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都市言情>書頁>目錄>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斯然被北冥令選中的事情, 對于劍宗的幾位長老來說,既是意料之外,又算是情理之中——

    畢竟(發fa)生在斯然身上的奇怪事從來不少, 就算哪天說斯然其實是仙人下凡, 他們恐怕也不會太驚訝。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只是不驚訝歸不驚訝,擔憂還是免不了的,畢竟讓一個築基期去跟近三千名分神期以上的修士杵一塊,哪怕不是刻意刁難, 這誤傷的概率也不小啊。

    乾天峰主殿內, 林長老收了一堆的通訊玉符,和幾個與劍宗(關guan)系好一點的宗門交換了下信息, 確定其他宗門內被北冥令選中的,基本上都修為頂尖, 最少也是在分神期以上。

    這麼一對比, 劍宗這兩位怎麼看都有點弱小可憐的感覺。

    “雲漠還好一些,之前進階元嬰時, 便傳出了些名聲,”戚封有點憂愁, 他看著一旁盯著虛空發呆的斯然, “斯然這可怎麼辦?築基期過去,會不會顯眼了點?”

    斯然正和寶書嘰嘰喳喳地猜測這件事背後有什麼陰謀詭計, 兩本書封面都快想得打皺了,也沒得到任何靈感,听到戚封叫他的名字, 斯然回過神來, 抬起頭︰“什麼?”

    俞長老添了一句︰“在想你鶴立雞群的修為。”

    斯然︰“……”

    時代變了, 現在居然是修為越低越明顯了。

    斯然沒從寶書那里獲得任何實質(性xing)的建議, 便死馬當活馬醫,找它要了個偽裝修為的術法,努力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麼明顯一點。

    他對著幾位愁眉苦臉的長老比了個ok的手勢,閉目按照術法的要求調動起全身靈力,五行靈根也很乖巧地幫忙指揮靈力運轉。

    于是眾人看著他的顯(露)出來的修為逐漸攀升,一直到了分神期才停下來。

    “假的,偽裝出來的,”虛假暴富比起之前殷餃帶來的短暫暴富感覺差太多了,徒有其表,斯然感受了一下,嘖了一聲,“算了,不要求太多,在三千人里面湊湊數也差不多了。”

    這種跨了這麼多大境界的修為偽裝還是頭一次見,幾位長老都覺得挺神奇,跟看寶貝似的繞著斯然轉了幾圈,厲長老提了一嘴︰“要不再配一柄劍?”

    斯然明面上一直都是劍宗弟子的身份,這劍修哪有不帶劍的。

    斯然覺得也對,不過他儲物袋里只有一把從新人小木弓升級到了精良小木弓的武器,俞長老正打算友情提供一把,結果斯然身側一沉,低頭看去,一柄從劍鞘到劍柄都是雪白的劍掛在了腰側。

    他愣了下,一(摸Mo)手腕上的鬼迷草,空蕩蕩的,果然是這個小家伙變的。

    斯然擺擺手跟俞長老說了句不用拿劍了,自個握著劍柄,把鬼迷草化身的長劍給拔了出來,連劍身也是雪白的,乍一看竟然有點反光。

    “這劍——不錯,和雲漠的墨劍很搭啊,”戚封點點頭,“它叫什麼名字?”

    斯然一本正經︰“三千劍。”

    “三千劍?”戚封一愣,擰眉又想了想,還是不太明白,“為何叫這個名字?”

    斯然沒回答,而是抬頭看了眼雲漠,雲漠此時正好也看了過來,兩人對視之中,眼眸中竟都是有著一絲笑意。

    鬼迷草等于三千靈石等于三千劍,這個名字,整個修真界中恐怕只有他們兩人能理解其中特殊的含義了。

    戚封等半天沒等到回答,結果看到斯然和雲漠居然在眉目傳情,當即“嘿”了一聲,心中的擔憂也被這兩人給沖散了不少,哭笑不得地搖搖頭︰“算了算了,這兩個人之間的小情(qing)趣,我就不摻和了啊。”

    他背著手來回轉了兩圈,還是忍不住絮絮叨叨地叮囑了一番︰“出門在外安全第一,北冥海我們幾個也沒法跟著去,到時候現場都是些高修為的,遇到事情就別莽了,忍一忍回來再說啊,特別是你雲漠,別冷著一張臉了啊,這種時候就別硬剛,斯然還好,知道思考,就是你,從以前就是這種樣子……不過話又說回來,斯然有時候也容易激動,北冥海那塊人生地不熟的……”

    戚封的絮絮叨叨一直在耳畔縈繞了三日,直到二人臨走那天,都沒能消停下來。

    北冥令給了三日的期限,斯然和雲漠不打算趕早,也不想踩點,準備在第三日陣法自動激活前三四個時辰,提早一點到達就行。

    臨離開前,現場的氣氛是一片老母親送別的感覺。

    “不用,”斯然不得不推開俞長老塞過來的丹藥,“我存了挺多,夠的真的夠的!”

    “符也有!真的,拿出來給您看看!”

    “靈器——這個拿多了真遇到什麼事我也用不——啊我錯了我錯了,不會遇到事的,絕對不會!”

    雲漠面無表情地站在一邊,活(脫tuo)(脫tuo)像個人形的冰塊制造機,一眾長老便拋棄了他,全都圍在了斯然旁邊,一陣叮囑外加塞各種東西。

    燕芝甚至還打包了一大袋鳥(肉rou)(干gan),讓斯然生出一種小學生春游的錯覺。

    時間變得極為難熬,好不容易應付了長老們,斯然長舒一口氣,跑到雲漠旁邊,嘴里還叼著根鳥(肉rou)(干gan),兩人對視一眼,一同激活了北冥令的傳送陣法。

    北冥令吐出兩道幽藍(色)的光芒籠罩住二人,斯然感受著周圍空間微微的拉扯感,這幾日被他(強qiang)行壓下去的不安再一次浮了上來,

    這類傳送陣只要距離夠近,通常都是共用一條空間通道。

    斯然咽下最後一口鳥(肉rou)(干gan),抓住了雲漠的手。

    雲漠很快便反握了回去,又像是怕松開一樣,將五根指頭(插cha)|入的斯然的指縫中,以這樣一個十指相扣的姿勢,一同消失在了幽藍(色)的光芒中。

    斯然不是第一次經歷這類的空間傳送,卻依舊不太能適應,整個人就跟漂浮在虛空中一樣,上不著天下不著地,這種感覺有點熟悉,卻是一種令人不悅的熟悉,他閉上眼,緊緊地握住雲漠的手。

    眼前逐漸有光團逼近,這是空間傳送即將結束的標志,斯然掀開點眼皮,下意識低了低頭,整個人沒入了雪白的光圈之中,還沒來得及松口氣,握緊雲漠的那只手卻突然間抓了個空。

    他一驚,腳卻已經踩上了堅實的地面,往前踉蹌了幾步,剛一穩住身子便朝四周望了一圈,連雲漠的影子都沒看到。

    雲漠人呢?

    斯然警惕地看著周圍。

    這里是一個昏暗的洞穴,非常寬敞,仰頭隱約可見掛著鐘(乳Ru)石的洞頂,四周除了漆黑的洞壁,基本上看不到其他東西的存在,也不知道這里昏暗的光線是從何而來的。

    斯然喊了聲︰“雲漠?”

    喊出口的那瞬間他就後悔了,聲音在洞穴內一圈圈地回蕩,還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回音,斯然從不知道自己的聲音居然凹出這樣的效果,當場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他抱著胳膊,不敢再開口,便小步地往周圍走了幾步,嗒嗒嗒的腳步聲在寂靜的洞穴內格外清晰。

    斯然走了幾步,突然停了下來。

    然而這嗒嗒嗒的腳步聲卻沒有因為他的停下而中止,反倒是更加密集了起來,聲音越來越近,象是有無數人在朝著他的方向聚集而來。

    他冷汗都要出來了,腳步聲在近到一定程度時戛然而止,整個洞穴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草這北冥海到底在搞什麼玩意!

    斯然一邊在心里痛罵北冥海,一邊卻實在是控制不住後背根根立起來的汗毛,他僵著脖子閉著眼楮轉過頭,然後悄咪咪地睜開一條小縫出來。

    在他身後三米的距離,以一個白衣人為首,密密麻麻地人群近乎將整個洞穴都佔滿了。

    他們服飾各異,相貌不同,有些發(色)或眸(色)還頗為奇異,但相同的是,他們看著斯然的目光中都帶著難以掩飾的希冀,那是一種落水之人,看到唯一救命稻草的神情。

    在斯然轉身的那一刻,所有的人都跪了下來。

    #

    雲漠踩上地面時,周圍已經有許多其他宗門的修士。

    這些修士並未圍在一起,高階修士大都有些許傲氣,以三千枚北冥令的數量,很多宗門內只有一人,于是在場的人都四散開來,像是分割出了一塊一塊的空地,好在北冥海提供的場地足夠大,大到一眼幾乎望不到邊。

    斯然不在。

    雲漠垂下來的手一點點捏緊,腰間的墨劍因為他的心緒而微微顫動,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掃視了一眼四周的情況。

    到場的修士差不多已經有了三分之二,陸陸續續還有不少人趕來,雲漠瞥見有牽著手的兩個人同時出現在場地中,證明北冥海並不會刻意將到場之人分隔開來。

    那麼斯然去哪了?

    雲漠無法控制地焦躁了起來,但他看上去依舊是一片平靜,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三日之期結束,北冥令自動激活時,身側傳來了撲通撲通兩聲。

    他轉頭一看,千閻一臉生無可戀地叉著腿坐在地上,斯然站在他邊上,心不在焉地搭把手試圖將千閻給拉起來。

    “哎喲,這北冥令還真的是說激活就激活,一點也不給人準備時間的啊,”千閻一陣齜牙咧嘴,看見雲漠快步朝他走來,頓時感動地伸出另一只手,“還是有認識的人好啊,來,再搭把手,我覺得我腰要斷了——”

    雲漠一把按住斯然的肩膀,靈識從頭到腳把人給檢查了一遍,低聲道︰“沒事吧?”

    伸出手等著的千閻︰“……”

    他不僅沒等來雲漠,還失去了斯然,很好。

    千閻此時無比懷念沒帶過來的小圓珠,他自食其力地爬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灰,不留痕跡地打量起周圍的情況。

    斯然看上去明顯有些神情恍惚,他安撫(性xing)地拍了拍雲漠的手背,嘴唇動了動,卻只是道︰“我沒事。”

    他這樣的表情明顯不對勁,雲漠眉心一皺,卻察覺到了斯然對消失的這幾個時辰中(發fa)生事情的刻意規避和隱瞞。

    這到底是不能說,還是不願說,抑或是——不敢說?

    這一刻,雲漠心中也升起了絲絲縷縷的不安感,他卻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松開按住斯然肩膀的雙手,頓了頓,又輕輕拍了拍面前人蓬松的發頂。

    北冥令選中的三千人盡數到齊。

    地底深處傳來一陣沉悶的響動,寬闊的場地中央升起一道刺眼的光柱,光柱中憑空而立著一個人影,他自高處緩緩地落下,一股龐大的威壓自他身上擴散出去,宛如滔滔海浪一般看不到盡頭,在場低頭擦刀的、閉目誦經的、翹著二郎腿打盹的都微微一驚,抬頭望去。

    此人一身暗藍(色)的長袍,發(色)雪白,面容卻極為年輕,稱不上是好看,卻很是平易近人,眉眼和嘴角都帶著笑意,只是看了一眼,就給人一種不自覺卸下心防的錯覺。

    “諸位,”那人聲線也格外溫和,“吾名北冥仙,北冥海這一代的掌權者,此次請各位前來,是為了整個修真界的……生死存亡,各位皆是修真界最頂尖的天才,也只有你們,才能將修真界,從瀕臨毀滅的邊緣拯救出來。”

    此話一出,哪怕高階修士們都自持身份不願跟市集小販一樣喧嘩,場內還是無法控制地響起了一陣嗡鳴之聲。

    “修真界的生死存亡?”

    “阿彌陀佛,竟有如此之事?”

    “難道是魔修又打過來了?這問題也不大吧,跟當年一樣打回去就是!”

    ……

    北冥仙目光溫和而寬容,等到場內低語聲漸小,他才抬起手輕輕按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一直到整片場地都鴉雀無聲,他才繼續道︰“此時確實有關魔修,卻也不只是魔修。”

    “諸位皆知,北冥海不僅在極北之地抵御著魔修,同時也曾中域最中心的區域,設立下重重結界,守衛著其中的至寶,”北冥仙一字一頓道,“而那至寶,不是靈器,也不是靈物——它是仙梯。”

    仙梯!?

    怎麼可能,仙梯不是只有飛升之時才會臨時出現的,北冥海設立在中域的結界至少也有數萬年了,仙梯怎麼會存在那麼久!?

    在場所有的修士都是一驚。

    “中域的仙梯與飛升時臨時出現的仙梯不同,更確切的說,它是一切仙梯的源頭,”北冥仙平靜道,“眾所周知,仙梯是連接修真界與仙界的通道,沒有了仙梯,修真界之人無論如何修煉,也無法(脫tuo)離這個世界,哪怕能夠(強qiang)行撕裂空間,也會迷失在茫茫的混沌之中……而如今,很不幸的是,中域仙梯很快便不復存在了。”

    北冥仙的一番話,雖然令所有人都十分震驚,卻也不會過于難以相信,早年間就有傳言說中域隱藏著兩個世界的通道,只是一直無法驗證。

    更重要的是,北冥海在所有修士心中的地位太重了。

    這個隱世的宗門在經過了如此漫長歲月的發展之後,哪怕它並沒有過多的(插cha)手修真界的事務,但其在某些關鍵事件上顯(露)出的特殊作用,它恐怖的實力,以及一直以來抵御魔修的功績,讓這個宗門在所有修士心中,已經宛如聖地一般。

    而且,北冥仙個人的實力也格外深不可測。

    停頓片刻後,北冥仙打量著下方眾人的神(色),(露)出一個滿意的表情,他繼續道︰“此事也是我北冥海的失誤,本以為魔修早已被阻隔在北冥海外,誰料他們竟學會了偽裝成正常修士,並潛入中域,試圖用魔氣來污染仙梯,雖然北冥海在仙梯外設下結界保護,但魔氣的滲透(性xing)極(強qiang),當我們發現時,仙梯已經被污染了大半,若是繼續下去,或許在某日,也許是明天,也許是數年後——仙梯就會崩塌!”

    北冥仙深吸了一口氣,嚴肅道︰“仙梯一旦崩塌,修真界就再也無法與仙界互通,諸位皆是有望飛升之人,這件事情的嚴重(性xing),想必大家能夠理解,如今當務之急,是盡快驅散仙梯的魔氣,多耽誤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險!”

    “仙梯?”千閻的表情頓時格外一言難盡,“不是吧,仙梯這種存在怎麼可能被魔氣——”

    斯然突然捂住了他的嘴,壓低聲音道︰“別亂說話。”

    千閻一愣,也放小了聲音︰“怎麼啦?”

    斯然松開手,面容格外疲憊︰“沒什麼,你就听听就行,別亂說,或者其他人說什麼,你跟著討論討論,做做樣子。”

    千閻狐疑地看著斯然,剛想說“議論幾句怎麼了”,卻見斯然又嘆了口氣,似乎想起了什麼,捂住了臉,悶悶道︰“算了你想說什麼就說吧,多說點,趁現在趕緊說了啊,別憋著,對了你剛剛準備說什麼來著?什麼魔氣?繼續吧。”

    千閻︰“……”

    千閻突然道︰“我不想說了。”

    斯然︰“……”

    千閻(摸Mo)了(摸Mo)下巴︰“你的計策很成功,看來人都是有逆反心的,比方說我,現在我就一句話都不想說,就算你讓我說,我也是絕對不會說的,哼。”

    斯然︰“……”




如果喜歡《 廢柴無所不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