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首頁>恐怖靈異>書頁>目錄> 番外︰重聚(二)

番外︰重聚(二)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w.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大張不必說,他們這些人里就屬他過得最悠閑,自己當老板,隨時能給自己放假,賺的還多,養老公孩子根本不是問題。

    而他的親弟弟就不一樣了!小張現在在西南戰區干的不錯,不能說扶搖直上至少也是前途大好。相應的,他每天也非常忙,基本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都待在部隊處理工作。

    時間就那麼多,分給工作的多了,分到家庭上的就會少。因此,小張的婚姻也幾次亮起紅燈。

    他媳婦兒在戰區的後勤部門工作,沒他這麼忙,還是特浪漫的人,總想跟自己老公來點兒qing趣,可惜小張根本沒時間。

    除了時間的問題,他們婚姻不和諧還有一個因素,那就是張家父母的不支持。

    張家父母也是倔強,這麼多年都不肯跟大張聯系,把所有的期望與關愛都放到小張身上。

    他們覺得小張長得好工作也好,shou長的女兒都娶的了。可最後小張娶的卻是家境平平的普通女軍人,跟他們想的差太遠,所以他們一直看不上小張媳婦兒,每次見面都對人家橫挑鼻子豎挑眼。

    一次兩次還能忍,時間長了誰受得了!小張媳婦兒在公公婆婆那里受氣就拿小張撒氣,小張夾在父母跟媳婦兒之間別提多窩火。

    他不願意跟戰友們說自家的糟心事,可戰友們都知道他這邊的情況,除了多安撫他幾句別的也幫不上忙。

    聊著聊著,不知道誰提到了于飛揚。

    田邵雷特興奮的拿出手機,“去年他跟公主來訪問的時候上電視了,我截了幾張圖,他們一家四口的,給你們看看。”

    于飛揚這個駙馬當的順風順水,在跟公主生下一對龍鳳胎之後更是父憑子貴被封了爵位,沒事兒就帶著孩子跟公主參加活動,所以只要留心一年總會有幾次在電視上看到他。

    手機傳到大張手里,他不禁贊嘆一句,“混血小孩兒長得真好看,嘖嘖,他們家小姑娘配我兒子正合適。”

    元錦西搶過手機,往他身上捅刀子,“你看誰家姑娘配你兒子不合適?臉大,也不看看人家姑娘看不看得上你兒子。就憑你兒子有你這麼臉大的爹估計人家姑娘就不樂意。”

    一句話把大家都逗樂了,大張也不生氣,嘿嘿笑得比誰都歡。

    笑著笑著,他突然來了一句,“哎呀,時間過得真快,這次咱們聚會談孩子,下次聚會是不是就要聊孫子了?”

    如此,隊員們又都悵然起來。

    他們之間並沒有天涯海角的距離,可全都聚在一起見上一面實在太難。這一次相聚大家嘴上說著都到齊了,可哪里真正的到齊,于飛揚恐怕要缺席以後的每一次相聚了。

    興許是壓抑的太久了,隊員們說起壓在心底不能對別人說的心事。

    “老大,有時候我特別害怕,害怕自己說夢話,害怕自己不小心說出什麼機密來。以前總覺得出去執行的任務是最難的,現在才知道,保守秘密才最難”,江曉斌低低的說道。

    他們不僅要對外人保守秘密,甚至要跟自己最親近的家人保守秘密,真的太難。

    元錦西哀嘆一聲,沉沉說道︰“再難也要堅持,誰讓我們曾經選擇了這條路呢。有些事情總要有人去做,既然我們做了,那自然要善始善終。”

    話題有越來越沉重的趨勢,元錦西忙轉移話題,叫服務員進來點菜點酒,隊員們這才意識到坐了兩個多小時就光說話了桌上還什麼都沒有呢。

    酒下肚,氣氛又活躍起來。大家都抱著不醉不歸的心思放開了喝,喝到最後已經沒有一個頭腦清醒的了。

    不過沒關系,中午時分宋橋六人就有時間了,可以過來接他們。

    元錦西幾人醉的人事不知,醒來發現又是黑沉沉的黑天,而他們已經身處酒店舒適的客房里。

    宋橋幾人很盡職的守在外面打撲克,看到元錦西揉著額頭搖搖晃晃走出來都甩了牌撲過來。

    元錦西被他們抱在中間,醉意一下子消散不見。

    “行了行了,我要被你們擠死了”,她嚷嚷著,聲音里卻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曾經的新隊員們如今也變成了老隊員,開始訓練最新一批的野玫瑰。

    他們把野玫瑰照看的很好,眼鏡蛇基地的王牌小隊的地位無可動搖。

    當然,最讓元錦西覺得欣慰的是,宋橋六人都好好的。他們受過傷,輕的重的,不過都熬了過來,現如今都好好的站在她面前,生龍活虎,生機勃勃。

    跟老隊員重逢談天說地的時候她沒哭,可這會兒看到宋橋幾人已經不再稚嫩的臉,她卻覺得鼻子發酸。

    伸手在元寶臉上拍了拍,“變化不小啊,挺好。”

    宋橋幾人簇擁著她坐下來,絮絮叨叨的聊起來。

    他們沒有聊任務,畢竟涉及機密,即便是面對曾經野玫瑰的小隊長也不能多說一句。他們說的最多的就是訓練中的趣事以及現在正在訓練的新人。

    說話聲太大,把其他幾人都吵了起來,十二個人坐在一起,談天說地,若不是一天沒吃飯肚子咕嚕嚕的叫,他們能一直聊到第二天早上。

    他們又去了昨晚喝酒的飯店,這次沒喝酒,填飽肚子,然後在戰爭的提議下去了拳館。

    都到地方了,元錦西還是很無語的說了一句,“你們可真行啊,天天在基地還沒練夠,出來玩兒還要練。”

    宋橋笑笑,“那可不一樣,在基地可沒機會跟您打。”

    感情是沖著她來的。

    她元錦西怕過誰!

    來者不拒!

    酣暢淋灕的打了好幾場,雖然已經好幾年不沖在一線,可她的身手依舊讓人頭疼不已,跟誰打都不怵。

    打興奮了,他們又去了一家射擊俱樂部,非要比射擊,說是輸了的人負責所有人的返程路費。

    最後輸掉的人是元錦西。

    隊員們嘲笑她槍法是一如既往的爛,她一點兒不生氣,還像當年完成一個階段的訓練之後那樣夸獎了表現好的隊員。

    除了他們現在天各一方,其他的好像一點兒都沒有變,她訓的開心,被訓的人也都不知道在開心什麼。

    相聚的時光短暫,分別的時候誰都沒有哭,至少在人前沒有哭。

    元錦西依舊跟大張一起回京,情緒並沒有多低沉,大張甚至還興致勃勃的策劃起下一次聚會來。

    元錦西听著他天馬行空的計劃,轉頭看著窗子外,不自禁勾起唇角。

    真好,現在的生活,真好。

    願明天,依舊美好。



如果喜歡《 重生軍妻難撩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