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03



當前在線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刷新多幾次!O(∩_∩)O...

手機閱讀請用手機瀏覽器輸入 m.hjw.tw 或在本頁面掃右下角二維碼.
    防盜章節。

    這人長得不錯, 思維也不紊亂, 看上去就像個正常人怎麼說出來的話這麼奇怪呢?明明他本人就站在面前,只要抱上大腿就能平步青雲, 這個節骨眼上聞無笛居然跟他說要先去報仇?

    報仇?

    在21世紀法治社會的大街上公然說要去報仇?這是影視劇看多了入戲太深, 還是這人根本就不正常?

    顧欽尚拉著顧樂樂悄悄退了一步。經商多年的直覺告訴他遇到這種事情最好別沾上,可他的傻妹妹顧樂樂卻又擠到了前面。

    “無笛哥哥你要去找誰報仇?你一個人能成功嗎?缺幫手嗎?”

    聞無笛卻沒回答她的問題,帶著陸翱就準備離開。

    突然間顧樂樂靈光一閃道︰“你是去找盧戀佳的對吧, 可是她中途就離開了無笛哥哥你找不到人的。”

    听到這句, 聞無笛停了下來,“她們還在那間酒吧,在你不知道的地方。”

    “我不知道的地方?”

    顧樂樂正想追問時, 顧欽尚出聲打斷了她。

    “好了別問這麼多,現在馬上回家。”

    那種地方顧樂樂沒听過,他卻是知道的,現在的一些人表面看著人模人樣的, 私底下卻是什麼都敢玩, 惡心的人惡心的消遣, 他一點都不想在顧樂樂面前提起。

    “誒, 可是無笛哥哥他一個人……”

    顧樂樂還想問, 顧欽尚卻徑直拉著人上了車。

    “行了, 那不關你的事,回去的路上你最好給我好好反省一下。”至于聞無笛那個人, 等他查清楚了之後再說。

    .

    將顧樂樂交給她哥後, 那三個流氓後續的事情也就不用聞無笛操心了。

    酒吧管得並不嚴, 聞無笛看到不少看著似乎還沒成年的男孩女孩,全在舞池里扭動著身體。

    勁爆震耳的舞曲,閃爍不明的燈光,趁著沒人注意,陸翱一閃身就跟著聞無笛溜了進去。

    王富源不僅查到了盧戀佳總是固定來這家酒吧,而且還查到了她和朋友們固定使用的包間,借著王富源提供的消息,聞無笛敲響了包間的門。

    趁著包間里的人給他開門的那一刻,聞無笛一把鎖住了那人脖子悄悄快速一擰,還不等他發出聲音就先將人弄暈了。

    看著倒在地上的人,陸翱忍不住縮了縮脖子。總感覺聞無笛好像又變得凶殘了一點。

    烏煙瘴氣的包間里,地上散落著男女的衣服鞋襪,桌上酒瓶東倒西歪,旁邊放著不明的白色藥丸,聞無笛甚至還這里看到了幾個一次性的注射器。

    “這玩的也太瘋了吧。”看著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陸翱不禁咂舌。他以前也愛玩愛鬧,但卻從來不踫那種害人害己的東西,這些人簡直膽子太大了。

    房間里有不少男女,卻並沒有人注意到聞無笛,或許是將他當成了同類,又或許是毒品吸食太多把他當成了幻覺,迷亂的男女們□□著,喘息著,□□的氣息充斥著整間房,陸翱只恨手變成了爪子,不然他肯定要捂住眼楮。

    “聞無笛你快點,我受不了這地方了。”陸翱感覺快要窒息了。只要一想到這屋子里喘息□□著的男男女女們,陸翱就覺得他爪子踩著的地方都惡心得不行。

    聞無笛找到了盧戀佳,她坐在地上,手中抓著幾粒白色藥丸,雙目睜大,一臉潮紅地看著虛空像是身處于極致美妙的場景一般,神情格外沉醉以至于連自己身上的衣服快被人脫光了都沒有注意到。

    聞無笛將她身上的人撥開,帶著她到了稍微干淨一些的洗手間,將人弄醒過來。

    “聞、聞無笛?你怎麼在這兒……”盧戀佳扶在洗手池上,半睜著眼。

    “我有事找你。”看她仍是不怎麼清醒,聞無笛用毛巾弄了點冷水拍到了她臉上。

    被冰涼的冷水刺激到,盧戀佳總算是睜大了眼楮。

    “你怎麼弄成這麼個鬼樣子,該不會以為自己還能紅所以去整容了吧。”當看清楚聞無笛的臉時,她眼中閃過一抹驚艷,然後又馬上轉成了厭惡。

    “不是都跟你說了別來煩我嗎?”她嫌惡地看著聞無笛,“我們已經分手了,你听不懂人話嗎?”

    “噗嗤。”陸翱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這麼嫌棄地看聞無笛。

    “說完了嗎?”聞無笛站直了身體,動腳將傻笑的陸翱推到牆角。

    看著面前毫無悔意的盧戀佳,聞無笛突然間感受到了原身的憤怒。

    在原來的聞無笛心里,即使盧戀佳一直從他這里拿錢,驕縱任性,他也是喜歡她的,就算盧戀佳在他出事後毫不留情地離開他,他也只敢自己偷偷躲起來難過,沒有去責怪她。雖然是那個設計了艷/照事件的人讓他一蹶不振,但真正壓垮原身讓他絕望到放棄生命卻是因為盧戀佳。

    因為,他得知了原來盧戀佳也是參與了這件事的人。

    沒有父母緣的人,從小被親戚嫌棄排擠著長大,從學校出來遇到的第一個關心他的人就是盧戀佳,就這樣,原身一頭扎進了溫柔的陷阱里,沒想到那份溫柔是假的,最後還要了他命。

    ‘不要悲傷了,我會幫你的。’感受著心里翻涌而來的情緒壓,聞無笛調整了一下情緒,神情變得冷硬起來。

    “盧戀佳,你一點都沒有後悔過嗎?”原來的那個聞無笛或許性格軟弱,但要是沒有這些人的推動,他最後也不會走上那條路。

    “後悔?聞無笛你腦子有病吧。”盧戀佳嘲了一聲道,“我憑什麼後悔,我有逼著你喜歡我嗎?”

    藥物松弛了她的神經,讓她把心里的真實想法全都說了出來。

    “你知道嗎,我最看不慣的就是你這副樣子,真是蠢得要命,我不喜歡你你都看不出來,難道還怪我啊?”

    “靠!”陸翱覺得自己都要听不下去了,他鼓著臉憤憤不平道︰“這人也太渣了吧,聞無笛你以前是瞎了嗎?居然會看上這種人。”

    聞無笛沒有理他。在听到盧戀佳的回答後,他能感覺到心底最後殘留的那一點眷戀終于煙消雲散了。看著眼前這個原身真正喜歡過的女人,聞無笛嘆了口氣。

    听到他的嘆氣聲,陸翱怔住了。

    難道……

    聞無笛該不會是被這個壞女人給傷到心了吧?雖然平時看到聞無笛吃癟的話他會很爽,但是看到聞無笛為了一個壞女人而嘆氣,他卻覺得渾身上下都不舒服。

    干嘛為這種人傷心呢,真是蠢死了。

    “聞無笛你不準嘆氣了!不就是個女人嘛,有什麼大不了的。你等著,我變回人了以後給你介紹各種各樣的大美女,肯定比這個盧戀佳好一千倍好一萬倍!”

    聞無笛正想著原身的事情,突然間听到這麼一個重諾,不禁有些好笑。

    盧戀佳听到了狗叫聲,看到聞無笛腳邊的胖狗後,眼神更加嫌棄了。當初她缺錢買包,就隨便買了一只百來塊的哈士奇送給聞無笛,從他手上騙了幾萬塊錢,沒想到這傻子居然真把這只串串養著了。

    “不是吧,這只串串你還留著啊,你可真low。”

    陸翱听到後,氣得一個趔趄差點跌倒,直接一口咬在了盧戀佳的褲子上。

    “你才low,你全家都low,爸爸比你高級多了。”

    他速度快,盧戀佳來不及反應就被慣性帶得摔倒在地,疼得整張臉都扭曲起來。

    “你這只死狗!”

    見她伸手就要去打狗,聞無笛手一伸就將陸翱藏在了自己身後。

    盧戀佳氣結,指著聞無笛想要開口痛罵。

    聞無笛卻一偏頭,用毛巾將那根手指掀到一邊。

    “別用手指頭指著我,誰知道你的手踫了□□之外還踫了些什麼髒東西。”

    盧戀佳神色一變,理智終于回籠,“你、你想說什麼。”

    聞無笛將毛巾丟開,挑眉看了一下盧戀佳,那種眼神就好像是在看地底的一塊淤泥。

    “盧戀佳,對你留有善意的聞無笛已經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現在,該輪到我來算舊賬了。”

    “找你陷害我拍下那些照片的人是誰?”

    盧戀佳被那眼神看得心里一慌,搖頭否認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自己惹來的麻煩別來問我。”

    見她還在裝無辜,聞無笛將手機伸到她面前,“亂/交加吸/毒,你還真是會玩,你應該不想讓別人知道這種事情吧?”




如果喜歡《 嘴炮天師當影帝[娛樂圈]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