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第1322章再見陸虎

第1322章再見陸虎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第1322章 再見陸虎

    他們森羅萬界有自己的規矩,不想因為紅苕那點破事兒受到牽連。狂沙文學網

    “放心便是,本王自會和魔神大人如實稟告一切。”

    “這樣最好不過了,還有,朕也不回去理會七十二魔王之間的派別斗爭,但怎麼說逸心這丫頭也是鳳無心和姜陌逸的女兒,若是七十二魔王真的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qing),朕也不好袖手旁觀不是。”

    羽皇這句話是說給迦娜听的,迦娜看了一眼羽皇,冷哼一聲消失在了原地。

    “行了行了,既然好戲都沒了,本王也不在這和羽皇扯皮了,閃人了。”

    一道黑色的煙霧,目羽王也消失不見,只留下羽皇一人目視著姜逸心等人消失的方向。

    “小丫頭,朕可將所以的希望都壓在了你們的(身shen)上,莫要讓朕失望才是。”

    姜逸心四人並不知道他們離開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兒,四人在霧都買了雷鳥後便直接回到了月落城,但也已經是九(日ri)之後的事(情qing)了。

    “哎呀呀,你們總算是回來了!”

    高叔看著平安歸來的姜逸心四人,一顆擔憂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回來就好,平安回來就好,讓我看看!”

    十三爺連忙跑上前,上上下下的看著四個孩子,也是吐出了一口氣。

    “高小子你也是,怎麼放心讓四個孩子前往羽人族。”

    先不說羽人族和天狼佣兵團之間緊張的關系,單說人族和羽人族之間就有說不完的糾葛,好在四個孩子回來了,要不然,陸虎那老家伙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回來也好,回來也好,也該讓這群孩子們見一見那老東西了。

    “十三爺……我餓了!”

    不僅僅是章程,這回來的一路上顛簸的很,為了防止在發生什麼意外的事(情qing),四個人幾乎都是吃儲備的糧食直奔月落城。

    “馬上,你們先取洗漱一番,老頭子我現在就給你們準備食物!”

    “逸心,怎麼樣,路上可發生了什麼事(情qing)。”

    “發生了你意想不到的事(情qing),我們和一個神交手來者。”

    章程嘴巴沒個把門的,當下就說出了和紅苕對戰的事(情qing),察覺到了李寒和姜逸心的目光,連忙捂著嘴巴。

    “沒啥,什麼都沒發生,我亂說的。”

    “行了,您們先去洗漱一下,有什麼事(情qing)等吃了飯之後再說。”

    幕笙示意眾人離開,笑眯眯的雙眼看了看姜逸心,那意味自然明了。

    四個人洗了個澡,吃了飯,這才算心里踏實了不少。

    “逸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別人不問,秦玉陽等人勢必要問個清楚,怎麼會和神交上手。

    “說來話長,這件事(情qing)還要追敘到我和萌萌去幽冥煉獄尋找張崇靈魂的那個事件。”

    原本姜逸心是不想告訴眾人,怕的就是不必要的擔心,可章程嘴是真的太快了,想瞞也瞞不過去了。

    于是,姜逸心將眾人離開虛空之海所發生的事(情qing)一件一件和秦玉陽等人說,從清明村的三生到霧都,而後到了羽人族所在的雲海,並且將羽皇和幾個人的談話內容也一一告知。

    “什麼?冥夜不知道麼?”

    紅苕是冥夜的手下,做出了這樣的事(情qing),實在是讓人費解。

    再說了,紅苕就算是想恨想怨,把所有的氣都撒在冥夜(身shen)上就好了,為何要牽扯到逸心。

    不過好在霍藍的上古傳承力量及時的爆發,四個人這才合力重傷了紅苕。

    “這都不是要緊的事(情qing),我跟你們說一件有趣的事兒。”

    姜逸心笑著,將目光落在了霍藍和章程二人的(身shen)上。

    “我們離開雲海的時候,羽人族的二王爺羽恆和霍藍求婚來著。”

    “你別瞎說,他可不是和我媳婦求婚,就是圖謀不軌,要不是你們攔著,就算是現在的我打不過羽恆,老子也非要咬死他不可。”

    說起這一點章程便滿肚子怒火,不過回想起當時的那一幕,心中有泛起了甜蜜之(情qing)。

    “哎呦我草,你能不能別露出那種人惡心的表(情qing),(嬌jiao)羞個什麼勁兒啊。”

    “你們不懂,這是我媳婦對我的(愛ai),你們就妒忌把,媳婦你說是吧!”

    章程嘿嘿的笑著,笑的別提有多麼的((賤jian)jian)了,如果((賤jian)jian)可以劃分等級的話,此時此刻的章程必然是最高等級的那一種貨色。

    “看來,咱們以後要注意了。”

    敵人既然已經浮現在明面上,接下來就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以應對隨時隨地會發生的危險,雖然未曾見過紅苕,可從來到森羅萬界之後發生的種種可以分析的出來,紅苕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還有一點,羽人族的羽皇不是和若依族長二人有瓜葛麼,兩個人真的和好如初了?對了,我听說當時妖月本應該成為羽人族的羽皇,但是因為一些事(情qing)讓妖月受了傷,墜。落在了桃林中,因此遇見了人族男子。”

    “我這幾天在茶館的時候也听了一些羽人族的故事,大概的意思就是說羽皇用(陰yin)謀詭計讓妖月受傷,之後的一切都是現在的羽皇所計劃好的一切。”

    這一說不要緊,細細品起來就讓人背後發寒。

    “別想了,畢竟是羽人族的事(情qing)。”

    “嗯。”

    夜色,彌漫在整個月落城,八個人本打算晚上去吃一頓好的,可誰知還不等出門就被攔了下來。

    “十三爺,有事兒麼?”

    “當然有,而且是天大的好事兒呢。”

    十三爺的笑容有些神秘,還有些詭異,讓人摸不著頭腦。

    “啥事兒啊,莫非是十三爺您老來得子了吧。”

    “滾滾滾,老夫才沒那個閑(情qing)逸致呢,就算是想,這腰也跟不上啊。”

    十三爺揮了揮手,領著姜逸心一行八人從側門偷偷摸摸的離開了天狼佣兵團。

    雖然在夜色的掩護下沒有被人發現,可站在閣樓之上的幕笙和高海雄二人早就察覺到了十三爺與姜逸心一行人的行為。

    “這樣真的好麼?”

    顯然,幕笙知道些什麼。

    “有什麼不好的,以這幾個小家伙修煉的速度,再加上陸虎那老((逼bi)bi)頭的教導,在半年之內絕對會有質的飛躍。”

    高海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聞著清香的茶香,緩緩呼吸了一口氣。

    “我倒是有些好奇幾個問題,羽皇為什麼會突然間與我們交好?單單只是因為姜逸心的父母麼?第二,陸虎老爺子為何選中了那八個孩子?第三,姜逸心他們到底在羽人族掙了多少錢。”

    高海雄半眯著雙眼,很是認真的思考著眼下的三個問題。

    幕笙靠在窗邊,揮動著手中的折扇,開口回應著高海雄問出的這幾個沒品的問題。

    “第一,羽皇的心思深沉莫測,一方面是因為鳳無心和姜陌逸的關系,而另一方面應該和那個預言有關,第二,據我所知,路虎老爺子的大限將至,八個孩子的根骨正和陸虎老爺子的修行路數,所以虛空之海一行也是來測驗八個孩子是否有資格繼承他的衣缽,至于第三。”

    說到第三的時候,幕笙那好半眯著的眸子更是深了一個度。

    “第三呢,逸心小丫頭他們到底拿了羽人族多少錢?”

    “六百萬石晶。”

    砰地一聲,高海雄在听到這個巨額數字的時候,手中的茶杯都摔在了地上,那表(情qing)要多麼的驚愕就有多麼的驚愕。

    “多,多少?”

    沒听錯吧,六百萬石晶,我的天啊!

    “幕笙,想盡一切辦法從幾個小王八犢子手中把錢(套tao)過來。”

    “自然不用你說。”

    狼狽為(奸jian)二人組笑的那叫一個(陰yin)森,而跟著十三爺前往茶樓的姜逸心等人感覺到了莫名的(陰yin)寒。

    “我怎麼感覺到背後森森發冷,是不是要感冒了”

    “還真別說,我也覺得有一種被人算計的感覺。”

    十三爺走在前,姜逸心李寒八人跟在十三爺(身shen)後,彎彎繞繞順著街邊的小巷子來到了黑市,不過是從黑市的後門進入的。

    “十三爺,你帶我們來黑市做什麼?”

    “十三爺……您不會要把我們賣了吧。”

    “滾犢子,帶你們來當然是有好事兒了。”

    十三爺白了李寒一眼,這小子真是讓人惱火。

    “到了!”

    吱嘎一聲,十三爺推開了們,燈火通明的大(殿dian)中央坐著一個老者。

    老者一(身shen)褐色的長衫,雖說是鶴發白須,但精神抖擻異常,那雙眼之中的矍鑠比盛年男子更要堅朗幾分。

    不過這老頭好像有些面熟。

    “這不是海盜島的老大爺麼,鹿角的效果這麼神奇麼?”

    “你幾個小家伙((逼bi)bi)((逼bi)bi)叨的做什麼,還不拜見陸虎大人。”

    此時,一直吊楮白額虎出現在眾人面前,正是當(日ri)在海盜島森林中見到的那一只吊楮白額虎,如今正匍匐在老者(身shen)邊,哪有當(日ri)要吃了老者的架勢。

    “吊楮白額虎,陸虎?”

    姜逸心上看下看,看了看老者,看了看趴在老者腳下的吊楮白額虎,又看了看一連笑意的十三爺。

    “十三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如果眼前一切都是真的,那面前的老者並非尋常之輩,而是海盜島讓人聞風喪膽的老大陸虎。




如果喜歡《 本尊夫人有點狂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