想法來。上次是他成童之禮,這次是加冠之禮,下次是不是新婚之禮了?

    齊公眉頭微皺,粗看軍報後,立刻傳于狐源,狐源又傳于各位家主,再到下面的百官,後面的冠禮祝福自然是沒得了,眾人急匆匆往議事堂走。須賈身為大將軍,率先出聲,“燕國傾十萬軍,我國須得立刻支援,這個數量,直搗都城都是夠的。”

    狐源卻是奇道︰“是否情報有誤?燕太子怎會突然大動兵戈?”

    “人都快死了,這世上不是有‘抵死反撲’這個詞麼?”北境守將游弋嚳是拾氏家臣,拾夏可不喜歡听到這種質疑,立刻開口維護。

    這時沒有一個玖璽桓提醒他鎮守北境是哪家職責的事兒,虞旬父很快將矛頭指向他,“拾家鎮守北境,使北境頃刻丟失四城,不知道有什麼話說。”

    “那本來就是燕國的城池,改造也沒這麼徹底迅速的,燕人肯定還清楚城牆的防守點與薄弱點。被很快打下來有什麼稀奇的?再說——”拾夏斜眼看謝涵,“溫留君把城內勞力都征走修河,將官就是想征兵抗燕也沒辦法,一萬多的軍隊,去抗衡十萬軍,這有可能嗎?”

    “一方防守一方攻擊,即便敵我相差懸殊,好像也不該這麼快丟盔棄甲。難道三年城池都是白修的?”虞旬父此時不再笑眯眯,反而咄咄逼人,“五年前是這樣,五年後還是這樣,本將真的對拾家的作戰能力很擔憂。”

    這話忒難听,拾夏怒不可遏,“老匹夫就是運氣好,踫到管理北境的時候,屁事沒遇到,讓你們苟苟且且地過了,以為就有資格指手畫腳了?”又側頭虎瞪謝涵一眼,“第一站丟的極泉城,可是溫留君府出去的先生蘭深所管理的,溫留君就沒什麼想說的?”

    反正千錯萬錯,是別人的錯,他包括他的部下,一點錯處也沒有。

    沒了玖璽桓提醒,拾夏一開口就猛得罪人,鎮守北境時沒遇上戰事的除了虞家,須家、玖家也同樣。素來是拾氏盟友的玖氏,玖少卿有些尷尬,而不知如何開口。

    謝涵就很煩這種遇到事,不想著解決方案,先互相攻訐一番的樣子,這都什麼事兒,怪道沈瀾之總說等齊國朝廷的援軍是場持久戰。他心情也不好,一切比他預計得快太多太多,使他之前的聯合請兵等等動作都派不上用場。也不耐煩理會拾夏,他只問須賈,“大將軍認為,該帶多少兵馬,要否請正在路上的玖家主和叔父直接去北境?”

    拾夏氣個仰倒,狐源搖頭道︰“疲兵必敗,還是帶一直休養在扶突的棘門軍為宜。”

    這一點,須賈也贊同,大抵人都覺得自己帶軍才最有把握,“臣請戰,先帶五萬軍出城,後續請君上征兵跟進。”

    “三萬已出滕國,再帶走五萬軍,國內空虛,將軍還是先帶走三萬軍,等玖家主回程後,再跟進二萬軍,或許可同後來征召的民兵一道。”狐源道。

    玖少卿若有所思看狐源一眼。但他說的有理有據,都城空虛,實在不妥,須賈猶豫有頃,出于對自己的自信,點了下頭。

    然而,還在點兵,過了兩日,西邊來了告急︰梁國邀請齊國攻滕,攻下來分好城池,玖璽桓和謝賓帶兵拔營的時候,梁軍轉手來了個背刺,二人率軍且戰且退,被圍困在一個滕齊邊境的山谷。

    眾人靜默片刻,開始罵罵咧咧起來梁國的背信棄義,罵咧一陣後,自是討論先支援北境還是先支援伐滕軍的問題。

    答案基本是一邊倒的,梁國近來瘋狂擴張,他們不敢掉以輕心,而燕國,終究是幾戰幾敗的手下敗將;且齊國東西徑短而南北徑長,梁軍要是有心做什麼,明顯更加危急;陷在滕國的棘門軍是各家精英子弟,北境的守軍卻多是民兵和不受器重的子弟夠成的,孰輕孰重。

    只有謝涵持反對意見,“梁國雖瘋狂擴張,卻並不是盲目擴張,他們只針對絞滕等小國,何故忽對我國用兵?凡事總有目的,本君記得,不久前梁國劉氏才訪燕,令人不得不懷疑,他們是否做了什麼交易,是否正是想利用我們這種心思牽制北境援軍?”

    “這是溫留君的猜測。”須賈沉聲道︰“先抵擋梁國,再後續征兵往北境,我們來得及;先出兵北境,再征兵前往滕國,恐怕來不及。”

    “這是我的猜測不錯。大將軍不想听猜測的話,我還有另外的話講。”謝涵道︰“梁君未立,三家軍心不齊,各有矛盾,我想比起派出援軍,或許挑撥離間,才是最快的救援之法。一個使臣快馬加鞭,總比一群軍隊哪怕疾行軍來的快。這是其一,其二,燕國周邊,唯有召國可以牽制,梁國周邊卻包圍著雍楚,召國弱小,雍楚(強qiang)大,我們完全可以請雍楚制約梁國。”

    狐源沉吟片刻,“溫留君所言甚是,只是雍國地遠,楚國又剛與我國有些嫌隙。”

    這就有些尷尬了,搶地一時爽,其後火葬場。

    “有些嫌隙怎麼了?誰還與誰沒些嫌隙了?”謝涇喜歡光芒萬丈的謝涵,可不喜歡對方被嗆聲,“左不過多舍些東西出去罷了。”

    “不怕舍東西。就怕楚國會拖著,一邊拿了東西,一邊慢悠悠行軍,等他們到了,梁軍與我軍許會兩敗俱傷,他們盡可漁人得利。”謝艮嘆一口氣,“我國與梁國都挨著楚國,這才是對楚國最有利的不是麼?”

    狐源道︰“臣還是贊成先救伐滕軍。”

    玖家勢力泰半都跟著玖璽桓出去了,玖少卿自然不能放著不管,也就顧不得和謝涵剛剛修的“舊好”了,“臣復議。”

    拾夏糾結于北境的自己勢力,與滕國的盟友玖氏、好友玖璽桓,一時猶豫不決。

    須賈從輕重緩急看,“臣復議。”

    “撲通——”謝涵跪了下來,“兒臣一直有一事未稟明,原是想給君父做五十大壽的賀禮,現在卻不得不說了。兒臣今年回扶突之前,去長河邊巡視過一次,鄭演大師曾向兒臣保證,八城溝渠建成後,可養活五百萬人。山延水長,兒臣不怕燕軍長驅直入,卻怕燕軍佔領八城後,難再奪回來。”

    一直安靜仿佛壁花的須家主須彌猛地開口了,“此話當真?”

    五百萬人,就是四分之一的齊國,八城的城池能養活三十座城池的人,這樣豐茂的土地,除了鄒國中心地帶,再找不出第二家來了。

    這八城的意義一下子就不同起來,原本一面倒的情況也開始左右搖擺了。幾人猶猶豫豫問謝涵︰“溫留君可有什麼證據能證明?”

    “大師口語,要我現在如何證明?”謝涵伏首,“只是若五年後,八城沒有這種收成,但叫我項上人頭請罪。”

    他說的太果決,太擲地有聲,殿內眾人互相眉目示意,只有謝涇跳出來說,“收成這事,從來說不好,許今年有了明年無,又看天氣雨水,三哥不要把話說太滿,還是過上十年八年看平均收成不遲。”

    “……”

    就在這朝議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又有信件送進來,本不是什麼大事,卻偏偏因為當事人的身份,而一下子敏感起來,“燕軍左將軍乃雍長公子無恤?”




如果喜歡《 神劇豈可修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