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玄幻魔法>書頁>目錄> 第259章 第259章

第259章 第259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半個時辰不到前的趙臧還是寬袍廣袖, 一身黑衣點墨如玉,發冠高束,長發一絲不苟, 如今玄(色)衣裳連著冷峻的臉龐濺滿血跡,發冠散亂,目光含著罕見的驚慌, 瞧見謝涵的一瞬間亮起光芒。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後方飛箭如蝗,他火速朝謝涵趕來。

    “該死。”謝涵低罵一聲,扭頭讓阿勞將應小憐推遠, 指揮人手加入戰斗, “怎麼回事?總共有多少人?”趙臧躲到謝涵人手後方,被其攥著袖子問道。

    趙臧驚魂未定, 猛地喘幾口氣,咬牙恨聲道︰“我卸了劍, 一進去兩旁刀斧手就落下斧頭, 我反應快就地一滾連忙喊人, 我衛士沖進來拼死護我才支撐到現在,里面有二十刀斧手, 二十持劍衛士, 二十羽林射手。剛剛死了約(摸Mo)五六個。”

    說完, 他扭頭叫來他那兩個浴血的衛士, 交出信物,“把這個帶給南宮令和殿前衛。”

    謝涵這邊只有三十余人,他愛惜人手, 可不願為個趙臧折損這麼多大好兒郎, 等抵擋一波羽箭後, 立刻命人且戰且退。

    召侯見他們馬上要走出這段他清掃(干gan)淨的路段, 急的從里面跑出來,“咳咳咳——給寡人在這里……格(殺sha)勿論——咳咳咳——一個人頭獎勵十金——誅太子和溫留君者——賜封邑——咳咳咳……”

    那五十余宮廷武士聞言頓時精神大振,悍不畏死,謝涵這邊頓時吃緊。不一會兒擋在最前面的十余人就都倒下了。

    謝涵咬牙,“會陽第一劍手,听說你射擊也是一絕,擒賊先擒王,我有一副二石弓,我拉不動,你行不行?”

    趙臧眼見著謝涵這方不一會兒人手也折損一半,掐算時間支援人馬估計還沒上路,心中驚懼,聞言顧不了那麼多,立時點頭,“可。”

    召侯 雖說也從書房里出來,但他久病之人、步態龍鐘,走不遠,也不敢走遠,躲在一眾武士後,距離謝涵等少說也有五十丈距離,要謝涵這七斗之力可射不中。

    趙臧接過大弓,心中卻掙扎。

    謝涵知他猶豫,立刻心生一計,“不必弒君。只須擦到點邊,跌倒一跤,咱們這邊立刻大喊召侯已死,他們必然動亂,我們趁機跑出去就好。”

    見自己這邊又一人倒下,召侯目光陰沉沉的、宛視死人地看著他們這邊,趙臧點頭,借著掩護,兩臂大張,瞄準召侯發冠,引弓如滿月。

    “嗖——”

    一支箭穿雲破空,掠過廝(殺sha)戰場,裹挾著一路的血腥味,正中召侯發冠。

    謝涵松一口氣,立時大喊,“召侯已死,你們還不束手就擒!沒人再給你們賞金了,伏罪不(殺sha),放下武……”

    話到此處,他卻忽然如被掐住脖子的公鴨一般,戛然而止。

    只見召侯被一箭貫穿發冠,大力沖得他踉蹌三步,最後被個花盆一絆跌倒在地,一頭磕上台階,血流如注,染紅了蒼(色)地磚。

    趙臧面(色)也猛地一變。

    那邊武士回頭一看,果如謝涵所說,登時三魂嚇走七魄,回頭大喊“君上”,見其毫無反應。

    趙臧五指一顫,“怎麼辦……叫太醫——快叫太醫——”

    正這時,   腳步聲傳來,趙臧心神一松,不禁跪倒在地,望著召侯 喃喃道︰“君父——”

    卻見來人為首者一身絳紫羅裙,簡樸自然,不掩傾城國(色)。

    姜雲容帶著至少百余衛士過來。

    謝涵嚇了一跳,再料不到姜雲容竟會在這個時候到達,比趙臧的支援人馬到達得還早,這可該如何是好,他心思電轉,可想一千思一萬,都沒有一個合理的方案可以解決面前的困境,可以逃(脫tuo)如今的險境。

    姜雲容甫一走進這書房前的長道,便看到腦下汩汩鮮血的召侯,和他發冠上的羽箭,她瞳孔猛地一縮,不禁後退半步,“太醫呢?慢著”又上前,顫抖著手將食指抵在召侯鼻尖。

    所有人都看著她的動作,不知道是在期待召侯已經一命嗚呼,還是在期待他還有氣。

    然而現實從不以任何一個人的期待為轉移。

    下一瞬,姜雲容臉上血(色)褪盡,張了張嘴,竟吐不出一個字,好一會兒從喉頭哽出一道似被碾壓扁了的聲線。

    “ 兒……”她啞聲如泣,卻在吐出這兩字後驀地起身,環顧四周,只見趙臧手中一把長弓——謝涵這方人馬中唯一一把弓。

    “ ——”一聲金鳴,下一瞬所有人瞪大眼楮,不敢置信。

    姜雲容轉身從身側武士腰間抽出一把長劍,毫不猶豫地捅進召侯左(胸xiong),溫熱的鮮血噴射而出,在她玉面上綻開血花,給她溫柔的美麗染上十二分的妖異。

    此情此景,趙臧竟失了聲。

    “是老婦(殺sha)了召侯。”姜雲容抽出長劍,上前幾步,她的裙擺和繡鞋上濺滿嫣紅的鮮血,就這麼來到趙臧面前,直視他雙眼,“是我(殺sha)了 兒。”

    趙臧呆呆看著他號稱列國第一美人的祖母。

    “站起來。”姜雲容伸劍抵著他跪倒在地的膝頭,她臉(色)很白,唇(色)也很白,卻有一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堅毅,“站起來——”劍尖血珠一顆顆掉落成串,那是召侯的鮮血。

    “新君(殺sha)父弒君,你是怕召國太安穩,還是是想給梁燕一個現成的討伐理由麼?”姜雲容臉(色)冷酷已極,說完,轉頭給自己帶來的武士施一眼(色),在所有人反應回來前,一場單方面的屠(殺sha)展開,那些圍著召侯的武士,有些放下武器天真地以為可以逃過一命的武士,就這麼睜大眼楮死不瞑目。

    姜雲容又看向謝涵身前那些衛士,緩聲道︰“溫留君與太子相交莫逆,老婦自是不會疑心,可是——”

    “衛士死于廝(殺sha),天經地義,可若是只為滅口,我是萬萬不會同意的。”謝涵上前一步,對姜雲容低聲吐出三個字,“姬傾城。”

    姜雲容面(色)微微一變,低嘆一聲,“不想竟被反將一軍。”

    她想拿了藏寶圖將姬傾城這口彌天大鍋扣謝涵身上,此時此刻卻被謝涵反將一軍,“太夫人放心。我的衛士,我還管的牢,泄(露)隱秘,對我又能有什麼好處呢?我與二哥,夾著燕國,可是天然同盟,即便有一日反目,那時二哥已經穩坐君位,那也無傷大雅了。”謝涵淡淡道︰“太夫人說,是也不是?”

    “老婦還有其它選擇嗎?”姬傾城的存在,可比趙臧弒君更引爆他人眼球。姜雲容凝著謝涵,“五萬石糧食,老婦欠溫留君的,只是老婦年邁,記錯了,國庫里沒那麼多存量,今年給不了,要過一年才能給溫留君。”

    謝涵知道,對方是要他守一年的秘密,雖然心疼無法用這些糧草解燃眉之急,也只能點頭應諾,“自無不可。”

    不遠處已能听到整齊劃一的腳步聲,那是大隊衛士趕來的聲音,時間不多,姜雲容解下左右兩副明珠耳墜,扔進趙臧懷里,“左邊是這一百個死士的信物,從今以後听命于你,右邊可以打開我臥房牆壁從枕頭往下數第三塊磚後暗格的木匣子,記住按里面說的做。”

    “為、為什麼?”趙臧此時已經竭力控制住情緒,直起身,一雙鷹眸如隼盯著她,眼底卻有一絲茫然。

    姜雲容睥睨著他,“不要用你的淺薄度量我姜雲容的(胸xiong)懷。”

    “以為我回懸鐘是來報仇的?”

    “不必(露)出這種神情,倘我還有十年壽命,又管你去死。”

    南宮衛士令和殿前衛士令終于帶著大隊人馬姍姍來遲,見趙臧雖滿身血污卻還屹立著,不像受什麼大傷的樣子,正要松一口氣,忽的目光觸及召侯尸體,登時面(色)劇變。

    姜雲容甩了甩劍尖血花,“不必看了,你們救駕來遲。”

    南宮衛士令眼里極佳,飛快撲至召侯面前,(摸Mo)開他(胸xiong)口傷痕,又看姜雲容手中長劍形狀,“太夫人你——”

    “(身shen)體發膚,受之父母, 兒既是我姜雲容生的,現在將血(肉rou)還與我,又如何?”姜雲容淡淡道。

    “君上可不只是太夫人您一個人的兒子。”南宮衛士令咬牙道。

    “哈哈哈——那便叫先君來與我當面對質。”

    那是不可能的,南宮衛士令與殿前衛士令一致要求收監姜雲容,趙臧下令軟禁其于居住殿中。

    後群臣奏請太夫人生殉先君,將其送入先君陵寢。

    “先君當年盛寵太夫人,那時太夫人便該陪伴先君下去才是。”

    “可惜當初君上年幼,太夫人需要照顧君上,現在就用不著了。”

    朝中勢力早就被血洗一番,現如今主要分為趙臧和召侯兩批人馬,趙臧這方自不希望還有個愛玩弄政治的太上夫人,召侯這邊人馬更是希望驟滅,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姜雲容。

    先召侯活到六十幾歲,在位四十余年,他的陵墓也就修建了四十余年,無疑是極豪華的,比梁武公這個天下霸主的陵穴都要寬廣浩大。

    開啟陵墓的那一天下著小雪,趙臧親自送姜雲容入陵。

    因要生殉,她穿一件素(色)白裳,發髻上一朵白(色)絹花,脊背挺得很直,從容不迫地踩著小雪,嘎吱嘎吱的聲音,就像她年幼時在蔡宮最喜歡玩的游戲那樣。

    ——踩本公主的腳印,你們所有人都要跟著本公主的腳印踩。

    ——好了,寡人的小雲容,你這貓一樣的腳印,人家怎麼夠踩?

    五十余年人生走馬觀花般在眼前一一浮現,到最後印象最深刻的仿佛還是年幼時的雪花。

    是誰一蹦一跳?

    是誰無憂無慮?

    是誰驕縱刁蠻?

    落雪模糊了眼簾,隱見墓穴側門即將打開,趙臧騎著快馬奔進,擦肩而過時,低聲道︰“祖母若有閑,黃泉路上,不妨回頭看看孫兒治下的盛世召國。”

    姜雲容笑了,雪花落在她眉間,說不出的動人。




如果喜歡《 神劇豈可修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